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16节

作品:《斗春院

    他低着头,看着身下的人儿露出一截白净的脖颈,肤如凝脂,肌如白玉,又衣裳半解,露出里边凌白色的小肚兜,只见两根肩带绕到脖颈后头,轻轻地打了个结,就将胸前的美景给生生的藏匿住了。

    沈毅堂瞧得眼热,喉咙发紧,他浑身的肌肤滚烫,双眼泛红,一动未动的紧紧盯着眼前的的美景,几乎是颤着双手绕过春生的脖颈,去解她脖子后头肚兜的结。

    嘴里喃喃地道着:“别怕,别怕,爷的心肝儿,爷的宝贝儿,爷可真是喜欢你啊,不要动,爷等下好好地疼你啊···”

    春生听了却是浑身激灵,全身打了个颤,只拼命的推他,捶打他,见根本无甚效果,又费力的伸出双手抱着他的手臂,阻拦着他去解她的肚兜,嘴里不住的恳求着:“您···您不是说了,会给奴婢一年的时间么···时间还没有到,求爷怜惜奴婢··奴婢求您了···”

    沈毅堂只轻而易举的便钳制住了她的手腕,粗·喘的凑过来亲了她一口,怜惜的道着:“那会儿你还小,可是这会子小丫头已经长大了,你莫怕,放心,爷定会好生怜惜你的···”

    说着,只手费力的一扯,那结未曾解开,却是将肚兜带子给一把扯断了,沈毅堂眼眸一深,只颤着双手将要掀开那凌白色的肚兜,迫不及待的想要目睹那片凌白下的芳华。

    春生几乎是要绝望了,眼的泪早就已经流干了,她是瞪大了双眼,见着眼前的人双眼赤红,喘着粗气,俊朗的脸上此刻因着亢奋而微微扭曲着,只觉得下一秒将要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她吞入腹似的,只觉得无比的骇人。

    春生一时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只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竟一时挣脱了他的钳制,趁着他发愣的空挡,只一把抓住他撕碎她的肚兜的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力的咬了上去。

    随即只听见耳边响起了一记沉重的闷哼声,沈毅堂脸上原本亢奋的神色已全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因疼痛而微微扭曲的痛苦之色。

    春生已然忘记去害怕了,她只用力的紧紧地咬住了他的手掌,死命不放,就如同一只凶悍的狗,死死的叼着眼前的敌人的手,任凭他如何挣脱,如何痛哭,绝不松嘴。

    沈毅堂的手掌,险些被咬掉了一块肉。

    第135章

    那一刻,春生明显是有些魔怔了。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所做的一切全是凭着下意识的本能,就像求生的本能似地。

    沈毅堂只疼得面目扭曲,双目猩红,额上的青筋早已崩了起来,感觉手掌将要被她咬断了似地,哪里还顾忌得了其他。

    只眯着眼,双目发狠,浑身森然凛冽的怒气已然露出,浑身的肌肉紧紧地崩了起来,不由高高地扬起了另外一只手掌。

    下意识的就要一巴掌扇过去。

    却是在半道上硬生生的收住了手。

    不由咬紧了腮帮子,面部两边的肌肉生生突起,只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一把伸手用力的狠狠地掐住春生的脸,掐紧了她的腮帮子。

    春生的只感觉脸颊两边一阵疼痛,随即,脸部两侧麻木,不由失了力道,被迫慢慢的松了嘴。

    沈毅堂顺势抽出了手掌。

    上边大拇指内侧那一整块肉上,是险些被撕裂的痕迹,已看不到了牙印的痕迹,整个伤口被鲜浓的血液覆盖住了,血流不止。

    春生浑身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

    双目触及到沈毅堂的手掌,见他的整个手掌血流不止,悉数滴落在了她的身上,床榻上。

    又触及到沈毅堂一片凶冷的目光。

    春生浑身打着颤,只吓得脸色一片惨白。

    又见自己衣衫凌乱,两人挣扎撕扯过程衣衫尽褪,玉体横生,忙不迭伸手环在自己的胸前,只吓得缩到了床榻的角落里。

    她浑身发颤,不敢抬头,只缩到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着,眼里的泪水簌簌的滚落了下来。

    内心一阵恐惧,一阵屈辱,一时竟连跪地求饶都险些忘记了。

    沈毅堂原本是满腔的怒火直乱窜着,他只觉得火冒三丈。

    本是体内血脉喷张,滚滚发烫,身体里的火苗一窜一窜的,只无处宣泄,他身体内的**早已经到达了顶点,已然动了情,却不想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了结的。

    他沈毅堂自小便是人龙凤,又风流倜傥,多义多情,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女人们见了都是巴巴的往上贴,只有他挑选女人的份,便是瞧上了谁,便是祖坟冒了青烟,走了八辈子的运道了。

    便是他瞧上了谁,想要宠爱谁,对方只有心花怒放的,指不定是偷偷地乐呢,哪个不是巴巴的将他盼着?

    哪里有像陈春生这的榆木疙瘩。

    简直是那茅坑的石头,又蠢,又呆,性子又臭,又硬。

    天知道,他方才有多么的欣喜,捧着她的身子,他的内心一片柔软,他多么的怜惜她,想要宠爱她,可是她呢?

    他只觉得在自己最动情的时候被人当头泼了一头的冷水。

    她还真是下得了口。

    就这样恨他么?

    恨不得将他的肉都生生的咬了下来。

    他对她难道还不够好么?

    他对她已经够上心的呢!

    他头一回上街为女人亲自挑选礼物,就是为了她,她倒是好,看都不看就将他特意挑的簪子一把打碎了,他也不过是气了几日而已,后又巴巴的背着去将打碎的簪子修好了,可是她却是一回也没见戴过。

    苏媚初赏赐了她绫罗布匹,他转天就替回了绫罗绸缎。

    她只是家生的小丫鬟,他能够为她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对她宠爱上了天呢?

    可是她非但不感恩戴德,还总是不识抬举的装作不懂,时时刻刻避着,躲着,他是洪水猛兽么?

    他打小就是天子骄子,如何受过旁人此等轻视,对方竟还是个身份卑微的家生子?

    若是将来传了出去,他沈毅堂的一世英明可不得悉数尽毁了不成?往后哪还有颜面外出奔走?若是让瞿三儿几个知晓了,还不得被取笑死了。

    沈毅堂心满是愤怒,火气不由直冲脑门,又觉得无论是身为主子,还是作为男子,只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心只觉得无比的屈辱,又带着那么点儿不甘。

    在加上身体上的失落,手掌上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