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15节

作品:《斗春院

    反倒被人眼前的人往怀里一带,跌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沈毅堂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去掐她的脸,捏着她的小脸,看着她眼睛笑着道:“你就是这样伺候爷的,嗯?爷等着你来伺候爷更衣洗漱,都等得将要睡着呢,哼,莫不是还得要让爷亲自过去请你不成?”

    沈毅堂方才一进屋子,就瞧见隔壁小次间里还亮着灯,尽管隔着一座屏风,里头影影绰绰的瞧不大真切。

    可是只要一想到里头那个小丫头正乖乖的候在那里,心情便好了几分。

    倒也不急,横竖人就在里头呢。

    一时,将下人们都打发了下去。

    许是因着这段时日连番在外奔波,尤其是这一日,舟车劳顿的赶回来,结果,一回来,就被下午的事儿给气着呢,后又到老夫人的院子里一直待到现下,竟一刻都未曾歇过,只觉得有些疲惫。

    此番,回到了熟悉的院子里,只觉得心下松乏,又许是晚膳时又用了些酒,结果歪在椅子上竟然一时眯过去了。

    他向来眠浅,其实小丫头刚近跟前的时候便已有所警觉,只假意眯着,看她要意欲为何。

    结果见她似乎立在他的跟前打量了许久。

    沈毅堂虽是闭着眼,可仍是忍不住心下一动。

    印象,她每回见了他不是唯唯诺诺,便是唯恐避之不及,只要他的眼一扫过,她就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儿似的,怯生生的低下了头,哪里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瞧着他。

    沈毅堂此刻忍着没有睁眼,心里却是一片柔软。

    下午,他的言辞确实是严重了些,又将人给弄哭了,可架不住当时的确是怒火上了头,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尽管事后有些悔意,也不知私底下如何记恨着他呢。

    可借着这个由头将人调到了屋子里伺候着,倒也是了了一桩心事长久的心事了,不过,便是此番没有发生这一遭,他也是打算着要将她派到跟前的。

    此刻,察觉着她慢慢的靠近了,还拿着张毯子轻手轻脚的为他盖好了。

    沈毅堂一睁眼,便瞧见眼前的女孩儿微微低着头,脸挨得他极近,耳后一缕长发垂下来,打在他的脖颈间,一下一下的扫弄着,抚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便忍不住将人一把搂在了怀里,抱着放在了腿上。

    春生只被沈毅堂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被他搂着,坐在了他的腿上,哪里还听见他再说些什么,只白着一张小脸,不断地挣扎着,颤着嘴儿道着:“放开我,求你放开我···”

    心只后悔不已,早知道便对他不管不顾了。

    却见那沈毅堂一把捉住她乱动的手,嘴里低低地道着:“乖乖地,别乱动···”

    见她还在不断的挣扎,他所幸松开了她的手,只两手握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给一把提了起来,只往前移了几寸,然后,再次放下。

    只挑着一双桃花眼,低低的笑出了声儿,似笑非笑的的看着她道着:“好了,这下随你了···不听爷的,你就乱动吧···”

    春生只感觉臀下一处坚硬的物儿顶着她。

    待意识到那是什么,春生顿时瞪大了双眼,浑身就如同被瞬间冰冻住了似地,一动都不敢动了。

    只感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似地,全身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沈毅堂搂着春生,方才她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竟惹得他生出几分意动,他今日其实本有些累了,只此番一连着好几个月未见,结果之前一见面,就闹出了那么一通脾气,本想趁着这会子夜深人静,搂着她好好哄一哄,说会子话的,岂料···

    本想吓唬吓唬她,让她乖乖点,消停些。

    可是,此刻,她坐在了他的···身子上。

    原本身上的那几份意动分毫不减,反而身体里的**越发的强烈了,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有如破茧而出之势。

    沈毅堂只忍不住低下了头,细细的打量着她的眉眼。

    许是在烛光的照耀下,晕黄的光芒打在春生的小脸上,脸上细细的毛绒都清晰可见,沈毅堂瞧得眼下一愣。

    又见她似乎一时呆愣住了,只觉得着那表情着实可爱得紧,只忍不住伸手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摩挲着。

    又忍不住凑了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下,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两口,只有些意犹未尽,忍不住伸手捧起她的小脸,叼住她的小嘴一下一下的轻啄着。

    他只觉得怀里的女孩儿如此美好,又香又软,亲着亲着,只觉得一时上瘾了,便一时有些丢不开手。

    嘴里亲着,放在腰间的大掌不由自主的往上探着,只慢慢的沿着她的细腰,轻轻地往上抚摸着,大掌一握,只觉得手心一片柔软细腻,滋味太美好了。

    沈毅堂顿时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视线微微往下移,只见他的大掌正紧紧地包裹着她胸前的柔软。

    沈毅堂一愣,以往只觉得她还小,便一时拘着,忍着,这会子,感受着手心里是丰盈突起,温软如绵,胸前分明已是山峦迭起,待君采摘呢。

    沈毅堂见了,一时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大掌忍不住从她的衣襟里探了进去,见她瞪大了双眼,分明被他的举动吓住了。

    沈毅堂不由一笑,只凑到她的耳畔,低声的安抚着:“小丫头···别怕···”

    说着,便轻轻地去咬住了她的耳垂,轻轻地舔舐着,又来到脖颈间摩挲着。

    手指慢慢的探进她的衣襟里,感受着她在他的手心,在他的唇下瑟瑟发抖。

    沈毅堂心却觉得一阵一阵的发烫。

    沈毅堂眼底的**愈发浓烈了,终于,忍不住了。只见他忽地一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双手用力的将春生打横着抱着,直大步往身后的床榻上走去。

    春生显然已经被沈毅堂的这一番举动弄得懵住了,从她坐在了他身上,他顶着她的那一刻起,她已经被吓傻了,她愣愣地,睁大了眼,只抖着身子一动不敢动。直到被沈毅堂放到了床榻上的那一刻,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春生只颤抖着身子,见脖颈间的领子已经被他撕开了一大片,隐隐约约露出里头凌白色儿的肚兜,见沈毅堂压在她的身上,还欲伸手去退她的衣衫,春生这才反应过来,只忙手忙脚乱的伸手挡在胸前,拼命挣扎,嘴里焦急的恳求着:“不要,爷,奴婢求您了,不要···不要这样···”

    她白着一张脸,拼命的挣扎摇头。

    沈毅堂软软在怀,哪里会舍得丢开手,春生越是挣扎,只会越发激起他体内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