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94节

作品:《斗春院

    说着便指着瞿三儿对着沈毅堂道:“五哥,您发句话,我立马替你阉了他!”

    瞿三儿听了,一把将他手里的酒杯给夺走了,将里头的酒一把泼在了唐宴新脸上,只冲着沈毅堂笑着道:“我看啊,这人才是欠收拾!”

    一时,唐宴新被泼了满脸的酒,只抖擞一下,将酒水甩的直乱窜,惹得众人好一顿收拾,众人哈哈大笑,原先的不倒也渐渐的消散开了。

    闹了一阵后,吃了些酒菜,酒过三巡,气氛便也回到了原先恣意妄为的场面。

    一时间,瞿三儿走到亭子外的草地上,端着酒杯与沈毅堂碰了一下,话着家常道:“唐宴新那厮方才也不是有意的,若是知晓这里头的缘故,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一定敢触碰你的逆鳞,要知道,那小子向来只肯在你面前服软,便是家里的老头子亦是管不住的!”

    瞿三儿斟酌着,打量着沈毅堂的神色,见他神色淡然,便知并未放在心上,一时便也将这一茬丢开了,只忽然转移着话题道着:“这回这个年纪有些忒小了吧,小爷我与你沈五爷一同长大,同进同出混了这么些年了,竟不知道你竟然好这一口?”

    虽未指名道姓,但是沈毅堂自然知道说道何人何事,只挑着眉道:“年纪再小,也受得住你一声‘小嫂子!’”

    瞿三儿听了一愣,惊讶道:“你来真的啊?”顿了顿只“啧啧”两声道着:“分明还小得很,也不知你如何下得了手的!”

    沈毅堂闻言侧眼看了瞿三儿一眼,未曾接话。

    瞿三儿见状颇为新,只一时睁着眼不怀好意的看向他,开着玩笑,“不会是还未到手吧,也是,也是,哈哈,瞧着分明还是个小丫头模样,也没见得任何名分的,难怪,难怪咯。”

    说到这里,却见好似被自个说了似的,瞿三儿顿时一乐,只笑吟吟拍着沈毅堂的肩膀闷声道:“不会是被我说了吧,还真这样啊,哟,还怜香惜玉上了不成,那可真是难得,这世间竟还有人能够令你沈五爷手下留情至此,可见不是个一般的。啧啧啧,瞧那小身板,估摸着还得再等上一年半载吧,这般想来,心里头倒是平衡多了···”

    沈毅堂闻言瞪了瞿三儿一眼,只淡淡地回着:“不过是早晚的事儿。”顿了顿,又喃喃地道了一句:“明年就十五了,哪里就小了,你敢说你没碰过这个年纪的?”

    瞿三儿闻言笑得愈加不厚道了:“是是是,您沈五爷说什么便是什么,只是···我初经人事时与那十四五岁的小萝莉尚且相配,你这个人到年的么···”上上下下斜眼打量着沈毅堂,见那沈毅堂脸都黑了,瞿三儿说到嘴边的话立马吞了进去,只笑着:“好好好,也是相配的紧,哎,哎,这般瞪着我作甚,我不说了,不说了总行了吧,哈哈···”

    一时间,瞿三儿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走了。

    剩下沈毅堂绷着一张脸立在原地。

    不多时,只见游廊上有个小厮一路小跑着过来,候在廊下当差的杨大一把将人拦住了,小厮往沈毅堂这边瞧了一眼,便凑到杨大跟前说了几句,随即便见那小厮原地返回了,杨大几步走了过来,道着:“爷,前头将要摆宴了,太太请爷前去帮衬一二。”

    顿了顿又对着后头几位道:“太太说将要开宴席了,也请爷的几位朋友前去吃宴席!”

    沈毅堂闻言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只转身对着瞿三几个道着:“我先行一步。”又对杨大吩咐道:“你将这几位领到前院去吧。”

    杨大恭敬称是,沈毅堂便先行离去了。

    见那沈毅堂走远,唐宴新忽地莫名松了一口气,这才优哉游哉地道着:“那位活菩萨总算走了,这一整日瞪了我不下几十回,身上都被他瞪出几十个血窟窿了···”一说完,便瞧见杨大还站在这里,一时有些讪讪的走过一把“哥两好”似地攀住他的肩膀,道:“我说得对吧,你们爷就是个难伺候的主!”

    杨大闻言,一本正经道着:“主子爷很好伺候。”

    唐宴新不由翻了个白眼道着:“你可真无趣。”

    后头的瞿三儿与江俞膺,李韧三人赶了上来,瞿三儿边走边笑骂道:“得了吧,你最有趣,从你那张嘴里吐出来的话更是有趣,你这会子就可劲的嘚瑟吧,迟早哪天败在自个的这张臭嘴上面。”

    说到这里,只忽地顿了顿,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道:“往后瞧见了方才那个小丫头,可得敬着捧着,万不得随意戏弄了知道不,那个小丫头现如今可是那位的心头好啊!”说着便又看向唐宴新,道:“尤其是你。”

    唐宴新扯扯嘴道:“谁还敢上前戏弄啊,我往后见着了她躲还不行么?”虽这样说着,语气却是酸溜溜的。

    走在前头领路的杨大闻言看了瞿三爷一眼,未置一词。

    斗春院整个院子里皆是一片清净,前头几日便派了一批人往府里帮忙去了,剩余的这些,恰好赶上这日府里锣鼓震天,盛况空前,许多人都随着溜出去瞧热闹去了。

    甭管外头宴会进行得如何如火如荼,这边春生却是无暇顾忌了,并未曾如沈毅堂说的那般回书房,她直接回了屋子里,她此刻只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清净片刻。

