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80节

作品:《斗春院

    下面的马氏见了,心酸溜溜的,这老夫人着实心偏得紧,眼里嘴里心里就只有那五房的人。两房的人均在此,她们二房甚至连话都插不上。

    她们二房虽是庶出没假,尽管不是出自老夫人的肚子里,可是这么些年她为了整个沈家劳心劳力,操持了十来年,即便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那苏氏前脚才刚回来,后脚这掌家权说收回便收回了,当真是让人寒心。

    此刻见着那一家人其乐融融,马氏满眼的妒火烧,面上却丝毫未敢表露。

    只见那沈毅堂与苏氏感情似乎有些疏离,这才心平衡些,五房院里的那些腌臜事,便是连她瞧着都觉得极不省心。她们府里的这位五弟,可打小是个风流好色的性子,性格又横行霸道,连她都不敢轻易上前触了他的霉头,那可是个不管不顾的霸王,连老太爷都降不住的人物,历来是个刺头儿。

    这样的人,后院就没个平静之日,尽管自个屋子里的那位也不见得是个好东西,可架不住服自个的管啊,而这苏氏呢,却不见得能够降得住那个霸王,他日连自个院子里的事都管不好,更别说是这偌大的沈家府邸了,若是照这般下去,这掌家权到最后还是得回到自个手里也说不定。

    这般想着,马氏脸上一股子酸味顿时消散了,心在偷乐着,只盼着如她所盼就好啊,一时抬头,恰好撞见上苏媚初满脸平静之色,二人对视着,随即,苏氏冲她淡淡的笑了一下,一副了然于心的神色,马氏一愣,只觉得心里头的想法被她窥探个一清二楚,一时满脸讪讪的。

    恰逢此时,坐在马氏身旁的沈雅琦眼尖,指着沈毅堂腰间的香囊道:“小叔腰间的那个香囊好生精致啊,定是小婶婶送的吧。”

    一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到了他身上的香囊上。

    无外乎大家对他身上的香囊格外注意,主要是这香囊配色大胆,颜色格外的艳丽,一眼便会夺得了大家的眼球,又加上这日沈毅堂穿了件墨绿色的锦褂,腰间又配了这个五彩香囊,他一走进来,顿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只是未曾道出口罢了。

    沈毅堂对香囊十分喜爱,见小侄女夸赞,一时受用,又见她好询问,便又伸手拨弄几下,笑着对那沈雅琦道:“你小叔叔身上的东西自然皆是最好的。”随即又道着:“小孩子家家的,不该叫你问的不要乱问。”却是对她问的问题避而不答。

    沈雅琦捂嘴偷笑道:“定是小婶婶送的,即便小叔叔不说我也知道。”

    一旁的沈雅婷见那沈毅堂笑而不语,而另一旁的苏氏虽面色淡定,但嘴角的笑意分明有几分不自在,一时望着旁边沈雅琦面上洋洋得意实则不怀好意的嘴脸,满脸无趣。

    沈雅琦见沈雅婷看着她,便冲她扬了扬眉。

    老夫人见自己的儿子分明对这个香囊是有几分喜爱的,一时好,只随手拿起一瞧,见是这香囊做工精巧,针线细致,上面绣了鸳鸯戏水的图案,旁边还有配字,又听闻是那苏氏亲手做的,只拉着苏媚初的手不住的夸赞。

    苏媚初闻言,只视线在那马氏与沈雅琦身上来回打转,末了,言笑晏晏的道:“儿媳妇手拙,哪里有这等手艺,并非儿媳妇绣的。”

    话音刚落,便见屋子里陡然一静,而那边沈雅琦幼稚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尴尬神色。马氏见状,只对着沈雅琦指责道:“小孩子家家的瞎问个什么。”又有些讪讪的看着苏氏道:“琦儿还小,少见多怪,弟妹可不要见怪。”

