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74节

作品:《斗春院

    沈毅堂见春生捧着经书木头桩子一样杵在这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心知她年纪尚小,此番立在老夫人跟前难免有几分拘谨,不知为何,又有些担忧她这幅木讷不善言辞的性子惹得老夫人不喜,只随手指着她道:“好了,别傻兮兮的杵在那里了,既然领了老夫人的差事,还不回去好好干活,你先下去吧。”

    春生听了这句话,只觉得如释重负,她立在这个屋子里,站在老夫人与那沈毅堂跟前,只觉得芒刺在背,如坐针毡,生怕忽然有个什么变故,便陷入泥泞之。只觉得那沈毅堂难得说了一句正经好听的话,一时,立即与老夫人告退,退了出来。

    春生一出来,便觉得外边的空气都新鲜了几分,尽管那老夫人眉目慈善,仍然让人心里忍不住发颤,她生怕···她心里害怕此行会是一场走进绝境的行程,来的路上,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她以为老夫人是听信了这几日院子里的留言,便特地兴师问罪的,岂料,果真如那云雀姐姐所言,是让她抄写经书的,只是,果真是为了让她抄写经书的么?若是如此,那么便是让她抄写一辈子的经书她也乐意,只要不是,不是将她将错就错的提了做通房便可。

    天知道,她是有多么害怕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尽管院子里流言四起,只要心有沟渠,便无所畏惧,可若是,流言成真,老夫人为此真的将她提做了沈家的妾,她真的会不知如何是好了,那是她一直逃避着,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

    正在此时,环儿走了过来,只笑着道:“你出来啦!”

    春生连忙迎了过去,想到方才环儿小声的为她通风报信,便有几分暖心,只拉着她的手道:“嗯,我出来了,老夫人吩咐我抄写几分经书。”

    环儿细细打量着春生的眉眼,见她神色无碍,便放下心来,只笑眯眯的道着:“哇,能够为老夫人抄写经书,可是非常体面的一件事儿呢,要知道平日里这些可皆是府里的小姐们抄写的呢,春生,你真厉害,生得这样好看,还会写字,难怪入了主子们的眼。”

    春生被环儿直白的话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见环儿热情的邀请她前往她的住处坐会子,春生只摇头道:“下次吧,这次领的活比较紧急重要!”说着将怀里的经书扬了扬。又道:“主子们都在屋子里,想来环儿今日较为忙碌,我就不打扰,先行离去了。”

    春生与环儿告辞。

    却说正屋里,那沈毅堂见春生退下了,便也立即跟着站了起来,只冲着老夫人笑了笑,道:“好了,儿子便也不打扰太太休憩了,儿子也一并退下了,改日再来探望您!”

    却见那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沈毅堂被那样的目光看得颇为不好意思。

    第94章 别动

    沈毅堂一出来,便随口冲着候在门外的丫鬟问道:“爷屋子里的那个丫鬟回去了吧!”

    候在门外的恰好是环儿,只恭敬回道:“回爷的话,春生方才已经回去了。”说着便又偷偷地抬眼看了沈毅堂一眼,只伸手指着前方道:“喏,才刚走不久,这会子就在前边呢!”

    沈毅堂顺着看过去,刚好看到春生的纤细的背影,裙摆飞扬,转眼便拐出了院子。

    沈毅堂微微勾了勾唇,只满意地看了环儿一眼,道:“回去精心伺候好老夫人,回头爷有赏!”

    环儿有些意外,这沈毅堂今日似乎兴致不错,难得如此和颜悦色,只有些受宠若惊道:“爷放心,伺候好老夫人是奴婢们的本分,奴婢定会精心伺候的。”

    沈毅堂只点了点头,便匆匆地往外去了,后头一众随从随行。

    待那沈毅堂走后,却见环儿身后有个小丫头怯生生的走了上来,只捂住胸口松了一口气道:“得亏今日这位心情瞧着似乎不错,我可真是要被要吓死了。”

    环儿笑着道:“爷私底下对咱们这些丫鬟们还是挺和睦的,哪里就有你说的那般吓人。”

    说到沈毅堂,那小丫头脸上满是发憷,只小声道:“我上回差点挨了罚,爷一个眼神瞪过来我便吓得要命,反正每次爷过来,我心里头便发憷得厉害。”

    环儿笑着道:“难怪瞧你今日躲得远远的呢。”听那小丫头说到这里只忽然想起了什么,嘻嘻笑着道:“哦,对了,我差点忘记这一茬了,你上回是被爷吓坏了吧,哈哈,其实这位主子历来爱开玩笑,往往多是痘着咱们玩儿的呢,不会真的处罚咱们的,你莫要害怕,你才刚来不久,往后时间久了便知道了。”

