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19节

作品:《斗春院

    以及这会子,面上那抹难得的羸弱。

    脑海许多画面一一闪过。

    春生的心里一时心乱如麻,见沈毅堂还在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势必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架势。

    春生心没来由的一慌,只下意识的喃喃地道着:“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沈毅堂闻言一愣,他还以为她是恨死了他呢。

    不由压下了胸腔里的跳动,紧着又凑过去了几分,只眼对着眼望着她,质问着:“那你如何下的了那么重的口的,爷的手怕是要废了,你知道么?”

    春生闻言,目光闪了闪,半晌,只小声的挤出了几个字:“奴···奴婢害怕···”

    沈毅堂心一窒,又觉得心跳得似乎有些厉害,他觉得脑海有什么一闪而过,只有些,一时没有抓握住。

    心懵懵懂懂的,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并不太清明。

    叨叨了一大圈,绕到了这一遭,似乎总算是明白了,她好像是有些···怕他,却并没有讨厌他。

    春生瞧见沈毅堂的面色变了几变,只盯着她的眼神却是愈发清亮了。

    她的心里有些慌乱。

    经过了今日这一遭,春生模糊的觉得,似乎并没有那样害怕沈毅堂了,可是,却又似乎更害怕了似的。

    见已是三更半夜了。

    整个床榻一片凌乱不堪。

    两人衣衫不整,均是身心疲惫。

    春生不敢与他在继续待下去,不敢与他在继续说下去,只忙不迭的下了床,对着沈毅堂道着:“夜已经很晚了,您···您歇着吧···”

    顿了顿,又小声道着:“您的伤,奴婢明日早起便去禀了归莎姐姐,让她派人给爷将大夫请来···”

    沈毅堂闻言,便也随着起了身,只从床榻上起身,对着她道着:“不必请大夫,爷自有安排!”

    说完,见天色确实已晚,已是到了深夜了。

    便命春生将床榻重新收拾好了,春生咬着牙,过去将他的床榻整理了一遍,将薄被铺好,又将褥子理的整整齐齐,只一低头,就瞧见那褥子上血迹斑斑的,都是他流的血。

    春生用手探了探,已然干涸了。

    将床榻整理好后,一转身,却发现那沈毅堂正在脱衣服,上衣全脱了,露出了精壮的胸膛,浑身肌肉喷张,鼓鼓的,瞧着十分吓人。

    春生心一紧,只忙不跌伸手遮住了眼睛。

    却见沈毅堂将衣裳悉数塞到了她的怀里,懒洋洋的道着:“好了,衣裳上头有血迹,这件衣裳你拿着私下处理了,不要让人瞧见了,还有,刚换药的那两盆血水趁着明日当值之时,偷偷的拿出倒了,今日这件事儿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不要跟任何人提及,爷这样说,你明白么?”

    春生一愣,只看了看他的手,道着:“可是您的伤···”

    沈毅堂却是摆了摆手手,道着:“好了,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去歇着吧···”

    见春生立在原地没有动,沈毅堂挑着眉道着:“哎,爷还没有沐浴洗漱,你是不是想要伺候爷沐浴啊···”

    说到这里,沈毅堂忽地想到了什么,只上上下下打量春生,眯着眼道着:“小春生,你好像也还没有沐浴的吧,要不要跟爷一道啊···”

    话还没有说完,便见那道身影张皇失措的一溜烟的便跑没了影,不多时,屏风那头的灯立即灭了。

    沈毅堂眯着眼看了片刻,随即嘴里笑骂着:“狗胆子···”

    随即,一道走着一道将底下的裤子褪了,长腿一迈,就踏进了浴桶了。

    心里道着,今儿个闹的事儿够多了,还是不要吓着她呢。

    往后有的是机会,别说是伺候沐浴,便是一起沐浴,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水已经发凉,一只手又不大方便,沈毅堂只随意泡了泡,又擦了擦脸,不过却还是一个人在浴桶里头又折腾了许久,直到闷哼出声,这才捡起了地上的衣裳随意往身子上擦拭了一把,光着身子掀开了被子躺了进去。

    春生竖着耳朵,两间房就隔了一道屏风,夜又如此安静,那里头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只觉得他兴许沐浴不便,便折腾了许久,又听到从他喉咙里不断发出的低喘声,只担忧怕是弄疼了伤口。

    一时翻来覆去,直到那里头的人彻底歇下了,自己这才随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137章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春生就下意识的惊醒了。

    她这一整晚皆睡得不太踏实。

    全新的床褥被帐,皆是采用上等的绫罗绸缎打造,比起自个之前屋子里的好太多,可是金窝银窝远不如自个的狗窝。

    这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皆是陌生的,极不习惯。

    又许是昨日一整日遭遇了太多,便是睡梦里皆有些不大安宁。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眼里还有些微微的迷蒙,只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待眼珠子转了一圈,视线在整个屋子里扫了一圈后,便是一个激灵。

    春生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

    整个院子里静悄悄地,透过窗子,从外头传来灰蒙蒙的光,还早的很。

    春生却是不管不顾了,只忙不迭的从一旁的箱子翻出了一身寻常的衣裳换上。

    昨个自己身上穿戴的那一身衣衫已经悉数尽毁了,春生昨晚只得匆匆的换了一身,她是下了灯以后偷摸换的,沈毅堂就在隔壁,她实在是有些害怕,结果匆忙间没有摸到自己的小衣,只忙将昨日那身衣裳胡乱的塞到了箱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