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81节

作品:《斗春院

    这会子将茶洗了,用热水泡了端出去,鼻尖有一股极淡的清香。

    沈毅堂捧着吃了一口,挑眉看着春生道:“换新茶了?”

    春生惊讶沈毅堂的敏觉,不过也深知这位主子历来对吃茶有着诸多挑剔,别说换了一道新茶,便是换了一口井水,他也是能够尝出来的,是以,春生恭敬道:“是的,爷,府里的管事特意送来的,说是庄子里今年培育的新茶,特意送来给爷尝尝鲜。”

    沈毅堂闻言,眉眼带着笑,却是忽然道着:“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说着便从几子上翻过来一个小白玉紫砂杯,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到了春生面前,春生看了沈毅堂一眼,想拒绝却又有些不敢,她深知,只要那沈毅堂想,会有一百种法子逗着她吃的,与其像是逗小猫小狗一样让他觉得有趣,还不如——

    春生接着,放到嘴边一口喝了。

    沈毅堂见她难得如此乖巧伶俐,脸上笑意更深了,问她味道如何,又替她倒了一杯,耐心道:“品茶得一口一口慢慢地品,小呷一口,任清清浅浅的苦涩在舌尖荡漾开来,溢齿喉,余香满唇,这样才能够体会到其滋味,来,照着爷的法子,在尝一口。”

    春生见他还没完没了呢,一时垂着眼皮,低声道着:“奴婢不爱吃茶。”说完终究有些心有余悸,还是抬起了眼皮,偷看了一眼。

    却见那沈毅堂面上未变,只直直的盯着她,语气柔和道:“唔,既然如此,爷便不勉强你了。”

    这日沈毅堂心情瞧着有些不错,春生心下一松。

    只忽然便瞧见他竟然就着她尝过的茶杯吃了,后便一直用着她的杯子,边吃着嘴里还如同小孩子似的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听得春生只有些脸热。

    春生只垂着头,便要退下,却见那沈毅堂也不恼,反而得意的笑出了声。

    春生红着脸,遇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主子,她竟是无言以对,心恨不得将他祖宗悉数问候一遍就好。

    过了没多久,待那沈毅堂吃饱喝足后,便又使唤她道:“外头起风了,还不替爷将窗子给合上,回头爷染了风寒,看不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似严厉的说辞,语气却是懒洋洋的。

    春生便过去将窗子关了,心道,外头分明未起风了,且到五月天了,天气已经非常暖和了,她平日待在书房里都是敞开窗子的,可是谁让他是主子,自然是他让如何便如何了。

    只觉得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爱对她指手画脚,随意使唤的日子。

    一时,春生合上窗子便要退下。

    却又见那沈毅堂吩咐道:“替爷拿块毯子过来,爷身子有些发凉。”

    春生听了只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却见那沈毅堂避开了她的视线,末了,假意咳嗽了下,见她还立在原地,只瞪了她一眼,道:“还不去,爷是唤不动你是吧。”

    春生闻言,只得匆匆到箱子里翻出了一块轻薄的毯子出来,这类毯子早就被她收拾进了箱子里锁起来了,这几日元陵的天气好的出,便是早两日,她还往书房里备了几把扇子了,只无法,将毯子取来,轻手轻脚的与他盖好,却无意间瞧见他的腰间带了一个颜色夸张的香囊。

    春生不由多看了眼,觉得有些眼熟,分明是上回她在那东厢房袭云屋子里瞧见的那个,彼时,虽还未完全缝制好,却也只差了几个字样了,还是她亲手写了那样几个字留给了袭云,现下一瞧,虽字体绣得有些小,可不就是自个的字迹么?

    沈毅堂见她总算瞧见了这个香囊了,嘴角一扬,只一把将香囊取了下来,将香囊举到半空细细观摩,末了,眼里却是无比柔和的看着春生问着:“这几个字可是你写的?”见春生尤在发愣,只上前在春生的脸上掐了一把道:“字虽是你写的,可爷却不喜欢这个,爷要你亲自绣个一模一样的送给爷!”

    春生抬眼,便见那沈毅堂双目炙热的看着她,两人面容凑得极近,之间不过咫尺的距离,春生有些慌,一时想要逃,却见那沈毅堂捉着她的手又将她一把拉近了几分,嘴里喃喃地问道:“小丫头,你今年几岁了?”

    春生有些颤颤巍巍地,只觉得双手一时被禁锢得无法动弹一下,她此时忽然心一阵害怕,她情愿那那沈毅堂生气,咆哮,怒气朝天,也不愿他如同此刻这般温柔得不像话,他越是温柔,她却越是害怕,春生只心底打颤着,一时避无可避,只颤着声小声道:“奴···奴婢还小,奴婢才十三岁···”

    沈毅堂闻言笑着,胸腔一起一伏,柔柔道着:“你又戏弄爷,哪里才十三,你十三岁早已经过了,现在分明是十四了。”

    第102章 求您

    春生见那沈毅堂柔和的凝视着她,随即眸间开始变得深邃,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鼻息间呼出的温热气息悉数打在她脸上,春生只觉得无比心慌,见那沈毅堂还在缓缓地往她跟前凑,春生下意识的不住的往后缩着。

