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85节

作品:《斗春院

    听那沈毅堂张嘴便开始打趣他,若是在平日里,他倒尚且能够谈笑自若,便是早在一两年前,就不断有人开始在耳边说道这个话题了,最开始还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久而久之,便觉得习以为常了。

    只是此番,沈之聪心里有些发急,气急败坏的瞪了那沈毅堂一眼,一时,忍不住越过了他去,鼓起了勇气落到了身后那个身子上。

    恰逢春生一时抬头,两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二人均是一愣,随即触电了似地,均是不漏痕迹的收回了。

    虽不过是那样极极轻地匆匆一眼,却足以令他心跳停止,感到窒息了,沈之聪只觉得胸膛里不受控制似的,捣鼓得厉害,耳尖有些发热,面上也有些发烫,一时间脸红耳赤,手足无措,只幸好皮肤黑,一时并不明显。

    春生原本只是下意识的一抬头,便与那沈之聪视线撞到了一块了,她忙低下了头。只脑海依稀浮现出以往那个憨厚耿直的小少年,这一刻,与眼前这枚英气俊朗的少年的身姿重叠在一块,只觉得陌生又熟悉。

    好在恰逢此时,只听到门外有小厮过来禀报,那沈毅堂倒也并未曾注意到那边的情形,一时杨大进来禀告道:“爷,前院还有客人,这会子要摆宴了,大老爷派人过来请爷前去帮着应酬!”

    沈毅堂听了摆摆手,道了声:“行了,这就过去!”说完便下意识的预备让那沈之聪如往常那般自个随意待着,只一时话语到了嘴边,瞧见春生正俏生生的立在那里,沈毅堂心一顿,只觉得有些不适合了,沉吟片刻,便对着那沈之敬道着:“你小子年纪也不小了,往后沈家该落在你们这一辈身上了,是时候担起身上的担子了,来,小叔带着你出去历练历练···”

    一时往沈之聪肩上拍了拍,便率先提步往外走去,只带走了几步,见那沈之聪还待在原处,不由挑了挑眉道:“怎么还不些过来?”

    沈之聪听了一愣,他原本便想要借机待在书房里的,并不准备这般就离开,是以心里有些不乐意,可见那沈毅堂一副起兴的模样,不便推辞,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只走了几步,有些忍不住往后瞧了一眼,见那春生之垂着头未曾看过来,便止不住有些失落。

    沈毅堂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只转过了身子,对着里头说了一声:“桌子上的玉佩爷赏给你了,好好地收着,爷晚些再过来!”

    因未曾点名道姓,不知道指的到底是哪个,只觉得那随口道出的话猛地听起来有些怪异,不像是对丫头吩咐的似的,沈之聪心里头没由来感觉到有些疑惑,只前头那沈毅堂走得有些,他匆匆地追了上前,到也并未多做他想了了。

    一时无事。

    这几日府里应酬多,前两日在前头院子里搭了一座戏台,用了饭后便请了客人到前头听戏,那沈毅堂喝了点酒,后又有几个他的朋友过来,便又随着一同吃酒听曲儿,一直闹到了用完了晚饭这才渐渐散去。

    因吃了些酒,这日沈毅堂便直接回了正屋里歇着了。

    因那沈毅堂临行前还了句“爷晚些再过来”,只以为他晚上还得回书房了,春生时时刻刻打量着前院的动静,见到了掌灯时分,一行人簇拥着进了主屋里,瞧着走路有些微微打着幌子,还在院子里便听到有人高声吩咐着“还不些端些醒酒的热汤过来”,便心知定是吃了酒了,春生只觉得心满是彷徨无措,待等了又等,便见厨房一行婆子手里端着热水进去了,一趟又一趟,心知定是沐浴更衣了,许是不会过来了,这般想来,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春生正预备回书房,只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唤道:“春生?”

