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06节

作品:《斗春院

    一时,话刚落下,见那头的小姑娘有些诧异的看过来。

    沈之聪有些尴尬,只觉得这话问得过于唐突了,半晌,又是低声咳嗽了一下,道着:“我听你莞碧姐姐说你前几日告假回家探亲了,你家里是住在哪儿?回家好玩么?”

    顿了顿,想了一下,又补充着:“我打小皆在边关长大,那里的风俗习惯与元陵很是不同,所以,对咱们元陵这边的事儿处处觉得新···”

    春生闻言,便笑着回道:“回三少爷的话,奴婢的家就住元陵城打南边一个叫做锦园县的村子里,奴婢住的村子里以种植瓜果为生,到处是大片大片的园林,嗯,其实,回了家也没什么好玩的去处,不过是盼着可以与家人聚聚罢了···”

    顿了顿,又道着:“不过,咱们县倒是挺有名的,产出的瓜果早已闻名于世呢,据说便是宫供奉的好些瓜果都是出自咱们县城呢,‘似锦园林’的锦园县,不知三少爷可否听说过,喏,三少爷旁边的那些果子皆是产自咱们村子了呢。”

    沈之聪见她如此娓娓道来,声音如细铃般悦耳动听,只觉得想听着她就这般一直说话去,见她说到自个的家乡,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只觉得一时心里也随着变得柔软起来。

    又顺着瞧见盘子里红通通的果子,不由拿着尝了一口,许是因着经她描绘,便觉得确实要比平日里吃的要清甜爽口些,只跟着赞道:“当真比旁处的要甜些呢?”

    见春生笑了起来,自个也不自觉的随着笑了起来。

    只话说到这里,便又止住了话题。

    沈之聪有些懊恼,寻常都是旁人可劲的寻着话与他聊着,他乃是个主子,有了兴致便回一二句,没有兴致便懒得打理,这会子才晓得,原来关键时刻,想寻个话头却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儿。

    他这段时间倒是经常往小叔的书房跑。

    府里好像出了些事儿,一夜之间,大伯,自个的爹爹及向来性子散漫的小叔皆消失个没影了,因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一连消失几个月了,到现在还未曾回来,只隔断时日往府里递了消息保平安。

    是以,母亲总是拘着他在家里,怕在外头遭遇到了什么变故。

    他本是有些不耐的,好在,在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好的去处。

    其实,当时刚回府后不久,便忍不住寻着由头往这书房来了,只头一次过来,恰好碰到了那沈毅堂在场,他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张望,不过那样匆匆的一瞥,不过那么一眼,他便从此惦念上,继而撒不开手了。

    后来,又寻了好几次机缘,只彼时据说人又被调到小婶婶院子里帮忙去了,一连又是白走了几遭。

    总觉得是好事儿多磨,最后直至老太爷的寿宴过后,小叔离了府,他便又心心念念的寻着过来了。

    他一直还记着她呢。

    许是那会儿还小,一贯是在一堆男人堆里长大的,女娃娃着实见的少,也那会儿正是贪玩的年纪,最不耐一些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了,没得脾性与女孩儿玩。其实军营里头也是有女孩儿的,是些将军副将的女儿,不过个个粗鲁地跟一众男娃没啥两样,平日里亦可攀着肩膀称兄道弟,无甚男女之分的。

    冷不丁的回到了府里,他们这一房乃皆是武人出身,又常年生活在边疆苦寒之地,其实私下也没的太多的讲究的,只回到了元陵才被拘得规矩些。

    府里伺候的下人们几多,一个主子后跟着一排奴才伺候着呢,自然是有许多女孩儿的,不过大部分都比他要大,便是母亲院子里有些个与他同岁左右的跑腿小丫头,不是生得圆滚滚五大三粗,便是呆笨得紧,便也未曾过多留意。

    还是那会儿到小叔书房里借书,一眼便瞧见了一个生得玉质玲珑,娇憨可爱的小女孩儿,不过比他小上两三岁,尤其是那一张脸奶白奶白的,就像一朵花儿一样俏生生的盛开在自个眼前,沈之聪当时便瞧得一张黑脸胀得通红通红的,只觉得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有些束手无策起来。

