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22节

作品:《斗春院

    沈毅堂只单手勾起了春生的下巴,眼神勾勾地落在了她的小脸上,笑眯眯的道着:“竟然还教训起爷来了,你今日就不怕爷呢?”

    春生双眼闪了闪,微微咬了牙,下巴微微一挣,就从他手里挣脱开了。

    只复又低下了头,重新整理起他的伤口。

    沈毅堂见状,勾了勾唇,眼底一片笑意。

    春生盯着伤口思索了片刻,半晌,只起身跑到回了自个屋子里,寻了一把剪子,又重新拿了一捆布条过来。

    沈毅堂的双眼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她,春生起身做什么,他的眼睛便随着紧紧的跟了过去,眼皮子都不带眨的。

    便是春生回了自个屋,那双眼亦是恨不得直接扫过了碍眼的屏风,直接黏在她的身上似的。

    春生自是察觉得到,只觉得这几日无论走到哪儿,那双眼老这样直勾勾,□□裸的眼睛盯着她,如影随形。

    她就像整日生活在虎口下一样。

    只不知道在哪一刻忽地就成了虎口之食。

    春生拿了剪子与布条,只佯装没有瞧见他那露骨的眼神,她尽力忽视着。

    复又半蹲在了他的脚边,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手,用剪子将伤口周围的布条剪断了,然后放轻了声音,小声的对着头顶上方的人道:“许是会有些疼,您忍着些···”

    说完便伸手轻手轻脚的将与伤口皮肉相交的布条,一点点,缓缓地撕了下来。

    沈毅堂微微抿着嘴,皱着眉,却是一声未吭。

    其实,对于他而言,这些微不足道的疼痛就跟挠痒痒似地,大男人哪里就那样怕疼了,若是换做自个,早将那布条拿着一扯,不过是那么一眨眼的事儿,便是痛也不过那么三两下的事儿。

    哪里还需要动什么剪子啊!

    其实越是像她这样磨蹭,本就没有多大的事儿,反而觉得有些煎熬。

    不过看着小丫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围着他团团转,时而问声细语的与他说话,时而瞪直了一双眼,沈毅堂便觉得心里头热乎。

    沈毅堂默默地看着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看着她精心的为他换药,包扎伤口,便觉得这一回受伤还是挺直的。

    一时春生替沈毅堂包扎好了,在他的手掌上打了个结。

    一抬头,便发现他的脸就在咫尺之间。

    春生一愣。

    发现他的脸越靠越近。

    许是在烛光底下,他的神色显得要比往日柔和许多,脸上挂着笑,一双眼直直看着她,他的眼宛若如玉,又似星辰,只定定的看着她,温润而深情。

    他此刻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不似以往那样威严霸道。

    只温柔的看着他,柔声的复又问着:“丫头,你还怕爷么?”

    那声音看似在询问着,实着像是微微情不自禁的呢喃着。

    春生双目微闪。

    这一句是沈毅堂这段时日每日必问的问题。

    在她伺候他洗漱时,换药时,或是更衣安寝时,又或者突如其来之时,总会问上这样一句。

    为何总这样问她,春生自是知晓的。

    只平日里大多是调笑着、或者板着脸咬牙切齿的问的,没有像现下这样神色柔和。

    春生略微有些不自在,只微微垂下了眼皮子,睫毛微微颤抖。

    不敢与他对视。

    沈毅堂见她不回答,也并不恼怒。

    反倒是见她这日并未曾像往日那般,唯恐对他避之不及,躲闪不急,她只是微微躲闪,眼神有些飘着,耳尖泛红了。

    沈毅堂瞧了顿时心一喜,只轻轻地,小心翼翼的探着手去抚了抚她的脸,双眼一直盯着打探着她的神色,未见她挣扎,他心下狂跳着,又慢慢的凑了过去,往她额间亲了一口。

    见她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像把小扇子似的,一下一下的忽闪着,挠得他心下发痒,沈毅堂一时忍不住又大胆的去亲她的睫毛,亲她的眼。

    春生身子有些发颤。

    沈毅堂伸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只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地,含糊不清对她呢喃着,安抚着:“不要怕···不要怕···”

    边道着边去亲她的嘴。

    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抱她,去搂她,可是手将要触碰到她的肩时,顿了顿,忽然收了回来,没有乱动。

    他的动作非常轻,非常温柔,只轻轻地舔舐着她的唇,下意识的想要伸出舌头去伸进她的小嘴里采摘她的琼脂芳华,感觉她身子一僵,他一顿,舌头又慢慢的退了出来。

    只一遍一遍的轻轻地舔舐着,描绘着她的双唇,便是如此浅浅的尝试,亦是让人止不住意乱情迷。

    夜平静而祥和。

    吻了许久。

    就在沈毅堂将要失控之际,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

    沈毅堂抵着春生的额头,轻轻地喘息着。

    春生整个身子亦是止不住的发软,只见她双眼已是有些迷蒙,小脸微微憋得通红,尤其是那张小嘴,微微轻启着,两片薄唇被吸允得一片殷虹,娇艳欲滴的,比抹了上好的胭脂还要夺目、动人。

    沈毅堂瞧了眼底一暗,忍不住想要再次吻上去,可是到底有些顾忌,只伸手忍不住捧着春生的小脸,温柔的说着:“小丫头,爷心里头好活,就像这样,不要怕爷可好,爷定会好好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