    春生一转身,只瞧见远处小径上有道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来了,只绕过了游廊,到了角门处方慢慢地停下了,因着这前院书房乃是重地,一般人等是不让随意进入的,角门外有小厮看守着。

    春生瞧见了来人,一愣,只有些惊喜的迎了上前,道着:“卉瑶姐姐,你怎么来了。”

    卉瑶是那凝初阁太太院子里的,与春生,蝶依还有同在凝初阁院里的双菁几个是一同入府的,几个关系不错,一直有些来往,早几年,那正房苏氏不在府里,沈毅堂这位主子爷也是常年在外,院子里清闲得紧,几个私底下隔三差五经常聚上一聚。

    只自这这沈毅堂此番回来以后,春生便开始忙碌起来,后又到庄子里待了一段时日,她便抽不出空闲了,而卉瑶那头,也恰好赶上那苏氏回府,院子里进行了大整顿,亦是忙得手脚并用,粗略一算,此番已经有小两月不曾见着了。

    一时,两人忍不住亲热的凑在了一块,有说不完的话。

    卉瑶只拉着春生的手,忍不住左瞧右看,只关切的道着:“妹妹,你比先前要瘦多了,哎,你的事儿姐姐早就听说了,只知晓你身边定是没个清净,便不愿过来烦扰,你···你不要想那么多,姐姐知道你的为人,定是有你的难处!”

    春生的事情在整个五房早就传开了,只传来传去,传到最后便是各声音都有,且大多是尖酸难听的,她与春生一同入府,自是知晓她的为人的,定不会轻易相信,本想与双菁二人过来探望宽解一二,只越是风口浪尖越是不便过来叨扰,想来定是烦不胜烦,此时让她清净清净便是最好的了,便想着等事儿缓一缓在过来,几姐妹聚着说说话兴许会适合点儿,只是未想到一时自个的主子回来,便忙碌的手脚不占地了。

    两个絮絮叨叨的聊了许久,卉瑶这才想起了此番过来的正事儿,一时变得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下,便凑近春生小声的道着:“我今儿个打扫完毕,临行前无意间在太太嘴里听到提及了你的名讳!”

    春生听了,只一愣,有些诧异的看向卉瑶。

    第107章 问话

    卉瑶沉吟了片刻,接着道:“太太跟前的思柳姐姐,心柳姐姐看守得严实,一般咱们这些不得用的人轻易近身伺候不了,我也只是在出门之际无意间听见提到了你的名字,便留意了一二,只具体说道的什么内容我却也并不清楚。”

    说到这里,卉瑶只有些担忧的看着春生道:“春生,你得多留些心眼,我瞧着太太不像是个简单的,凝初阁现如今早已经不是原先那个闲散的院子了,便是连锦绣姐姐这般能干的现如今在太太跟前也讨不了半点好,你···你如今···院子里传得这般厉害,太太定早早瞧在了眼里呢,指不定哪天便会派人请你过去问话呢。”

    春生听了,只低着头未曾开口说话,良久才苦笑道:“事已至此,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任谁过来问话还是吩咐些什么,受着便是了,哪里有半点你能够选择反抗的余地。”

    卉瑶难得见春生这样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一时担忧,要知道,尽管春生年纪不大,可在她们这几个历来算是最为沉稳周全的。平日里瞧着话虽不多,可是道出来的每一句话总是说到了点子上,不愧是识断字的,言语说笑间便不自觉透着一股随意的灵气。

    打从见了第一眼起,她便觉得这女孩儿与她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说不上来的感觉,只觉得她安安静静地,不争不抢,每日轻描淡写的做着手里的事情,虽瞧着安安分分,却是个极有几分见地的,有时不过云淡风轻地一两句话,便足以令人哑口无言。