    那是他第一次瞧见那样好看的女孩子,一眼便难以忘记。

    后来,便是回到了边疆呢,脑子里还会不断的闪现一个小小的人儿的小影子,在他每一次赢得比武的时候,在头一回被人打趣该讨个媳妇儿的时候,在每一回母亲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件事儿的时候,甚至···在···头一次湿了裤子的时候···

    沈之聪的脑海里总有那么个淡淡的影子如影随形,虽然随着时间的消逝,那道影子渐渐地开始变得模糊,变得不全,可是,却在此番,就在此时此刻,与眼前的人儿的面容重叠到了一起,他的心口微微发着烫。

    第129章

    沈之聪瞧着心心念念的姑娘此时就站在自个跟前,却只能这样巴巴的瞧着,愣是找不出一个话题出来,不知道该与之说些什么,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接近。

    不由有些后悔,当年不该贪玩任性,若是多念些书,便不会是这样一幅寸步难行的局面了吧。

    沈之聪心是悔不当初,又见春生似乎往书架那头去了,顿时,只想到了一遭,便寻了个由头问道:“我记得以前在小叔的书房里读到过一本《疆场怪论》的书籍,只觉得里头的描绘引人入胜,方才一时寻了许久,一直未曾寻到,春生姑娘可否知道放在哪里呢?”

    春生正欲去整理书柜的,闻言,只笑着对他道:“那本书我前段时间还拿出去晒过的,三少爷请稍等,奴婢马上为您取来···”

    那本书因着沈毅堂从未翻阅过,是以被搁置在了书架上头平日里不大起眼的位置,有些高,春生不由踮了踮脚尖,手一时碰着了,却仍是差了点火候。

    正欲去搬张凳子过来,转身,却发现三少爷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只听到头顶发出了一个声音,道着:“我来吧。”

    春生一回头,便见三少爷正贴着她站着,只将她困在了他的身体与书柜之间,春生一愣,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可身子已经贴到了书柜上了,根本无处可躲。

    沈之聪微微低着头,随即亦是随着一愣,从他的这个角度看上去,只觉得眼前的姑娘被圈在了自个的怀里似的,一脸黑脸慢慢的开始泛红了,却是傻愣愣一动不动的盯着,舍不得拉开距离。

    右手还保持着抬手的姿势,竟是定住了似的。

    恰逢此时,忽然听到外头一整喧哗,片刻后,那股子喧哗声似乎是越来越近了,隐约听到有人指挥着“小心抬着,莫要磕碰坏了···”

    那声音约莫有些像是杨二的声音。

    顿了顿又道着“爷,您慢点儿。”

    片刻后,似乎又听到了莞碧的声音,只惊讶的道着:“呀,主子,主子您可总算是回来了···”那声音里的欣喜一览无余。

    喧哗越来越近。

    里头的春生与沈之聪听得分明,分明是那沈毅堂回来了。

    许是一时过于激动,那沈之聪取书的手一顿,书未曾拿稳,眼看着将要掉下来,就要砸在春生的头顶上了。

    说时迟那时,沈之聪到底是习武之人,身手灵活,转眼间,只下意识的伸手将春生往怀里一带。

    书落地,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而春生则被那沈之聪护在了怀。

    与此同时,外头沈毅堂正推开了门,大摇大摆的往里走了进来。

    一时瞧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原本脸上还扬着的笑顿时凝固了,嘴里那句“小丫头”一时鲠在了喉咙里。

    他微眯着眼,尽管神色看上去尚且平静,可是眼神却像一道利剑似地,极为阴冷。

    见外头莞碧几个欲进来,只对着怒喝一声:“滚出去!”

    莞碧睁大了双目,顿时被吓了一跳,她在主子爷跟前伺候多年,哪里瞧见过沈毅堂这样的脸色,书房里待着的不是三少爷么,怎会引得爷如此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