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75节

作品:《斗春院

    是以,自春生被云雀领走之后,各个翘首以盼着,只巴巴地盯着院子口,看到底结果为何。

    此番瞧见竟然是被那沈毅堂给领了回来,各个瞪大了双眼,面上虽一派平静,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起来,心道:只怕此番回府后五房后院又得是另外一番新的景象了。

    春生随着那沈毅堂进入了院子里,便瞧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似乎呆愣了片刻,还是那蝶艳率先反应过来,只速地迎了上来,只走到跟前时趁人不备之际,眯着眼阴沉的瞪着她。

    春生眼观鼻,鼻观心,视而不见。

    只冲着那沈毅堂恭敬道:“奴婢先回书房了。”

    沈毅堂仔细将她看了一眼,道:“去吧,好好将老夫人安排的差事做好,回头爷有赏。”

    众人一阵惊讶,又看了看春生双手捧着的经书,原来老夫人派人领她过去,果真是为了抄写经书一事不成?

    春生只恭敬领命,一时退下了。

    沈毅堂目送春生的身影走了一程,见她回到了书房,这才笑了笑,又见蝶艳贴身伺候了上来,一凑近,只闻到鼻尖传来了一股子浓烈的香粉味儿,沈毅堂暗自皱了皱眉,只随手冲着蝶艳摆手道:“没你们的事儿呢,将衣裳放在这里,先下去吧。”

    蝶艳一愣,只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又见那沈毅堂自行解了衣裳换行头,蝶艳撞着胆子道:“爷,怎么能劳烦您亲自换行了,您今儿个天才刚亮便起了,这会子定是乏了,还是让奴婢服侍您梳洗净面吧。”说着便殷勤的凑了过去,只像平日那般替那沈毅堂宽衣解带。

    沈毅堂倒也未曾多做计较,便任由着她围着殷切服侍,只待蝶艳一靠近,便又闻到了那股子粉脂味道,若是放在平日倒也未曾注意,女孩子向来皆是香喷喷的,只是有的香气清淡,有的浓烈,有的是从身子里传来若有似无的体香,有的却是浓浓的香粉味儿。

    他想起方才春生身上的香味极淡,像是从身子骨由内而外散发而来的,寡淡得仿佛不存在似的,只待靠近了许久这才感觉到仿是若有似乎的在鼻尖缭绕,令人忍不住流连忘返。

    可是这会子蝶艳凑过来,只觉得那满身浓烈的脂粉味道显得有些熏人,凡事过犹不及,女孩子抹了香粉是为了美丽,只为锦上添花,若是过头了,画蛇添足,物极必反,反倒是失了趣儿,便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第95章 回府

    春生花了整整三日的时间终于将经书抄写完成,老夫人拿在手上仔细翻阅了好几遍,心微微诧异,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丫头竟写得这样一手好字,难怪连自个那个一向刁钻的儿子都开了金口,当面夸赞一二呢。

    老夫人询问了她的年纪,出身,得知她就是出自这个庄子,又询问了父母的名讳后,倒是微微沉吟了片刻,只又仔细打量了她的眉眼,忽然叹了一口气,对她派了赏,便让其退下了。

    老夫人到陵隐寺祈福后,又在庄子里小住了几日,沈家便预备启程回府了,为下个月老太爷的七十大寿做准备。

    当时来时阵仗有多大,回去场面就有多壮观。

    整个庄子的人均跑去送行,一直送到了村子口,在加上村子里的村长,村民,沈家本身就随行的侍卫,随从,数辆马车,浩浩荡荡地一大队伍,将村子里的道路给堵得严严实实的了。

    春生去时是与蝶依,香桃几个坐在同一辆马车里,回去的时候却被那沈毅堂叫到了他自个的私人马车上。沈毅堂来时自己驾马而来,回时却是坐的马车,只寻思着坐在里面闷得紧,刚出了村口没多久,便派人将春生由原来的马车上唤了下来,美名曰陪着他下几盘棋,只是一上马车便不见下来了。

    府里所有的眼睛全部都盯着,其一辆马车被从里头掀开了一角,春生无意抬眼,微微一愣,只与里头的人视线撞个正着。

    片刻后,帘子被放了下来。

    回程的路一路曲曲折折,她只觉得有些坐立难安,与沈毅堂下了三盘棋,她有些心不在焉,沈毅堂瞪了她好几眼,所幸到后半路行程的时候,那沈毅堂终于觉得无趣了,便小憩了片刻,春生便趁机溜了下去。

    沈毅堂醒后,便瞧见马车里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倒也不见恼怒,反倒觉得莞尔,只嘴里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小东西”。

    回府后又是一通忙活,那沈毅堂被一众丫鬟婆子簇拥着进了斗春院的正屋里,春生直接回了书房。

    莞碧早已在角门外来回走着,不断的张望了。见春生回了远远地便迎了上去,直拉着春生的手微笑着道:“总算是回了,天知道我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可是无聊坏了。”

    说着便接过春生手里的包袱。

    后边有两个小厮抬着一个箱子,皆是书房里的物件,莞碧一边指挥着放进去,一边拉着春生的手直往里走。

    春生许久未瞧见莞碧,亦是想念得紧。

    一进屋,莞碧便替春生倒了杯茶,又拉着她说话,直问她:“累不累?在庄子里好不好玩,可有发生什么趣事儿?”