    这样的人,即便表现得再平庸,可是浑身上下散发出这种与生俱来从容,淡然的气质,便是无论身处何处,总会令人忍不住侧目的。

    更何况,还生了那样一张脸。

    春生话虽不多,不过性子温和善良,又通情达理,有时兴起也会露出狡黠可爱的一面,相处久了便会止不住的想要亲近,直觉得招人喜欢。

    卉瑶一向是非常喜欢她的,屋子里双菁那个小丫头更是对她百般崇拜,此番,见她这样郁郁寡欢,直觉得瞧着心疼,卉瑶不知如何安慰起,只叹了一口气,拍了怕她的手道:“春生,我知道你历来心思剔透,行事素来周全,遇事定会自己的思量在里头。或许旁人入了主子的眼,若攀得了这样的高枝早早便欣喜欲狂了,哪个会有这样的忧愁,只咱们相识这么久了,姐姐知晓你的性子,历来喜好清静,定是半点也不愿牵扯到这些人心混乱的后宅是非里来的,此番,爷那里···甭管外头怎么传言,我却是半点不相信的,我知晓你定是不乐意的。只姐姐嘴笨,心思愚笨,向来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好话,几根懒肠子又出不了什么高招,瞧你这样,只恨我一时也帮不上什么忙。”

    春生听她这样说,不由有些感动,只拉着她的手,一时笑着道:“姐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你一听到动静便巴巴地赶来的,姐姐这般关心我,我都不知该如何感谢了。”

    卉瑶见她总算是笑了,不由也跟着笑着:“是呢,我一听到动静便巴巴地赶来了,指不定是自个在庸人自扰,说不定啥事没有呢。”说到这里,卉瑶只安慰道:“你也不要多想,我相信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定能应付得来的,若是需要帮忙的,知会一声便是了,咱们这几个姐妹始终会陪着在一块儿。”只一时顿了顿,忽然定定地看着春生,道:“只你性子有时候倔得很,遇事可千万记得莫要犯犟,知道不?”

    春生见卉瑶絮絮叨叨个没完,丝毫不觉得烦扰,只觉得心里头暖呼呼的,尽管这府里勾心斗角,人心难测,到底还是有些真情在里头的,一时,一整日的郁气都给渐渐地冲散了。

    两人难得见面,捡了些最近身边发生的趣事儿,自个的近况什么的,皆是心领神会的将起先的话题给避了去,一时倒也聊了许久这才散去。

    只未曾想到,卉瑶的担忧非但不是庸人自扰,反倒是无比的灵验,因为到了第二日一早,便见那凝初阁派人过来唤她问话,派的不是旁人,正是昨个聊了许久的卉瑶。

    一时,两人对视了许久,均是沉默无语。

    反倒是春生率先反应过来,只笑着对卉瑶道着:“姐姐,无须担忧,太太不过是找我过去问话而已,她是主子,我是奴才,她问什么,我便答什么,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且我怎么着也是斗春院里的人,历来待在书房里伺候,从未惹是生非,太太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卉瑶见春生这一日已然恢复了平日里淡然的模样,倒也略微放下心来,只心下一叹,便领着她往凝初阁去了。

    趁着路上的功夫,长话短说的与她说道着那凝初阁的情形,春生边听边感到微微诧异,在她最开始的印象,那位太太苏氏乃是一位刁蛮任性,争风吃醋,尖酸刻薄的主,院里传言她嫉恨成性,一时迫害了揽月筑的那位及其肚子里的孩子,于是被沈家遣送回了扬州娘家。

    怎地此番却觉得与卉瑶嘴里描述的气势凌厉,淡然处之的个性简直是判若两人呢?

    尽管院子里近来对凝初阁那位传言颇多,只觉得那苏氏似乎厉害了不少,只仍然觉得有些吃惊,到底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见一见便知晓了。

    春生不由提起了精神,待到了院外,便后退了两步,只规规矩矩地跟在卉瑶后头。

    只往里走了一段,到了正房大院,便见那台阶上站着一个穿戴浅紫色衣裙的丫鬟,卉瑶便领着春生直接走了过去,对着那人笑着道:“黛眉姐姐,我将春生给带过来了。”

    说着便冲着二人引荐,指着那丫鬟道:“这位是太太跟前伺候的黛眉姐姐。”又指着春生道:“这个便是春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