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79节

作品:《斗春院

    这老爷自是那沈毅堂的老子沈国公爷了,他派人来请,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一时那沈毅堂粗略的用了几口饭便匆匆而去,留宿之事便不了了之了,不过对于那苏媚初来说,这已然能够算作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有些事情不能急,得慢慢来。

    在加上,这苏媚初刚回来,刚接手掌家便遇到了此番赶上得为国公爷举办七十大寿,尽管国公爷特意吩咐此番需得从简,不可大办,便是再如何从简,也必是一场盛大的场面啊。这可谓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稍有差错,便落得个被打脸的下场,尽管这苏媚初手里掌握着一方权利,仍然还是有许多人等着隔岸观火,她得将这一件事办妥了,办美了,方能速的站稳脚跟。

    想来也是老夫人对她的一种试探吧。尽管如此,老夫人还是将跟前的林嬷嬷派来亲自指点,既是为了历练她,又是为了帮衬她,老夫人既然能有这等心意,她自然乐意接受。

    府里收到了书信,送信的随从提前驾马回来禀告,大老爷一家子不日便要归家了,四老爷一家也已经到了半道上,相信不出几日,亦是可归。

    整个府里便又开始忙活开了,仿佛回到了三年前似的,府里的一众人虽跟着劳累,却是异常的兴奋欢喜,这一来嘛但凡遇到喜事,府里便会对下人们进行派赏,赏赐银钱,赏赐布料衣裳,若是赶上了好运,便是得了一两件金贵的物件也并不稀罕,这主子们不过随意打赏的物件,到了外头寻常人家可以养活一大家子好长一段时日了。

    这二来嘛,府里热热闹闹的,可不让人新生欢喜么。

    沈家历来算得上是低调的,行事多为从简,并不过于霸道张狂,然而尽管低调,这沈家的一举一动仍然牵动着整个元陵一方显贵之家。

    这一日难得回来的早,沈毅堂回院里换了衣裳预备前去给长辈请安,刚出了屋子恰好碰到袭云领着银涟往这边来了,这沈毅堂一时诧异,微微抬眼看着袭云走近。

    要知道这袭云向来本分,也是历来知晓他的规矩的,行事做派一向合他的心意,不会像其他的女子般得了宠便胡搅蛮缠,她行事稳重周到,这么多年,沈毅堂也日益习惯了她的精心伺候,只以往那袭云每每亲自熬了汤,缝制了衣裳首饰皆是派人送过来的,极少亲自跑到这边主院来。

    这主院不比旁的住处,后宅妇人是不得随意入内的。旁的家族许是没得这样的规矩,历来是与正房同居一屋,只将妾氏单独隔开了去,家主有自个的书房。远不像沈家这般将妇人后院与家主的前院作如此泾渭分明。

    其实,这是沈家历来的祖训之一,沈家祖先皆是清正廉明的读书之人,为了一心读得圣贤书,争取有朝一日考得功名,光宗耀祖,沈家祖先便自我约束,将大部分住处隔开了,只为两耳不闻窗外事,用心读书,久而久之,这样的习惯便在沈家流传了下来,以此时刻进行自我约束,自我免礼。

    袭云过来便与沈毅堂行礼,沈毅堂虚扶了一下她,笑着问道:“你怎么来呢?”

    虽是下意识问出的话,却足够让袭云心一紧,她素来小心翼翼,以那沈毅堂最为满意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从未做出过半分逾越的事情,想来主子爷对她是满意的。许是过于敏感,不过是一句闲话家常的话罢了,袭云见沈毅堂面上带着笑意,便松下一口气。

    只轻柔微笑道:“已经到了初夏了,我前段时日瞧着爷还穿着那些厚重的衣裳,这几天日头高照,想来爷四处奔走劳累,那些衣裳过于累赘了,便特意为爷缝制了一件轻便些的,若是府里赶制的衣裳还未来得及送过来,爷便可以先凑合着一穿。”

    说着便见袭云从银涟手的托盘里双手拿起,托起放在怀里。

    沈毅堂一瞧,是件湛蓝色窄袖交领长衫,领口绣有米色刺绣,湛蓝与浅米两色相拼接宽腰带,与砖灰色蔽膝相呼应,显得相得益彰,采用丝质面料,简约舒适大气。

    沈毅堂随手摸了下,见衣裳面料柔软,做工精致,显然是费了心思的,不由笑道:“后院几个唯有你最贴心,最合爷的心思,温柔大度不说,还难得心灵手巧,做得这样好,爷自然收下了,回头爷有赏,你想要什么只管与爷说。”

    这袭云生得一双巧手,家里的娘亲原是绣娘出生,遂袭云自小便随着绣花做针线活,那缝制的衣裳比寻常裁缝店缝制出的还要精细,沈毅堂身上有好些衣饰皆是出自她手。

    袭云温柔笑道:“我不要爷的赏,这原是我的本分,只要爷喜欢便是了。”

    沈毅堂不由抓着袭云的手捏了捏,声音缓和道:“云儿亲自做的,爷自是喜欢。”一时又瞧见托盘上还放有一个精致的香囊,沈毅堂便指着问道:“那个香囊也是你亲手做的吗?”

