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92节

作品:《斗春院

    那沈毅堂随着巡抚大人身边公干,与江夫人自是熟稔,沈毅堂又向来是个能说会道的,每每将江夫人哄得心花怒放,自然是非常喜欢他的,且那沈毅堂同自个儿子走得近,江太太待两个一同亲近。

    老夫人闻言,看了过来,笑道:“那个不成器的,整日不着调,唯有这件事儿是做得令我满意的。”顿了顿又看着苏媚初笑着道:“媚儿确实能干,上上下下没有不赞她的。”

    老夫人说完,便见所有人都往苏媚初瞧去,均是笑看着她,那苏媚初被夸得有些不大好意思,老夫人旁边的尹老太太更是多瞧了她两眼。

    春生默默地立在后头,这园子里的皆是沈家的宾客,均是有些来头的夫人小姐,她眼观鼻鼻观心,小心翼翼的跟在苏媚初身后伺候着。

    亭子里坐满了人,亭外各色花卉,沁人心脾,亭内的桌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点心,间或品着茶,众人吃喝说笑,别有一番滋味。

    少顷,听到亭外浓荫下有几个小姐正在作诗,不多时便传了过来,让长辈们评评,老夫人见大家玩得起兴,便打发亭子里年轻的一辈纷纷一同过去玩会子,苏媚初对作诗不甚感兴趣,只回过头来对着春生小声吩咐道:“你去凝初阁走一趟,替我与辰嫣说道一声,让她将我柜子里的那一套嫦娥奔月紫袍玉砚台送过来···”

    春生听了,抬眼看了那苏媚初一眼,立即收回了视线,只马上低下了头,道着:“好的,太太,我马上就去。”

    说着便退了下去,走之前不知怎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瞧见之前那位贵妇人的视线随之扫了过来,二人的目光相撞,春生心里一惊,马上转回了身子。

    春生绕过了游廊,绕过了假山水榭,拐到了前头小径,又走了一道路,这才出了园子,边走还边在回想着方才那一幕,那位贵夫人乃是众人嘴里的江夫人,只不知为何总在怪的打量着她,显然,那苏氏亦是注意到了,这才寻着法子将她打发了出来。

    春生想了会子,仍想不到其的关联,便也不做多想了,她横竖与那样的贵人扯不上劳什子关系,许是认错人了也不一定,这般想着,倒也渐渐了歇下了心的心思,只往寻着路径往那凝初阁院子里去。

    沈家府邸非常大,这日宾客繁多,各处皆是来往的陌生客人,个个穿戴金贵光鲜,春生唯恐冲撞了贵客,便寻了一条人少的小径,走了片刻,待绕过前边的亭子便要到五房的院子了。

    只春生将要走到亭子里的时候,见那亭子里坐了好几个人,皆是陌生的男子,看那穿戴皆是非富即贵,一眼便知定是府里的客人,春生伸头张望了片刻,一时有些犹豫。

    她向来拘在书房里伺候着,极少外出走动,所见的男子不多,除了那沈毅堂及五房院子里的几个小厮外,便是那府里的几位管事了,而撞见外男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了。一方面有些不习惯,另外一方面她隐隐对着这些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并无甚好印象。

    春生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便想着返回重新寻一条道,恰逢此时,忽然亭子里有人瞧见了她,只对着她招手唤道:“哎,哎,那个小丫鬟,你过来一下。”

    春生一愣,只立在原地一时未动,扭头张望过去,便见方才冲她说话的那人站了起来,见她一动不动,微微拧着眉道:“还不过来,怎地如此不懂礼数,回头看不告诉你们家主子好好教训你一顿。”

    春生倒是不怕他告状,一来,他又不知她是哪一个院子里的,沈家如此之大,主子如此之多,府里的丫鬟数百人,哪里能够寻得过来。这二来么,作为沈家的客人,是断不会做出这等有失礼数之事的。

    不过,到底是沈家的丫鬟,一举一动都代表的沈家的颜面,最初进府之际,便有专门的教养嬷嬷教过礼仪礼数的。

    春生无法,只得走上前去,见亭子里坐了四个人,皆是二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年纪瞧着与那沈毅堂相仿,大的比之年长几岁,小的兴许与之相左。春生不敢多瞧,粗略看了一眼,立即低下了头,只冲着几位客人福了福身子,道着:“公子有何吩咐?”

    这几个待春生走近了,瞧见这个小丫头竟生得如此好看,几人大感意外,不由对视了几眼,又纷纷向春生看了过去。

    这几个皆乃是那沈毅堂的朋友,沈毅堂方才到前头见客去了,便寻了人将他们几个安置在这里。前院人多,锣鼓震天,那听戏的皆是老一辈的喜爱,他们这些年轻的不好那一口,若是请几个嗓子伶俐的弹弹琵琶唱唱曲儿,砸吧几口小酒兴许还有几分意趣儿。

    只是,这一遭,乃是那沈老太爷的七十寿宴,委实不该如此玩乐,便一时作罢了。这外头风和日丽,寻着一处僻静的地处下下棋,喝几口小酒,下下棋,便也有几分乐趣。

    几人感叹着,若是再寻几个美人过来斟斟酒,解解乏便更好了,话音刚落,便瞧见果然出现了一个。

    为首的那个问话的乃是那沈毅堂的狐朋狗友唐宴新,乃是京城忠勇侯之外孙,唐家早些年也是显赫之家,这些年虽是没落了,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底还有几分底蕴在的,堂宴新是几个最为好色的,平日里总爱随着沈毅堂一同玩乐,两人臭味相投。

