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05节

作品:《斗春院

    嘴里还噘着嘴骂骂咧咧着:“呜···骗子···大骗子···再也不吃你的点心了···”

    一松手,见春生的脸猛地出现在眼前,只吓得差点摔了个跟头,亏得春生眼明手的扶了一把,只似笑非笑的问着:“怎么,你们家杨哥哥这回又如何惹着你呢···”

    哪知,这一回,眼前这小妮子听到,非但没有如往常那般咬牙切齿的逮着放肆数落一顿,反倒是神色忸怩的看着春生,嘴里道着:“他···他···他···我往后再也不理他了···”

    说着便捂着脸跑到了房里一把将被子掀开,将脑袋埋了进去。

    瞧得春生是一愣一愣的。

    半晌,却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哎,那一对活宝,一时相像不出,杨大那般正经的人,与傻乎乎的香桃,他们两个处在一块儿将会是怎样一副画面。

    春生洗漱后,换了一身衣裳,到前院寻了归莎姐姐,却一时未曾寻到人,倒是出来的时候,听到在假山那头有人在说话,只具体说的什么,一时影影绰绰的听不大真切,恍然间似乎听到了她的名字。

    春生一愣。

    不由停住了步子,站在假山这头,小心翼翼的探头一瞧,却见那边站着两个人,话儿似乎讲完了,背对着这人一时未曾瞧清楚面相,只四处探了一眼,便背对着拐着道儿离去了。

    倒是剩下那一人,因是面对着她,虽隔着些距离,她还是瞧清了,乃是那袭云姑娘跟前的银涟。

    银涟警醒的四处瞧了一眼,便匆匆地离去了,春生怕半道上遇到,便往反方向走着,脑子里却疑惑着,不知那银涟到底是在与谁偷摸着说话了,显然一副不想让旁人发现的样子,只缘何还提到了她呢?

    春生一时想不透里头的章程,却是私底下琢磨着,这往后可得提防着袭云姑娘那头些,她隐约觉得那袭云并不想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纯良,像是上回那个香囊事件,她不过是因着她的吩咐写了几个字而已,结果便闹得人尽皆知了。

    表面瞧着于她是一桩好事儿,得了老夫人及主子爷的赞扬,可是却是一把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了不是?

    一时绕到了书房附近,想着她一连回了几日,莞碧姐姐一个人待在书房定是无聊着呢,便想着进去与她说会子话。

    却不想将书房门推开,这才发现里头有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春生将门推开的瞬间,他恰好抬眼看过来。

    此人坐姿端正,背挺得直直地,即便是端坐在椅子上,亦是一副气势凌云的架势,远不像沈毅堂那样,一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样子,永远是慵懒的歪在了椅子上。

    此人便是那沈毅堂的三侄儿,府里的三少爷沈之聪。

    第128章

    春生一见里头坐着的竟是三少爷,其实这段时日三少爷时常会过来借书,且大多数时候就坐在书房里看完才走的。

    三少爷为人较为和睦,身长八尺,面黑体旷,看着身形魁梧壮实,本以为定是变成了位粗狂莽撞的武人,却不想几次相处下来,这才发现,其性耿直,又率直醇厚,对待伺候的下人们均为和睦,鲜少动气,与记忆倒算是如出一辙。

    乃是莞碧姐姐嘴里最为和善的主子。

    三少爷这几年变化倒是不小,那个时候个子便已经不低了,这会子怕是得将他沈毅堂都给比下去了吧,那身形又高又挺,活像是一座山似的,坚毅挺拔,只觉得以前那个小黑少年,转眼便变得成熟稳重,端得一派气势凌云了。

    莞碧姐姐与他较为相熟,春生虽与之交谈不多,但是这段时日几乎日日见到,倒也并不算陌生,此番见了,只连忙过来与他见礼。

    三少爷一见春生来了,心便是一喜,又见着她恭恭敬敬的站在自个眼前行礼,微微曲着身子。

    只见她穿了一身崭新的藕粉色的裙衫,腰部束得紧紧地,小蛮腰盈盈一握,只觉得纤细无比,视线不由自主的往上挪了挪,沈之聪顿时面上一烫,胸口直砰砰地乱跳着。

    连忙收回了视线,有些不敢看了。

    也不知怎地,他素来是个跳脱的性子,平日里在军营里与一众莽汉们野惯了,是个闲不住的,每日里被闷在府里只觉得被闷坏了,又整日被母亲拘着不让出去,生怕他外出闯祸。

    他喜欢骑着马儿,挥着长鞭,在街上自由驰骋,又或者举着大刀与人四处比武较量,有时泛起倔来,一瞪眼,后头的一众随从便个个敢怒不敢言呢,谁叫他生了那样一张唬人的大黑脸了。

    他平日里亦是扯着嗓子叫嚷惯了的,可是这会子,见着眼前如此水灵的姑娘,他也不知为何,竟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生怕声音大了,语气重了,动作鲁莽了。

    他几乎是腆着性子,小意琢磨着说辞,每每如此,只觉得自个变了一个人似的。

    可是心里却是极为乐意的。

    只觉得,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清甜味道。

    沈之聪轻轻地咳了一声,强将自己将视线转移到了手的书籍上,嘴里却是柔声道着:“你,你且···不必多礼。”

    虽盯着手的书看似瞧得认认真真的,实则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一连往这书房来了好几日呢,可是都没有碰着,这才得知原来她是告假回家了。

    后来又从莞碧那里得知今日便会回来,通常是晌午时分,想着说不准会来书房走一遭了,便早早地待在里头等着呢!

    可是左等右等,仍不见人影,正将要离开的。

    结果冷不丁就见人出现了,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书,眼尾却是时刻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春生见三少爷在那里看书,特意小心翼翼的将动静弄小了些,生怕惊扰了他去。

    她原本是欲退下的,可见这书房里唯有三少爷一人在此,那伺候的莞碧不知缘何竟不见了身影,想来许是去茅厕了,又或者得了三少爷的吩咐只办旁的事儿去了也不一定。

    只是,一方面这书房乃是重地,尽管那三少爷乃是主子爷的侄儿,倒不是怕他触碰了什么重要的物件,只到底得留个人守着合些规矩。

    这二来么,将三少爷独自撂在书房里,也颇为不妥,尽管三少爷性子和睦,不爱与人计较,却也不好怠慢了人家。

    春生一时便留在书房里伺候着,想等到莞碧姐姐回来后自个在退下。

    一时,瞧见三少爷几子上的茶杯空了,忙提着小茶壶过去帮着添满了。

    沈之聪微微一抬眼,便见她精致的小脸就挨在自个眼前,只见她面色如玉,眉眼精致如画,眼睛上的睫毛弯弯的,一眨一眨的,看得心里头直痒痒的。

    沈之聪只觉得自个怎么都看不够似地,心跳又随着了几分。

    见春生收起了小茶壶,欲走,沈之聪一急,半晌,才出声问道:“你在家里好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