    嘴里虽这样说着,心却是大人心,这香囊如若不是苏媚初送的,见那沈毅堂如此宝贝,定是后院哪房送的,如此,虽不足以与那失了掌家权相提并论,令人解气儿,却也足够恶心那苏氏一阵了。

    岂料见那苏媚初一副气定神闲,神色淡然的模样,只淡笑着道:“二嫂见笑了,琦儿娇憨伶俐,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会见怪。”随即深深的看了沈雅琦一眼。

    也只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在“娇憨伶俐”几个字上咬字特别重,沈雅琦一时琦垂下了眼,未曾与之对视。

    马氏忙笑着道:“我就说弟妹定不会是个与人计较的性子。”说到这里,忽地转眼看那沈毅堂,道:“既然不是弟妹绣的,那是谁绣的啊,五弟,你与我说道说道,瞧这手艺如此精湛,改明儿得让咱们芮儿去请教一二,那丫头明年便要出嫁了,可还有几幅绣品尚未完成,正好可以前去求指点···”

    沈毅堂挑眉,只淡笑道:“是我房里的丫头,说劳什子请教不请教的,不过是有些手巧罢了,哪里能得二嫂如此高看。”顿了顿又道:“二嫂若是需要,差人过来使唤便是,乃是我房里的袭云。”

    马氏闻言眼睛一亮:“我道说的是哪个呢!原来是袭云姑娘啊,那可的确是个心灵手巧的,不但心灵手巧,还是个温柔贤惠,安分守己的,默默地精心伺候五弟这么多年了,难怪得深得五弟的喜爱···”

    说到这里,只见老夫人眯着眼看了她一眼,马氏立马止住了夸赞了话,只一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那苏氏,放佛是说错了话一样,欲言又止。

    大家又说了会子话,众人这才散去。

    一时无事。

    只待众人走后,林嬷嬷见老夫人叹了口气,立即上前安抚道:“这二太太向来嘴里藏不住话,夫人不必介怀。”

    老夫人看了林嬷嬷一眼,只道着:“她什么脾性我哪里不知道,定是为了家权的事情忍不住刺头几句,原是翻不起什么浪头来的,只是——”老夫人皱眉道:“你看,那小两口关系瞧着可是好些了。”

    林嬷嬷笑着道:“岂止是好些了,分明是好了很多了,您没听到今儿个少爷唤少夫人什么么,可是唤了一声‘夫人’啊,这可是多难得的事儿,证明少爷许是要放下了了,夫人您就不必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种事儿得慢慢来,急不得的!”

    老夫人颔首道:“也是,能够这样已是非常不错了。”忽地又想起了另一遭,只道着:“那个袭云伺候毅堂可是有些年头了吧?”

    林嬷嬷想了一下,道:“可不是,打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在少爷跟前伺候了,满了十五便被开脸提作了通房,这会子有七八年了吧。”

    老夫人点了点头,道:“瞧着倒像是个安分的。”只沉吟了片刻忽然道:“还是等过段时间在说吧,这会子他们小两口才刚好些。”说道这里忽然又叹了口气道:“赶倘若能给我生个宝贝孙儿,哪里还需要我来操心这些啊···”

    第101章 十四

    却说这日刚一回来,屋子里的蝶艳便眼尖的瞧见那沈毅堂腰间多了一个香囊,早起是她伺候沈毅堂更衣的,自然知道他是怎样一副穿衣打扮,且主子爷外出时,分明瞧见那东厢房的袭云将主子爷拦住了,这香囊定是那袭云送的,蝶艳一时心知肚明,伺候那沈毅堂洗漱时,却是明知故问道:“咦,爷早起佩戴的是块玉佩,这会子怎地换成香囊了啊,不过这个香囊瞧着好生别致好看了!”

    说着便随手将他腰间的香囊,腰带给取了下来,伺候他换衣裳,只拿在手细细钻研,却见那沈毅堂闻言勾了勾唇,从她手里一把将香囊给夺走了,只对蝶艳吩咐道:“替爷挑选一套衬这个香囊颜色的衣裳!”