    余下那三个乃是江南巡抚之子江俞膺,前任兵部侍郎之孙李韧,及同沈毅堂光腚长大的元陵知府之子瞿祁良瞿三儿。

    这里头瞿三儿与沈毅堂相熟多年,他一向以沈毅堂为马首是瞻,两个较旁人多了几分情分。而近些年沈毅堂与那江南巡抚之子江俞膺走得近些,两个同处一处当值,同进同出,江俞膺是几个最为稳重的,早些年虽有些胡闹,娶妻生子后便安分守己了。

    不过几人相交了这么些年,均是些老朋友了,沈毅堂与这几个来往较多。

    唐宴新远远地就瞧见那个小丫头,见她虽穿戴打扮素净,却是有几□□姿,远远地瞧着便猜想许是有一番姿容的,此番待走近一瞧,果然是个貌美迤逦的。

    唐宴新见她小小年纪竟生得如此好看,虽打扮素雅,却是如何都藏不住一脸芳华。只见那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那水润润的大眼,那浓密密的睫毛,那可爱的小鼻子,唐宴新书念得不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才好,只觉得比自个屋里新纳的小妾好看了十倍,一时瞧得他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春生察觉此人炙热的目光,只一时皱眉,见那人直直的盯着她瞧着,这样的目光何其熟悉,只瞧得她心下一跳,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唐新宴见她有些躲闪,心知自个目光过于直白了,不由假意咳嗽几声,便坐下了,只指着桌上的杯子对着她道:“还不来给爷几个斟酒,爷几个乃是你们府里的贵客,若是怠慢了,小心回去受罚!”

    瞿三儿几个素来知晓那唐新宴见了美人儿便错不开眼的软骨头样,几个见怪不怪,平日里在哪家府里,或是外头瞧见了戏弄一番亦是常有的事儿,不过还是头一回见到他这般痴痴缠缠的模样,几个对视一眼,均是无语的摇了摇头。

    春生一时替众人倒了茶,便福了福身子道:“几位爷请慢用,奴婢奉了主子的命,还有要紧的事在身,这会子主子正在等着了,奴婢便先退下了。”说着转身便走。

    哪知那唐新宴却不信,以为是她的推脱之词,只伸手一把将她拦住了,问道:“你是哪个院子里的啊,有什么要紧的事儿?瞧你生得这幅模样,该不会是沈五爷院子里的吧。”

    那沈毅堂吹毛求疵的脾性众人皆是知晓的。

    唐新宴原本这般随口一说,哪知春生瞧了他一眼,道着:“奴婢正是五爷院子里的,奴婢奉了太太的吩咐,得回屋子里去取件东西,这会子主子正在后院等着奴婢前去伺候呢!”

    众人听了,皆是挑着眉看了过来,那瞿三儿对唐新宴道:“看来是嫂子跟前的丫鬟,你放了她去吧,这里是沈府,可千万莫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回头有什么私底下与五哥说便是了···”

    唐新宴听到这里却是沉吟了片刻,忽然笑着道道:“既然是五爷院子里的便更加好办了,皆是自家兄弟,无事儿,你便待在这里伺候着吧,有什么事儿你们主子待会儿过来爷亲自与他说便是!”顿了顿又看了一旁的丫鬟一眼,对着春生鬟道:“你先在这里伺候会子,先让她替你们家太太跑跑腿吧!”

    只一时拦着春生不让她走。

    第116章

    亭子里坐着的几个见状只对视了几眼,便瞧见那江俞膺微微皱起了眉头,要知道,平日里哥几个在外头任凭如何胡闹那也不过是恣意逗乐罢了,外头玩玩而已,便是有的相好的看了,送予了他又何妨,只是,这现如今这可是在沈府里,在沈老太爷七十大寿的寿宴里,委实不该如此肆意胡闹的。

    虽说不过只是个小丫鬟,可是到底是沈家的丫鬟,那沈毅堂最是大方随性的,兴许不会计较,可是怎么地也是嫂子跟前伺候的,如此,算是极为无礼了。

    只又瞧见那唐宴新两眼冒光的嘴脸,心知,此番怕果真是瞧上了。

    那头,春生被唐宴新一把拦住了,眼看将要打发了旁的丫鬟过去替她走一遭,见了眼前这名男子如此行事做派,只觉得与那沈毅堂是如出一辙。且听他方才的语气,分明与那沈毅堂甚是熟稔,见他伸手拦着她,两眼炙热的瞧着她,春生心里头只觉得有些反感。

    那沈毅堂她尚且无力反抗,难道这平白冒出来的陌生男子也不能够反抗么?

    春生见他直直地盯着自个,心下厌恶,忽地,只眼睛一闪,冲着男子身后急急的行礼,恭敬地道了一声:“爷——”

    趁着那人诧异转身的功夫,春生只匆匆地越过了他,转眼便灵巧的溜走了。

    待那唐宴新回过头见身后并无任何人影,心知被那个小丫头戏耍了,只扭头一瞧,便见那小丫头果然已经跑到了亭子外,唐宴新只有些哭笑不得,不好追上去,只冲着她的背影道笑模笑样的放着狠话道:“你就逃吧,便是逃到了天边爷也有的是法子将你寻回来!”

    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亭子里几个见那丫头竟然从唐宴新手里逃开了,见状倒也觉得新,亦是随着无奈的笑了起来。

    却在此时,忽然听到有人高声道:“哦,不知你唐大爷寻我府里的丫鬟是要作甚?”

    众人闻声看过去,只瞧见游廊那头沈毅堂正阔步走了过来,手里还一把掐着方才逃跑了的那个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