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11节

作品:《斗春院

    待绕过了游廊,前头便是沈毅堂平日里居住的正屋呢,远远地便只瞧见蝶依正正在台阶上踮起了脚尖往那头巴巴的盼着着。

    见有人打着灯笼从书房那头过来了,便知定是春生她们来了,只忙迎了上来,脸上挂着笑,道着:“怎么挨到了这个时辰啊,用过饭了没?”

    说着便拉着春生的手,眼里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

    爷将春生提了一等大丫鬟,并安排到爷跟前贴身伺候的事儿,整个院子里早就知道了,方才归莎姐姐亲自领了人到春生屋里将她的东西收拾过了,正是蝶依随着一道过去的。

    在春生来之前,归莎姐姐便提点了她,让她什么都别问,只照着平日里那样相处便罢了。

    便是归莎姐姐不提,她亦是晓得的。

    她与春生走得较近,对于她的性子,习惯皆是知根知底,是以,此番见了,并没有多问半句,生怕引得她不高兴。

    蝶依忙领着春生往里走,一边走着,一边不漏痕迹的道着:“些进来,方才老夫人打发院里的小厮过来了,让厨房备了些热汤,说是爷吃了几口酒,怕是待会儿便回了···”

    春生听了不由一愣。

    想着待会子那沈毅堂将要回了,便有些诚惶诚恐。

    可是随即又想着这会子不在,便又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一时进了屋,发现屋子里的丫鬟们都在。

    蝶艳,绣心,小蛮,还有好几个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又叫不出名字的丫鬟。

    打春生一进来,便见所有人都睁着眼,规规矩矩的站着,定定的瞧着她。

    归莎见大伙儿都在,便郑重的向大家介绍着:“这位是春生,想必在座的皆认识吧,打从今日起春生便是咱们这斗春院里的一等大丫鬟,与我乃是同一位置的,往后便由她贴身伺候着主子,大家须得好好地敬着她,知道了么?”

    归莎的话音一落,便见屋子里静得跟一根针似的。

    半晌,才听到大家齐齐的回着:“知道了,归莎姐姐。”

    只话音刚落,便听到了一声不屑的冷哼一声。

    那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归莎见了,只将视线落到了打头的蝶艳身上,淡淡的问道:“蝶艳,你是有何意见么?”

    蝶艳闻言,只微笑着看着归莎道:“我对归莎姐姐你当然没什么意见的,毕竟姐姐乃是主子爷跟前的一把手,替咱们爷将整个院子里都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姐姐这个大丫鬟当得自是令人服气,只是嘛——”

    说到这里,蝶艳不由上前几步,只走到春生跟前,围着春生转了几圈,却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瞅着她。

    嘴里阴阳怪气的道着:“这有的人嘛,明明还只是个小丫头片子,早些年不过是随着在院里子里做着跑腿的活计,现如今这也不晓得使了什么道儿,冷不丁的就缠着爷,让给升做了一等丫鬟,这样的黄毛丫头升了做一等,会做些什么呢,怕是连块料子都分不清楚吧,姐妹们明面不说,暗道里怕是会有许多人不服气呢···”

    说到这里,只眯着眼瞅着春生,明里暗里的就开始挤兑呢。

    哪知归莎听了,却是笑着道:“既然妹妹有意见,这事儿简单,将春生升做一等的指令可不是我归莎安排的,乃是主子爷亲自下的指令,既然蝶艳妹妹有意见,那么待会子待爷回了,妹妹亲自向爷理论便是呢!”

    说到这里,只顿了顿,视线一时犀利的在屋子里每个丫鬟身上一一扫过,面上的笑意顿时隐去了。

    只眯着眼,一字一句道着:“大家若是有意见,亦是可以亲自去找爷理论,若是没有,大家只需记得,往后在这个院子里,她陈春生便是咱们院子里的一等大丫鬟,她并不需要辨别料子或是其他劳什子的东西,她仅仅只需要伺候好爷就足够了,我这样说,大伙儿都明白么?”

    一时,下边你看我,我看你,随即个个战战兢兢的齐回着:“是,归莎姐姐。”

    归莎点点头,便道着:“好了,待会儿爷便要回了,大家各忙各的去吧。”

    一众人纷纷退下,经过春生身边时,还皆是恭敬地向她福了福身子。

    只剩下蝶艳,一脸铁青的咬着牙,怒看着春生,随即只甩着帕子阴着一张脸怒气匆匆的走了。

    春生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脸上皆是面无表情。

    蝶依见状,只差没拍手叫绝,直瞪着眼看着归莎,道着:“哇,归莎姐姐一发威,果然令人刮目相看啊。”

    归莎听了不由笑着:“蝶艳这人啊,我平日里最不爱搭理她的,我这回啊,也全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再说了,这春生刚来,该树立的威望怎么得也得立起,不然由着蝶艳这样的刺头挑着事儿,旁人也还以为是个好欺负的···”

    一时,见春生兴致不高,只冲蝶依使了个眼色,却是对着春生道着:“好了,今儿个都忙活一整天了,咱们先去瞧瞧,看你的东西都安置好了没。”

    蝶依立即在一旁附和着:“春生,我先领着你去里头瞧瞧你的屋子吧,你的东西我方才皆已经打点好了,走,咱们先一同进去瞧瞧吧。”

    一时,只挽着春生往里走。

    随手指着介绍道着:“春生,我与你说,喏,这个是耳房,这个是次间,这个是宴客厅,打最里头的那个便是爷的卧房了。”

    沈毅堂住的地方自是最好的,这间屋子非常大,陈设精美奢华,里头布局讲究,错落有致,屋子里的每一件摆设皆是价值千金的珍品,正间是平日里宴客的厅子,左右两侧次间,耳房无数。

    春生以往在书房当差时,也是常常随着过来走动过。

    只大多数在厅子里候着,只知晓里头屋子一间绕着一间,鲜少四处走动过。

    蝶依拉着春生走到一处便介绍一处,春生晓得自个往后怕是得一直待在这间屋子里了,虽打心里有些抵触,蝶依默默地介绍着,她却也是默默地听着。

    一时,蝶依只指着前头道着:“春生,喏,你的屋子就安排在爷卧房的外头,这件次间虽然不大,但是里头的装潢还是挺华美精致的。往常通常是蝶艳与堇夕姐姐轮流住在这里当值的,此番爷发了话,便将她们两个的东西皆清理出去了。我将你屋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好拿过来了,只里头的被褥用品皆是临时换上的,一时有些匆忙了,你若是不喜欢那些颜色,倒时再换便是了,只你放心,里头的一应物品皆是新的,旁人没有碰过的。”

    春生闻言,只由衷的对蝶依说道:“蝶依姐姐,谢谢你。”

    蝶依笑着道:“咳,咱俩好姐妹了,别说这些,免得闹得生分了。”

    春生见蝶依几个对她皆是一切如常,并没有因着这些变故开始便得对她敬着,避着,生分着。

    不由有些感慨,或许,这是自入府后,唯一收获到的吧。

    一时,随着踏进了属于她的屋子。

    只见屋子虽不大,但里头的陈设装饰却远不是之前自个住的屋子能够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