    蝶艳听了一愣,一时又见手空空如也,转眼却瞧见那沈毅堂将那个香囊当做宝贝似的握在了自个手里,不让他人触碰,蝶艳心一时不知做何感想。

    又听到主子的吩咐,只有听说挑选适合衣裳的配饰,却还从未听说过要挑选衬托配饰的衣裳呢!可见这主子爷是相当喜欢这个香囊的,是因着是那袭云送的么?

    想到这里,蝶艳眼里一暗,随即心忍不住有几分酸意,想到那袭云不过只是个通房而已,可无论如何却也是正经的半个主子,在这个院子里是可以明目张胆的拦着爷嘘寒问暖,大献殷勤的,这便是主子们的特权。

    反观自个呢,怎么说她也是个被主子爷曾经收用过一回的人了,她一心盼着,念着,哪怕是提做通房,她也是极为乐意的啊!她只要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主子身边,便心满意足了,而不是如同现在这般,稍对主子爷关切一二,便听到有人在背后瞎嚼舌根,什么“勾引”,“狐媚子”都接踵而来,她并非不在意,哪个女子不在乎自个的名声,只是,与主子爷比起来,这些闲言碎语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主子爷就好像是忘了那一茬似的,竟这样不了了之了,任凭她如何殷切伺候,再也未曾提及过了,蝶艳心不由有些失望,随即又有些不甘心。

    最终那沈毅堂选了一套月牙白宽袖斜□□领的常服,一身白衣如雪,衬托得整个人愈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许是平日里穿戴偏爱深色,这日难得换了浅色,只觉得愈加优雅和善了,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挑眉浅笑,转盼多情,好一副风流多情的翩翩公子。

    只那腰间佩戴的香囊愈加扎眼了。

    蝶艳眼瞧着那沈毅堂用完晚膳便直接往书房那个方向去了,书房里还有个不省心的,蝶艳心是一刻也不能够松懈。

    却说春生这段时日在斗春院的存在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但凡谁见了她,都开始唤声“春生姑娘”,以往大家都是春生,春生的直接叫唤的,这姑娘一词,唯有那东厢房的袭云姑娘,轻舞姑娘是被这样称呼着。

    许是院里对她的议论过多,起先大家还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这后院的事儿历来真真假假,哪里一时半会儿辩得清。只早些时日那沈毅堂从扬州回来,带了好些扬州特产,府里各个院里都派送了,末了,却见那主子爷吩咐杨大往书房送了些过去,虽主子爷未曾道明,可是书房里不就是两个伺候的丫鬟么,一时间,猜忌许久的话题好似终于有些明朗了,原来,那书房里伺候的春生果真是被主子爷给瞧上了。

    此后,人人见了她是左一个春生姑娘,右一个春生姑娘,私底下如何说道的暂且不提,面上见了同她说话皆是规矩了许多。

    春生心是苦不堪言,唯有整日窝在书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这几日莞碧姐姐回家里探亲去了,她一个人守在书房,幸好那沈毅堂这几日忙碌得紧,无暇过来,春生便每日打扫屋子,闲暇之际将书房外的花草修剪一二打发时间。

    这晚猛地瞧见那沈毅堂过来了,春生心一紧,末了,只与往常一样恭敬的伺候着,对那沈毅堂灼灼的眼神装作毫不知情。

    春生问了好,见那沈毅堂正懒洋洋的躺在窗子旁的软榻上,便到耳房泡了一壶茶过来,只忽然瞧见柜子里的茶叶见了底,这才想起,这罐茶叶已被用完了,管事前几日又送了一罐过来。

    春生犹豫了下,便从新罐子里捏了一撮茶叶,放到鼻子前嗅了嗅,见鼻尖涌起一抹淡淡的清香,想起管事道是今年庄子里产出的新品种,便特意送给爷尝尝,春生闻着味道极淡,是那沈毅堂的口味,便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