    沈毅堂见她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似的,颤颤巍巍的,一时怜惜,只凑到春生耳边柔声道着:“怎地如此害怕爷,不要害怕爷,爷又不会吃了你···”

    嘴里这样说着,眼里却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风景瞧着,小丫头肌肤细腻,肤若凝脂,吹弹可破,那精致的小耳朵亦是生得小巧可爱,圆润的耳垂,细看还泛着微微的粉色,在油灯安静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心猿意马。

    沈毅堂本就有些喜欢眼前的小丫头,她本就生得花容月貌,脾性又尚且合他胃口,话虽不多,却是胜在聪颖伶俐,总是乖巧温顺的伺候在一旁,虽偶尔也有倔强的时候,却像只耍脾气的小猫儿似的,只觉得鲜活可爱的紧。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她的,只觉得每次踏进书房,第一件事便是眼神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去搜寻。

    但凡只要是有她在屋子里,便是一整日不说一句话,只要乖乖地站在那里,站到他一抬眼便能瞧见的地方,一整日便觉得心情愉悦了,无论做什么事情哪怕是只单纯的看看书发发呆也并不觉得无聊。可是,一进去倘若尚未瞧见那个小身影,便觉得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总觉得这一日过得极为漫长,每每在书房里坐不住,待个一时片刻便出来了。

    沈毅堂对她有好感,自然忍不住想要亲近,可是,到底知晓身边这个小丫头过于年幼了,尚且才不过十三四岁,他怕他吓着了她,遂一直皆是小心翼翼的,轻手轻脚的,半点是不敢明目张胆,只盼着她些长大些才好啊。他觉得她聪慧美好,静若处子,气若幽兰,身上有股子淡淡地伶俐劲儿,不如寻常宅门后院里头一惯的世俗,又远未及那世家大族里故作的高情逸态。

    对待美好的女子,他向来是温柔呵护的。

    只前些日子,闹了些小脾性,虽当时惹得他发火,可时至今日,非但不觉得恼怒,反而只觉得心里被人挠了一把,愈加让人心痒痒了。

    然而就在此刻,良辰美景尚且就在眼前,他软玉在怀,不由心生摇曳,盯着眼前的玉质凝脂,沈毅堂一阵意动,忍不住缓缓地凑过去,轻轻将她的小耳垂一把含住在了嘴里。

    却见春生是大吃一惊,几乎是被吓得魂飞魄散,感受着从耳尖传来的滑腻触感,她一时头皮发麻,浑身打颤,只觉得浑身的血都要凉了,吓得奋力挣脱了起来,嘴里惊慌失措的道着:“爷,您撒手,求您松开奴婢···”

    沈毅堂见她挣扎得厉害,浑身都在打颤,只权当她在紧张害怕,他稳稳地捉住她的双肩,含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喃喃的安抚道:“莫要害怕,爷这是喜欢你呢,小丫头,别怕,爷很喜欢你呢···”

    一时只觉得唇齿间触感香软细腻,沈毅堂心一荡,隔得如此近的距离,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悉数沁入他的心脾,沈毅堂埋在她的脖颈间不由深深地嗅了一下,一只手下意识的往下移,来到她的腰间,只手搂住她的腰,只直接往怀紧紧地一带。

    春生一把撞进了沈毅堂的怀里,这一刻,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她吓得眼泪都已经流了下来,只哆嗦着道着:“爷,您···您要做什么,求您···求您放开我···”

    一时间,一只手终于挣脱了出来,只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

    却见那沈毅堂轻而易举的便将她的手给捉住了,一只大掌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子,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嘴里还在温柔的抚慰着:“爷不会做什么的,你别怕,爷实在是喜欢你,等你长大了,等你到了十五岁,爷便宠爱你可好。”

    春生听到这一句,只觉得连挣扎都要忘记了,吓得满脸苍白,毫无血色,只觉得浑身的血都被流干了似地。

    沈毅堂感觉到异样,一时微微抬眼,见春生小脸苍白无力,脸上还留着泪水,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又见自己一把将她放在了自个的腿上,直搂在自个的怀里,这般轻浮的“欺负”着,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

    沈毅堂有些尴尬,心知她胆小怯懦,年纪又小,一看便知对这般男女之事知之甚少,且平日里他不过是直直的看了她一眼,便见她脖子耳朵便开始泛红了,更别说如此这般了。

    此刻瞧她一张小脸满是梨花带雨,身子颤颤巍巍的直哆嗦着,沈毅堂心不由有些怜惜,心知是自己一时情不知所起吓坏她了,却也并不曾后悔,反正以后会是他的人,总是要伺候他的,他深知她面皮薄,见她总是同小兔儿般羞涩,害他总是轻易丢不开手,如此挑明了,往后便慢慢习惯了。

    心里这般想着,便伸手轻轻地替她擦泪,春生却将头一偏避开了。

    他的手落在半空。

    沈毅堂一时眯着眼,却见眼前的小丫头半垂着眼,只斜视着地面,下巴绷紧着,人虽乖乖巧巧任由他搂着不见挣脱挣扎,可分明却是在无声的反抗着。

    他眼底原本的欣喜渐渐地散去,只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春生,挑眉质问道:“怎么,爷喜欢你你难道不高兴么?还是说你根本就不乐意伺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