    一头倒在床榻上,将脸悉数埋在了被子里,春生脑子里乱糟糟的。

    一想到方才那一幕,她是真的感到后怕,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的连血液都要凝固了,从未经历过这样一幕,她如此清晰的意识到,奴才的真正定义。

    她自小便是在庄子上长大的,虽是家生奴才,可是从未伺候过主子,对于奴才这个词儿,不过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便是后来进了府开始伺候人,除了起先受了些小磨小难外,自进了书房当差后便顺心顺意了,从未有过半点不合意。

    直至此番那沈毅堂回来后,对她百般欺凌,她却丝毫反抗不得,这才切身感受到身为一名家生奴才的万般无奈。可是尽管如此,却并未到达穷途末路的那一步。直至方才,直至不久前的那一刻,她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一个奴才是可以随意被喊打喊杀,随意被发落···送人的,就如同一件货物般。

    那一刻,她只觉得彷徨失措,可是更令人胆战心惊的却远不是如此,而是···当她被那沈毅堂搂在怀里的那一刻,不知怎地,她竟然会觉得心下一松,只觉得如同在浮萍抓住了救命的浮木般,安心了。

    这才最是令人惶恐不安的地方啊!

    第118章

    这次宴会是苏媚初掌家后举办的第一个宴会,苏媚初此番回来,从二房吴氏手接过家权,不过短短数日便上手了,并将这般重要的寿宴办得如此成功,可谓是宾客皆欢,所到宾客,人人都是赞许,可见是个有能耐的。

    虽是头一回操持,却是将寿宴上上下下料理得妥妥当当,丝毫未露出一丁点纰漏,便是老夫人都止不住夸赞,每每提到,言语之无不满意赞许。

    府里私底下原本还存着看好戏的一些个老人,不由另眼相看,至此,倒是纷纷改观了。

    苏媚初如今在老夫人跟前得了势,又在元陵达官贵人之间露了脸,便也使得府里上下一众奴才信服,这掌家的权利愈加稳固,一时坐稳了当家的位置,成了府里众人围绕的对象。

    却说这日寿宴结束后,宾客退去,待到了晚间时分,整个府里便静悄悄地,府里上下忙活了一整日,个个疲于奔波,精疲力竭,除了府里厨房一角还在忙活着,其余各处院子里的皆早早的歇了灯安歇了。

    唯有凝初阁正房的院子里还亮着灯,苏媚初回得晚,将府里打点好了这才回屋歇息,白日里管事应酬,一整日未曾好生吃过东西,一直在强撑着精神。这会子心柳命厨房单独送了一碗燕窝粥,几碟点心,几碟凉菜,明明有些饿,却是实在无甚胃口。

    苏媚初粗略尝了几口,便放到了一旁,不多时,躺在了软塌上歇了会子,又见思柳派人打了热水进来,便一直躺在浴桶里泡着花瓣澡,思柳在后头替她按摩,疲乏的身子倒也渐渐的松乏开来。

    思柳见主子在想着事儿,倒是见机的未曾打断,她伺候苏媚初多年,早已心领神会,只默默地随着在后头精心伺候着,一时想着这苏媚初忙碌了一整日,便是连吃口茶的功夫都没有,到底有些心疼,便尽心尽力地替着主子按摩松乏筋骨。

    又想着今儿个这宴会办得好,自家小姐得了脸,一时便暗自替自家小姐高兴了起来,自个也跟着沾光,想着往后这苏媚初的在府里定会越来越好的,如此,倒是不枉此番随着回来了。

    思柳这边暗自琢磨着,手下的功夫却是丝毫不见耽搁,只忽然听到那苏媚初闭着眼睛问道:“今日爷突然命那个丫头提前回了,这里头···有何缘故?”

    思柳还以为她将要睡着了呢,怕她着凉,正准备将人唤醒了,猛地听到苏媚初发问,思柳顿了顿,这才后知后觉的回道:“小姐说的是春生姑娘吧,今儿个还是爷跟前的杨二亲自过来通报的,当时小姐正在园子里陪着老夫人及各府太太说话呢,一时不好进来禀报,便私下与奴婢说了。杨二只说春生姑娘忽然身子有些不适,爷便命人先回去歇着了,又将小姐当时吩咐春生姑娘的差事派人替了,其余并未多说。”

    顿了顿,思柳沉吟了片刻又道:“后来奴婢派人前去打听了一下,好像听说原来是那春生姑娘不小心冲撞了爷的朋友,被爷拉着责罚了一顿,还让给人赔礼道歉了呢。”

    苏媚初听了,只忽然睁开了眼睛,疑惑道:“哦?还有这事儿?”

    思柳道:“嗯···奴婢其实也并不十分确信,据说事情发生在后头的那个亭子里,有些僻静,只有人远远地瞧见了一眼,加上今儿前头事儿有些多,一时有些匆忙丢不开手脚,奴婢这会子还未来得及曾细问呢···”

    苏媚初听了沉默片刻了,少顷,方道:“明儿个将爷那几个朋友跟前伺候的下人寻来,详细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