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03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听了,连忙点点头,心里暖呼呼的,还是回了家自在。

    春生挽着张婆子往里头,另外一只手还牵着晋哥儿,林氏则客气的将随行的婆子,车夫请了进去。

    王氏一家三人落在了后头,瞧着前头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皆是不发一语。

    待前头一行人走远了,王氏便止住了步子,只瞅着自个一双女儿皱着眉眼问道:“说说看,陈家的那个小丫头怎地将你们两个给比下去了,是升了职不成,你们且与为娘的说说看,莫不是升了二等不成呢。”

    顿了顿,又眯着眼道着:“那小丫头往日里瞧着安安静静的,大伙都说是个乖觉的,唯有我瞧着表面上老实,可背地里那一双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转着,指不定存着多少心眼呢,哼,瞧吧,果然被我给说了吧,现如今不过是得了个二等丫鬟,你们瞧瞧看,这尾巴都要翘上天呢,还领着个婆子随行,这样明晃晃的,是要打咱们的脸不是···”

    王氏瞧得眼热,话语见止不住带着些酸味儿。

    一旁的寻欢听了,对着自个的老子娘嘲讽着:“便是打了咱们的脸又如何,指不定往后你还得将脸送过去让人打呢···”

    寻欢不阴不阳的说了这么两句,便甩了王氏的手,只拎着自个的包袱自个不的往前走,将王氏与报喜两个甩到了后头。

    报喜闻言,看了前头寻欢一眼,亦是不发一语的往前走着。

    王氏被落在了后头,只面色阴沉的扬声道着:“你们两姐妹还斗不过一个毛都没长齐全的小丫头片子,现如今弄得灰头土脸的,还将气悉数撒在了自个的老子娘身上,这可真行啊,这能够怪谁,不怪自个不争气儿,难道还要怪我不成···”

    王氏骂骂咧咧,一时又想起了寻欢道出的那几句话,那话里话外的意思···

    王氏心里不由有些发急,只提着步子追了上去,追着直问着:“你们两个且将话说清楚了,什么叫做得将脸送过去给人打着,咱们王家是那样没皮没脸的人么,是不是陈家的那小丫头得了什么有脸面的事儿,还不些与娘说说··

    见寻欢只气急败坏的跑远了,王氏便抓着后头的报喜追问,报喜叹了声气,道着:“娘,咱回屋说吧,这满大院的都瞧着看着呢···”

    却说那头春生一行人回了院子里,薛家的薛婆子,婶子几人见了,纷纷上前来打着招呼,薛家的状儿领着一群三四岁的小萝卜头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好不热闹。

    到了自个的屋子前,又瞧见大婶姚氏怀里抱着个两岁的小堂弟,姚氏的大媳妇,二媳妇均在,那头二婶坐在自家屋子门口磕着瓜子,眼睛往这边瞅着,却未曾上前打招呼。

    因是生活在同一个院子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将院子里所有人都给惊动了,是以,此番只觉得热闹无比,春生与长辈们打了招呼,又从包袱里摸出些糖块糕点给院子里的小孩子们分了吃了,每回春生回来便给院子里的小家伙们分些吃的,是以,每回春生一回来,便被一群小家伙们给团团围住了。

    好不容易进了屋,林氏打了一盆热水让她洗漱,又倒了杯温茶让她喝,将一大早陈相近特意到园林里摘的新鲜果子拿出了让春生吃,又让她坐在炕上歇会子,嘴里直道着:“春儿好好歇会子,娘先去做饭,你爹今日回得早,咱们待会儿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吃一顿饭。”

    春生要去帮忙,林氏笑着瞪了她一眼,道:“用你帮什么忙吗,有你祖母帮衬着呢,你放心,你坐了一整日马车,定是累坏了,好好歇着便是帮了娘最大的忙了,好了好了,娘去炒几个你最爱吃的菜,待会子吃完饭后咱们娘俩在好好地说会话儿···”又与春生好生叮嘱了一番,便往厨房去了,不多时,厨房的烟囱里便冒了一溜的白烟。

    春生在屋子里转了转,走到哪里,晋哥儿便如同灵活的小尾巴一样跟到哪里,一时,瞧见屋子里的摆设与往日有异,只觉得有好些东西都不见了,炕上摆放了几个小包袱,房间的一角还摆放了一个四方箱子,春生一打开,只瞧见里头摆放了满满当当的衣裳,鞋袜,针线,布料等东西,春生有些意外,只觉得瞧着像是要出远门的节奏啊。

