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30节

作品:《斗春院

    听在沈毅堂耳朵里,只觉得一阵蚀·骨的滋味,只忍不住又就着开始缓缓的抽·动了起来,只这一下动作放得很轻很轻,不敢在大动。

    春生抓着拳头去狠狠地捶打、砸他,沈毅堂一只大掌就抓住了她的两个小粉拳,张口便将一个往嘴里塞,吓得春生抽了回去。

    沈毅堂轻轻的笑了一声,只凑到春生耳朵边含糊不清的呢喃着:“爷要出来,是你咬着不让爷出来的,这可不能怪爷···”

    春生只觉得一阵委屈,忍不住便又哭了起来。

    沈毅堂忙亲着她脸上的泪道着:“爷不动了,不动了···乖···你莫哭了,不然爷又要忍不住了···”

    说着,只小声的道着:“爷就放里头,保管不动,给你松一松,不然往后还得遭罪受的···”

    一时说完,只搂着春生翻了个身子。

    顿时,原本沈毅堂与春生的身体换了个位儿,原本压在上头的沈毅堂抱着身下的春生往床榻里侧一翻,就变成平躺在了床榻上。

    而原本就被压在身下的春生顿时到了上面,生生的趴在了沈毅堂的身上。

    只是他们的身体仍然相连,因着这动作,一时让两个都不受控制的呻·吟了下。

    却见那沈毅堂忍着身子的颤抖,只将被子一拉,将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沈毅堂伸手紧紧地搂住了春生的背,在她耳边轻轻地道着:“睡觉···”

    一时,果真没有在动了,只自顾自的闭上了眼。

    春生浑身都在打着颤,只觉得身下一阵发麻,发烫,只觉得体内的那物儿越来越大,一阵一阵的还在抖着,好似随时在叫嚣着要破体而出似的。

    可是,这一整晚,经历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遭,无论是身心还是身体都已受到了极大地摧残,她只觉得身心疲惫。

    便是再大的动静惊不起她的任何波澜了。

    没过多久,春生便趴在了沈毅堂的胸膛上渐渐地没有动静了,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了过去,已是不省人事了。

    春生这边方一没了动静,身底下的沈毅堂便慢慢的睁开了眼。

    沈毅堂哪里睡得着。

    他心里头爽。

    只觉得胸腔里一阵一阵的捣鼓着。

    虽然身体有些累,可是心里头却是说不出的舒坦。

    其实,他的身子已经素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早些年生性风流,喜欢胡作非为,常随着一众狐朋狗友外出胡闹,便是闹起来亦是不管不顾的。

    他经历过的女人是不少,无论是府里头的还是府外的,不过彼时人的性子还有些跳脱,大多皆是玩玩,寻欢作乐而言。

    这两年倒是渐渐地收起了性子。

    自从三年前的那件事儿后,对于那档子事儿倒是渐渐地淡了下来。

    除了有一回喝醉了酒差点将屋子里头的蝶艳收用了,这两年来,偶尔到袭云屋子里歇过两回外,倒也好久不曾如此的爽过了。

    只觉得···

    只觉得这一回与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有些不同,除了身体上蚀骨的畅以外,便觉得心下亦是,一波接着一波,一种异样的情绪缭绕于心。

    沈毅堂也说不上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想着、盼着时间永远的就停止在这一刻便好了。

    微微抬着眼,看着趴在自个胸膛上的小人儿,却是如何都瞧不够似的。

    一时,身体里头的火热还没有消散,只轻轻地将春生的身子往下按压着,慢慢的磨着,却不敢太大的动静,只一下一下轻轻地耸动着。

    春生的身子趴在沈毅堂身上,随着他轻微的动作随着上下缓缓地起伏。

    没多久,便听到沈毅堂闷哼一声,总算是泄了身子。

    却见便是昏睡过去的春生亦是忍不住随着呻·吟一声。

    沈毅堂紧紧地搂着春生,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又低下头在她的头顶上亲了一下,一手搂在了她的背上,一只手置于身侧,握住她的小手,这一晚上,才总算是渐渐地消停了下来。

    却说,蝶依等人还候在外头,便是厨房也还有着婆子候着,随时等着叫水呢。

    可是等了又等,已是到了深夜了,还是没有等到任何吩咐。

    其实,蝶依途便抽了功夫过去瞅过一眼。

    只是还将走到厅子里,便听到里头的动静,只听到床被一阵阵大的力道摇的嘎吱作响,期间还不断夹着着女子的哭泣声儿,及男子柔声的哄声儿。

    待到了卧房外头,借着缝隙只瞧见那里头的罗汉床被撞得一晃一晃的,窗幔随着来回晃动,床榻上的纱帘被发放了下来,里头的动静瞧不清楚,只觉得在妖精打架似的。

    蝶依只粗略的瞅了一眼,顿时羞红了脸,便立马步退了出去。

    她亦是个未经人事儿的小姑娘,只当场羞红了脸。

    这会子等了一遭又是一遭,厨房的婆子都过来问过好几回了。

    蝶依这一茬却是不敢在乱瞄了,只侧耳听着,却是半点动静也听不到了。

    思索片刻,寻思着里头应当是安歇了。

    便出来吩咐厨房派个人继续守着,然后明早多备些热水,然后让小蛮先去歇着呢,自个领着个小丫头在偏房守着。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已是到了日晒三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