斗春院 第73节

作品:《斗春院

    老夫人瞪了沈毅堂一眼,“竟没大没小,若是让你爹知道你左一个‘老头子’,右一个‘老头子’,看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若是往后你当了爹,做儿子的这样称呼你,看不将你给气得半死!”

    说着便又叹了一口气道:“你爹到底年纪大了,转眼下个月便要做七十大寿呢,可你瞧瞧,你这个当儿子的也这么大个人了,按理说就早该是个当爹的年纪呢,可现如今呢?”

    沈毅堂随手掏了掏耳朵,心里头有些后悔,早知道一来便又听到唠叨的这一茬,便不该舍远求近了。最近老太太逮着了他便开始在他耳边叨叨叨,难道是到了这乡下染上这乡下老太婆的脾性不成呢?

    沈毅堂只把玩着手上的茶杯,大拇指与食指捏着茶盖上边的小圆把手,将茶杯盖捏着在手里转圈,嘴里只漫不经心道:“这生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够生得出来的,儿子身边又并不缺女人,这么多年偏偏没见有甚动静,便是有也···”沈毅堂说到这里,语气暗了暗,自嘲道:“许是命注定没得这机缘吧!”

    老夫人啐了一口,道:“这是说的什么瞎话,什么叫做没得这机缘,我看你对这事儿压根就半点不上心!”

    哪里就瞧见他对这件事儿上过半点心,便是早在几年前,也从未听见说过后院哪个女人有了身子的,后来一打听这才知道,原来个个皆服用了避子汤,当时正房太太尚未进门,她听了心里还是有些满意,心道,虽瞧着是个爱胡闹的,到底是有几分分寸在里头的。

    便是后来那林氏入府,虽赶在苏氏进门前有孕了,虽惹得那国公爷勃然大怒,老夫人到底是留有几分私心的,虽也觉得确实有损几分颜面,便是面对扬州的亲家也有几分过意不去,但是更多的还是有几分暗喜的。

    那时沈毅堂已经到了二十几岁的年纪,因不满这桩婚事,便是一拖再拖,拖到了这个年纪,寻常人家这个年纪的男子孩子都生了几个呢!偏偏到了他这里,子嗣薄凉。老夫人忧心,好不容易这林氏有孕,尽管是个庶出的,她依然是高兴坏了,三天两头便派人送些补品过去,甚至早早地便派了几个资深嬷嬷过去伺候着,生怕怠慢了肚子里的宝贝孙子,怎知后来···

    哎,想到这里,老夫人心里满嘴苦涩,又听到那沈毅堂这样说,便又有些心软,其实关于孩子的事情,若是放在早两年,她是提都不敢在他跟前提及的,生怕惹了他不痛,可是,只要想到再过个几年,便是三十岁的人呢,老夫人只咬着牙,无论如何也的紧着办呢。

    两个人这边说道着,便见门口云雀撩开帘子进来了,后头还跟着一个丫鬟。

    起初,这沈毅堂还未曾留意,只待听到一个软糯的声音,恭敬地道着:“奴婢陈春生,给老夫人请安!”顿了顿又小声道了句:“奴婢见过爷!”

    沈毅堂只觉得这个声音莫名熟悉,后又听到来人自称是陈春生,只一愣,待一抬眼,便瞧见眼前跪着的可不正是书房里的那个小丫头又是谁?

    沈毅堂有些惊讶,只坐直了身子,对着春生道:“你不在书房好好待着,跑到这里来作甚?”

    春生只规规矩矩地跪着,不敢抬头,听到那沈毅堂突然发问,她只动了动嘴唇,一时不好作答。

    倒是歪在罗汉床上的老夫人笑着道:“是我差人领过来的。”说着便微笑着冲着跪在下头的春生道:“你可就是在斗春院书房里伺候的陈春生?抬起头来让老婆子我瞧瞧看。”

    春生虽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和蔼慈目,但这沈毅堂也在这间屋子里,她一时猜不准这究竟是怎样一副局面,这老夫人越是和蔼,她的心越是不安,忽然觉得便是言辞厉色兴许也比这样温和平静的场面好太多。

    春生一抬头,便一位六十余岁的老太太歪在罗汉床上,老夫人眉慈善目,嘴角带着笑,脸上长了些肉,红光满面,显得有些心宽体胖的。头上鬓发如银,额头上帮着玉色抹额,上边绣着刺绣并玉珠。身上穿了件暗绿色绸缎衣裳,上面绣着淡淡的吉祥如意的纹理,纹路若有似无,外边还套了件霜色薄袄,浑身带暖。较第一次瞧见时反而越发精神奕奕了些。

    春生只粗略瞧了一眼,很便垂下了视线,只躬身道:“正是奴婢!”

    老夫人坐在罗汉床上,将跪在前面的春生细细的打量着,见她果然生得不俗,只见那巴掌大的小脸上竟生了一副绝美容颜,面如凝脂,眉翠唇红,齿如含贝,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清澈水润,眼如点漆,一时润眸沁心,尽管素衣淡容,依然遮不住满身天香芳华。

    第93章 经书

    老夫人暗自沉吟着,心道,难怪将自己的儿子给迷住了,小小年纪竟生得如此不俗,这将来若是长大了,那容颜又该如何了得。

    她对自己儿子的性子很是了解,素来风流,喜爱绝色,便是待在跟前伺候的丫鬟小厮也得挑些个相貌伶俐,瞧得顺眼的,更别说是相的女人呢。

    她历来溺爱这个小儿子,所有的事皆是由着他的性子来,他们沈家虽是位极人臣,按理说这样的大家族,自是得注重礼教,时刻自省,切不可做些有悖教养的事情。

    只沈家有个出仕于祖籍养老的沈国公,虽退居朝堂,但影响力仍然健在,于后宫又有个盛宠不衰的沈贵妃,在朝堂还有个官居一品的吏部侍郎,可谓是自古树大招风,上位者大多生性多疑,凡事过犹不及,便是有一件两件荒唐事也并非不为过,只要不涉及根本,反倒是能够帮着引人耳目。