    春生喝了口水,难得见莞碧如此兴致,可见一个人待着确实是被憋坏了,只笑着道:“此番回去主要是祭祖来着,当日大伙皆前去观摩了,据说祭祖仪式阵仗挺大的,只我一向懒惯了,没过去瞧。”

    又道:“老夫人前几日随着往那陵隐寺祈福了,后院的夫人小姐一众人也随着前往烧香拜佛,便是咱们院里的归莎姐姐,绣心还有蝶艳也随着前往了,嗯,大约就是这些了吧。”

    莞碧听了白了春生一眼,道:“谁想听这些个无聊的事情啊,我想问的自然是咱们院子里的事儿,此番那揽月筑的林姨娘不是随着一同前去了么,可是有啥变故没有?咱们爷呢?对你···可还算规矩?”

    莞碧兴致上头,一时嘴,便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这沈毅堂自是春生眼的忌讳,她是明眼人,从不会在她面前提及那人那档子事儿。可是此番心里一直只关心着这件事情自是不假,平日里事情都发生在她的眼皮底下,她清楚明白的很,可此番那春生临时取代了她前去,心自是担忧得紧,原本只是埋在了心里头,哪知,瞧见了春生,一时激动,便张嘴一时道出了口,莞碧真想抽自己一个巴掌就好。

    见春生一时愣住,只觉得尴尬得紧。

    春生抬头看了莞碧一眼,只垂下了眼皮,嘴里却是道着:“林姨娘病了一场,爷前去照顾了几日,据说爷与林姨娘的关系有所好转了。”

    说到这里,春生顿了顿,蠕动了下唇瓣,最终还是将这几日大家传得沸沸扬扬的“书房勾引事情”与“老夫人召见事情”粗略的与莞碧讲了。

    春生一边讲着,便见莞碧一边捂住嘴瞪大了眼睛,好似全然不敢相信似的。

    两人在书房里聊了许久,莞碧见她累了,便撵着她回去休憩了,只道着:“你回去歇着吧,这里交给我便是了,回头再细聊,反正有的是时间。”

    一时,春生回了自个屋子,四处打量,未曾瞧见那小香桃的身影,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她只觉得身子有些疲乏,便也无心顾忌,反正这日无甚事情了,也不用前去当值,春生便洗了脸,换了衣裳,躺在床榻上歇息去了。

    只明明有些疲惫,躺在床上却是半点也睡不着,脑子里一团乱,尽管克制着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心道,既来之则安之,风来将挡水来土淹,不能还能怎么办呢,这里是赫赫威名的沈家大宅,并不是寻常的小户人家,而她只是这沈家众多奴才的一员,连个自由都没有的家生奴才而已,便是连个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尽管这样自我安慰,自我催眠,可是内心深处一抹忧虑始终无法消磨,只觉着,自这回回来过后,怕是不得安宁呢。

    老太爷的生辰乃是五月初五,刚好与那端午节同在一天,乃是上好的吉日。

    回府没多久,沈家便陆陆续续收到了来自京城及边疆的书信,原来沈家大房沈冲兆及四房沈冲锦不日便准备动身启程了,准备回来参加老太爷的七十大寿。一时,整个府里又开始热闹起来了。

    还是在三年前那沈毅堂大婚之日,沈家一家人聚集在一起的,往后这几年,大房沈冲兆公务繁忙,盘踞在朝堂着实抽不开身子,便是过年,也是将内眷遣回探望一二。而那四房沈冲锦远在边疆苦寒之地,路途遥远,便是要回家探望,还得专门上书朝廷得到恩准后方能够准许回来,愈加回得少了。

    此番借着为父做寿,沈家一家难得可以齐聚一堂,必是一番热闹非常的场面了。

    听着院子里议论纷纷,讨论着大房如何如何,原来这大房的大少爷沈之敬年初之际刚为沈家生了个嫡曾孙,当时便在府里传得沸沸扬扬,据说老夫人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不,如此天大的喜事刚过,这会子便又传来佳讯,原来大房的二小姐也就是府里的三姑娘沈雅孜正在议亲了,据说三小姐早就被贵妃娘娘内定了,不日便被选作皇子妃成为皇家媳妇了,这沈家大房喜事不断,一时可谓是水涨船高,在沈家几房独霸鳌头。

    也有人说道着四房如何云云,这四房历来被讨论得少,只知晓四房的夫人两年前又为沈家生了个小少爷,在沈家排行第五,乃是五少爷。还有便是四房的大小姐也就是府里的二姑娘沈雅心前年被配了人,据说嫁得一般,只配了个小小的副参将,还是个寒门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