    这样想着,春生不由立即跑了出去。

    第127章 |学|城

    春生一把跑到了厨房里,只将母亲林氏唤了出来试图一探究竟,一问,竟然果真印证了自个的言论。

    家里竟然真的打算要搬家出远门了。

    这才知道,原来是因着庄子里产出的瓜果果肥汁甜,品类繁多,庄子里常将剩余的瓜果腌制成果脯,一部分送入了府里供府人食用,另外一部分则送到集市上卖了,为庄子平添了了一份收入。

    别看这些果脯虽并不起眼,可日积月累下来,却也是一份不小的进项。

    管事往上报的时候,主子跟前得力的掌柜留意到了,建议可以开几个果脯铺子,也算是一条好的销路,遂前段时日,府里掌事儿的主子点头了,这果脯铺子便开了起来。

    早些时日,府里便传了话下来,欲到庄子里挑几个熟悉这方面门道的,且有几分伶俐的人到铺子里帮衬。

    这庄子里薛家的乃是庄子的管事儿,老管事儿已到了年迈年纪,正在培养两个儿子接手,是以,并未有多余的人手。

    至于那王家的,家里就只剩一个寡妇王氏,王氏的儿子虽成了家,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自是没有合适的人。

    事儿便落到了陈家头上。

    只陈家三兄弟,老大家的继承了陈家的家业,世代得守着庄子干活,老二亦是个好吃懒做的,能在家里躺着就尽量不坐着的那种,平日里就喜欢喝喝酒,赌两把子,若是正经的寻着事儿干活,太阳可不得打西边出来了啊。

    是以,几经商议,这事儿最终落到了陈家老三陈相近的身上。

    那陈相近虽不见得是个伶俐的,可架不住娶了个能干的媳妇儿,且陈相近打小便是在庄子里的园林长大,旁的兴许一窍不通,可对着这些个瓜果却是个行家。

    且他媳妇儿林氏聪慧能干,经她手腌制出来的果脯色香味美,且她又是个识字的,在铺子里做活儿却是最适合不过了。

    陈家三房接手了这个铺子,铺子就在元陵城,据说挨着沈家的宅子不远,就在沈家府宅后头,不过仅隔了三条街的距离。

    事情早几日便已经确认好了,恰好与春生回信乃是同一日,是以,林氏这两日便将东西收拾好了,预备此番随着春生一同去往元陵。

    春生猛地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时,只是震惊的不行,要知道,陈家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庄子里,已经好几辈了,在她的印象,这里便是她的家,她们祖祖辈辈还会继续在这里,在这座庄子里一直一直生活下去。

    从未想过有天会离开这里。

    且父亲陈相近是个园丁,打小便在林子长大,他注定是林人。母亲林氏聪慧睿智,虽并不像是个寻常的农妇,却架不住历来喜爱安宁平静的生活,她想不到任何乐意接受的理由,除了——

    春生心下有些复杂,只愣愣的看着林氏,半晌,才问道:“娘亲,你接手这个铺子,是不是因为我···”

    林氏盯着春生瞧了好一会儿,这才拉着她的手,母女二人坐到了炕上,林氏伸手轻轻的抚了抚春生额间的发,看着她温柔的道:“咱们一家人总该生活在一块儿的,不是么,娘亲原先寻了许多路径,想要将你接出府来,可是始终投奔无门,既然你回不来,只好咱们一家人过去陪着你呢!”

    顿了顿,又继续道着:“横竖现在晋哥儿也长大了,他历来乖巧懂事儿,带在身边也不费力,往后你每月有两日假,一月便可以见着两回了,或者寻些旁的机缘,还可以私底下多回几趟的,娘得了闲亦是可以前去探望你的。虽并不在同一个府里,怎么也隔得近些,往后有个什么事儿,也好照应一番,总好过这上下几百里的路径,一年见不了几回的好,你说是不是?”

    春生只听得有些鼻头发酸。

    林氏却是笑着搂着她道着:“早两年娘便有这个想法呢,只彼时晋哥儿还小,一时脱不开身,你亦还小,在府里伺候人并无大碍,可是这会子你已经长大了,娘得为你的将来做些打算了,你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顿了顿,只认真的盯着春生。

    林氏见她此番回来,虽气色比上回好些了,脸上也长了些肉,可眉间偶有轻蹙,分明是有几分心事的,这春生乃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举手投足间,她便一目了然。

    这处在高宅大院里,又到了适龄年纪,能扰乱人心的事儿无非便是那么一两样,林氏乃是过来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林氏心倍是清明,只是不好点破罢了。

    且春生打小便是个伶俐的,凡事有着自个的见解及章程,她并不想过多干涉、插手其,至多在一旁点醒一二罢了。

    深宅大院乃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她自是不愿自个的女儿深陷其,可是每个人皆有着自己要走的路,无论将来春生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她只盼着,将来无论她选择哪一条,在那一条路上,都有家人陪伴着她,又或者···能够为她铺路便是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