    反正沈家祖业有人继承,这小儿子想怎么着便一向随着他,又不求着他往后为沈家争得家业,便是随性也并不为过,常言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么,不就是风流多情些,算不得什么大事。

    眼下最为重要的便是五房子嗣的问题,只是,老夫人打量着春生,微微皱眉,这眼前的丫鬟未免也太小了些吧。

    尽管端得如此绝色,可眉眼之间分明还存有着几分稚气。

    尽管她虽早已放手后院大权,只专心颐养天年,不究世事,可到底管理内宅多年,便是不去刻意打理,府里的一举一动仍是逃避过这双老眼。昨日五房的事情早早的便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便是在往前些,那日五房竟然连着大夫都给惊动了,这些动静自然是传到了她跟前,这才晓得,原来里头还有这一茬。

    这五房自那林氏过后,后院一直平静了这么些年,老夫人心忧虑,甚至觉得远比当年莺莺燕燕,糟糟杂杂的场面更令人忧心。只那沈毅堂性子随性洒脱,不喜被人拘着,她不愿去管束着他,以免惹得母子二人心生不,更不愿勾得他的伤心事。

    此番,竟然听到那斗春院的书房突然间冒出了个这样的人儿,老夫人自是好,便想派人领着过来瞧瞧,若是品行尚可,便是纳了又何妨,横竖只要紧着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心,凭他爽便是呢。只那几日一直忙着前往庄子祭祖的事宜,倒是一时给耽误了,到底忍不住了,只命人一并将人给带了过来。

    若是早个几年,老夫人只会觉得有几分荒唐,可是现下,反而觉得丫鬟年纪小反而是件好事,横竖得再养个两年,这期间···老夫人微微眯起了眼。

    春生恭敬的跪在地上,感觉老夫人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游离,她握紧了双手,屏住呼吸,她奉命抬起了头,却是垂下了视线,半点不敢四下张望。

    老夫人见她小小年纪端得有几分沉稳的姿态,便暗自点头,只冲着道:“不错,瞧着是个伶俐的,起来说话吧!”

    春生立即道:“多谢老夫人!”便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只一时立在原地有些束手无策,不知道现下到底是怎样一副局面。

    一旁的沈毅堂瞧了瞧春生,又狐疑的看向老夫人,嬉皮笑脸道:“太太将儿子书房里的丫鬟唤过来是为何事?莫不是这小丫头又是太太放入儿子书房里专门负责监督儿子读书的不成?”

    原来这沈毅堂打小便不爱念书,老夫人曾专门派人驻守在书房里只为了能够监督他,这会子便有这么一说。

    老夫人闻言啐了他一口,道:“你小时候就不爱念书,现在这么大个人呢,我还派人监督你读书作甚!”

    沈毅堂笑着冲着春生点了点下巴,看向老夫人挑眉道:“那这是为何——”

    老夫人原欲派人将人领了过来,想着先相看一二,无论满不满意只有自个的打算,岂料这般凑巧,竟然被那沈毅堂撞了个正着。此番,瞧见他半句话离不了那丫鬟,一个劲儿的追问,生怕她将人领过来是要对其不利似的。

    知子莫若母,老夫人见自己的儿子在意眼前的小丫头却是不假,只瞪了他一眼道:“这不是过几日得到那陵隐寺拜菩萨,便想着得抄写几份经书祈福,往日抄写的不是婷丫头便是琦丫头,这会子便想着换一份笔墨,又听闻你书房里的丫鬟笔墨不错,便派人领了过来想一探究竟,这不,这头人还未到,你那头便巴巴地赶来了。”

    沈毅堂闻言眉头松了松,只笑着道:“太太这话说的,好像儿子是要兴师动众来找茬似的,这不是凑巧碰到了么,再说了,别说领个丫鬟,便是将儿子直接领过来,也不是太太一句话的事儿,儿子巴巴的赶来可是为了给太太请安来的。”

    说到这里,沈毅堂疑惑道:“只这能为太太抄写经书的人比比皆是,哪里就轮得到这个小丫头。”只顿了顿又补充道:“唔,不过她那手簪花小楷倒是写的秀气,既然太太不嫌弃——”

    说到这里,沈毅堂回头冲着春生道:“你便应了便是,能够为太太抄写经书,乃是你的福气!”

    春生只愣了愣,万万没有想到老夫人派人领她过来真的是让她抄写经书的,只是,她始终想不明白,这沈家府里这么多人,小姐,丫鬟,能写会念的比比皆是,怎么会轮到她呢?

    又见那沈毅堂三两下便替她接了下来,只许久才回过神来,这才对着老夫人躬身行礼道:“奴婢遵命,只奴婢平日里仅粗略识得几个大字,原是有些班门弄斧了,若是笔墨不堪,还望老夫人见谅!”

    老夫人只深深地看了沈毅堂一眼,便又抬眼冲着道:“你倒是个谦逊的,你家主子爷都道你写得一手簪花小楷,定是有几分笔力的,你不必妄自菲薄。”说到这里,老夫人忽然冲旁边看了一眼。

    一旁的云雀会意,立即端着个托盘走上前,托盘里放了几本经书。

    老夫人道:“这几份经书你须得在三日之内手抄好送过来,若是抄写得好,届时有赏!”

    春生一时接过,只恭敬道:“奴婢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