    一时拿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眼,见做工精致,乃是一个心形图案,用五彩丝线制成,上面绣有鸳鸯绣水的图案,配了五色宫穗丝绦及碧绿色玉石珠子,显得十分精巧,只这香囊格外花哨,一时瞧着有些微微咋眼。

    沈毅堂见这色彩,搭配这上边的图案,一时心知肚明,想不到这素来老实的袭云也是个胆大开放的,他一时有些诧异,预备调笑一二,一时,又瞧见香囊的一角,缝制了几个细细密密的字样,沈毅堂递近一瞧,只见那上边绣有“愿作鸳鸯不羡仙”的字样,沈毅堂不禁莞尔一笑。

    似笑非笑的盯着袭云。

    袭云面上一热,只有些不好意思,半晌,才缓缓低声道:“奴婢原本不识字的,让爷见笑了。”

    沈毅堂却是不信,只挑眉笑道:“唔,是不识得字,不过只写了一句‘愿作鸳鸯’罢了,只不知云儿是想与谁做一对鸳鸯啊!恩?”

    这袭云向来规矩稳重,少有这般与沈毅堂调笑,一向沉静的脸上出现了少许晕红,见那沈毅堂取笑她,只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沈毅堂难得瞧见她露出这幅忸怩的模样,倒是觉得有些新,随即问道:“既然你不识字,那这几个字是谁教你的?”

    袭云下意识的看了沈毅堂一眼,如实道:“我听闻爷书房里的春生妹妹写得一手好字,便特意寻她帮忙,妹妹得知竟是要送给爷的,便提笔下了这样一句,我原不识字的,也是后来才知晓竟是这个意思,这才配了这样一副花样子,爷可万不要取笑我才是。”

    袭云说完,便细细观察那沈毅堂的表情。

    见那沈毅堂面露诧异,似乎有些惊喜道:“是那个小丫头写的?”

    随即,并未待她回话,便见他又拿在手细细的观摩,用手轻轻摩挲,末了,嘴角扬起了一道浅浅的笑意,直接将腰间的玉佩给摘了下来,将香囊系了上去。

    袭云嘴角的微笑一点一点的凝固了。

    第100章 家常

    沈毅堂见袭云直直的瞅着他,不由笑道:“这香囊爷也很喜欢,这便一并收着了。”说到这里,便将刚取下来的玉佩随手赏给了袭云。边道着:“爷先去给长辈们请安,你且先回吧,待爷得了闲再过去瞧你。”

    一时说完便扬长而去了,只见边走边低着头,似乎还在摆弄着腰间的香囊,显然是喜爱的紧。

    袭云立在原地,一直待他消失在自个的视线里,那原本温柔的眉眼间,此刻竟带有隐隐的寒光。

    果然···

    沈毅堂来到了世安苑,见屋里热闹着呢,二房的吴氏,及吴氏嫡出的小女儿六姑娘沈雅琦,三房庶出的五姑娘沈雅婷均坐在一侧,恰逢那苏媚初也在,正挨着老夫人身旁与她说着什么,逗得老夫人乐得合不拢嘴了。

    沈毅堂刚掀开帘子,便瞧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原本热闹的屋子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屋里人皆屏息静气。

    沈毅堂人还在外头便听到了嬉笑声,见被自个给打断了,顿时挑眉笑道:“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扰了大家的雅兴。”

    老夫人见沈毅堂来了,哪里还顾忌其他,只顿时笑容满面道:“我儿回了,今儿个倒是回得早些,来来来,些过来,难得今儿一家人都在,些过来咱们一同说说话···”

    一时,丫鬟忙迎了过去,沈毅堂见了吴氏道了声“二嫂”,吴氏立即起身,笑着道:“五弟可真是个大忙人啊,整日忙得两脚不沾地,这一天到晚难得瞧见几回,不像你二哥,终日瘫在家里无所是事。”

    沈毅堂淡笑着:“二哥那是富贵命。”

    马氏嘴一抽,未曾接话了。

    一旁的沈雅琦与沈雅婷忙过来与他见礼。

    沈毅堂微微颔首,便直接坐到了老夫人边上,丫鬟们忙取来引枕给他靠着,另一边的苏媚初抬眼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会子,便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几子边上。

    老夫人见状,忙笑道:“瞧瞧,还是你媳妇贤惠···”

    沈毅堂抬眼看了苏媚初一眼,微微赦目,半晌,淡淡地道着:“有劳···夫人了···”

    苏媚初闻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老夫人一时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