    原来这个小丫头是新来的,唤作白蕙,上回头一次在屋子里头伺候便被那沈毅堂呵斥了一顿,是以一直有些畏惧他。

    此番听到环儿如此说着,想起今日这沈毅堂确实眉眼带着笑,似乎比原先那日要温和得多,许是两回瞧见反差有些大,百蕙只有些狐疑的抬眼,顺着那沈毅堂消失的地方望了过去。

    却说这沈毅堂几步便跨出了院子,只走到外头,见前头春生正双手捧着东西小心翼翼的往回走,沈毅堂眼里直直盯着前方,嘴里却是对着后头的随从吩咐道:“你们先行退下吧,爷自个随处走走。”

    一时后头几个随从立即领命退下,只剩下杨大跟在后头,沈毅堂只转过身子,抬着下巴瞅着杨大道:“你为何还不退下?”

    杨大一愣,没想到主子爷竟然连他也打发走了,心里不禁有些狐疑,面上不显,只恭敬道:“小人这就下去,爷,您慢慢···逛。”

    杨大虽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是疑惑得紧,要知道自跟了爷这么久,难得瞧见爷有这般“兴致”,竟然单独一个人···走走?

    杨大走了几步便又回过头去,只见爷步往前走了去,杨大顺着往前看过去,便在前方柳树下瞧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一时便有些了然如心。

    春生手里捧着几本经书,正在小道上走着,只路过柳树下时,头上的珠花一不小心被垂下的柳絮勾住了,春生只停了下来,只手去够,欲拨弄一番,却一不小心抓到了一只大手。

    春生一愣,只扭头一瞧,便见有个高大的身影正立在自己身后,这身穿戴,春生熟悉得紧,不正是方才同处一室的沈毅堂又是谁。

    春生心一紧,连忙转过身立即行礼道:“爷。”

    却不想,那头上的柳絮还缠在了自己头上的珠花上,春生稍稍转身便见那柳絮愈加缠绕得愈加厉害了,只扯得头皮有些发麻,便是发鬓也被弄乱了。

    春生一时被弄得有些狼狈,下意识的伸手欲护住自己头上的发鬓,却不想起自己的手还抓着那沈毅堂的手,她心下一跳,只立即松开,脸一红,只一时有些无地自容,只想速钻到地底下去。

    沈毅堂微微低着头,难得瞧见眼前的女儿一脸狼狈,鬓发微乱,满脸通红,便是连小耳朵都发泛红了,这般窘迫,难得还被困住挣脱不开。

    沈毅堂抱着臂,眯着眼,眉眼带着一抹笑意细细观赏着,见她手忙脚乱的解着被柳条缠住的发鬓,却是越解越乱,沈毅堂浅浅的笑出了声音,只低声道:“别动。”

    说着便抬起了手臂,又靠近了一步,上前帮忙。

    春生见那沈毅堂靠过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她只有些心慌慌的,却一时动弹不得,只咬紧了唇瓣。

    沈毅堂见她乖乖地站在眼前,难得的听话温顺,面部便柔和了些,只放轻了力度,耐心细致的将她缠绕弄乱的发丝一缕一缕的解开了。一时离得近,闻到她的发间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清香,只觉得一时沁人心脾,沈毅堂不由又靠近了一分,轻轻地嗅觉了一下。

    春生见头上的发丝被解开了,一时解脱,只发现两人离得太近,立即往后退了一步,却见那沈毅堂嘴角勾着一抹笑,正挑着眉望着她,道:“怎么,此番爷帮了你,竟连句道谢的话也没有么?”

    春生只得硬着头皮,道:“多谢爷的帮衬。”

    沈毅堂“唔”了一声,只右手举着一支珠花,冲着春生道:“过来,爷帮你重新戴上。”

    嘴里说着让人过来,却是自己复又上前了一步,将珠花重新帮春生佩戴好了。末了,还上上下下暗自欣赏一番,说着:“不错,好看。”

    春生听了面上一热,又被他炙热的眼神大量得浑身不大自在,只微垂着头,只小声的道着:“奴婢还得回去帮老夫人抄写经书,奴婢这便告退了。”

    沈毅堂闻言,抬眼将春生打量着,许久,这才道:“唔,爷也得回院子,便一道回吧。”

    春生只得跟在后头,与他一块回了院子。

    院子里的人见那春生被请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却又被主子爷也亲自领了回来,一时瞧见了,各个面带诧异,心是几经心思。

    其实自那陈春生被老夫人跟前的云雀领走后,院里一片议论纷纷,心道,只怕是因着那陈春生在书房里勾引爷的事儿被老夫人知晓了,此番定派人带了去好生处罚敲打的。又有人瞧见那云雀对她的态度亲切,便又有另外一种猜测,爷至今尚未诞有子嗣,此番只怕是要提拔一番也尚且不定。绝不会像云雀说得那么轻巧,单纯的为老夫人抄写经书那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