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33节

作品:《斗春院

    顺着打起的帘子往窗外一瞧,发现外头天气和煦,日头晒得老高了。

    春生哑着嗓子问着:“蝶依姐姐,现在什么时辰呢?”

    蝶依拿了一套崭新的衣裳进来,要伺候着春生穿戴,往日里春生定会有些害羞,定不会习惯于此的,可是,此番浑身酸痛,便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呢,只任由蝶依侍奉着。

    蝶依拿着贴身的里衣过来,嘴里回着:“已经要午时了,我就一直守在这里,瞧你睡得香甜,身子都未曾翻动一下,爷临走前特意吩咐了,不能让你空着肚子睡,我便狠这心将你给唤醒了,这会子是不是饿了呀,厨房里备好了燕窝粥,小蛮等下就端来了···”

    说着,只轻轻地将春生身子上的被子一角给揭开了。

    春生下意识的护住了胸前。

    尤是方才已经瞧见过一遭了,可是此番见了春生身子上那连成片的,蝶依仍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半晌,只叹了一口气儿,轻手轻脚的伺候春生穿戴。

    嘴里有些埋怨的道着:“爷也真是的,竟然对你这般粗鲁,你这浑身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折腾啊···”

    说到这里,只瞧见春生垂着眼,小脸泛着一抹微微不大正常的潮红,面上的表情有些木然,蝶依顿了顿,忙止住了话。

    半晌,只听到春生忽而轻声地道着:“蝶依姐姐,我想要先清洗一下···”

    蝶依立马道着:“好的,水早早便已备好了,你等着,我马上去唤人将热水抬进来···”

    蝶依去后,春生穿着一件里衣坐在床榻上,半晌,只将双腿蜷缩着,双手抱着双腿,脑袋靠在两腿间微微的发着呆。

    面上不悲不喜,心里一下子亦是变得犹如一池死水,无波无漾。

    以往待在府里的盼头,一直便是盼着熬到了出府的那一天,将来可以继续回到家人身边长伴左右。

    可是,现下···

    只觉得仿佛会被永远的困在了这座宅子出不去了似的。

    她的身子上已经打下了他沈毅堂的烙印了,她从今往后便是他沈毅堂的女人了,她的一生,都与他绑在了一起,似乎永远也撇不开了。

    春生的目光有些呆滞,一时瞧到了褥子上的那一抹鲜红,春生愣愣的盯了许久,眼圈一红,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门外,蝶依领着几个丫鬟将热水抬了进来,春生偷偷地抹了眼泪,在蝶依的搀扶下清洗了身子,后又尝了几口粥。

    她才将起身的功夫,一众丫鬟们便将床榻上重新收拾干净了,春生却是未曾看一眼,直接绕过了屏风,回到了自个的屋子里,趴在了自个的床榻上缩成了一团,便又重新睡下了。

    春生此番一连着在床榻上躺了好几日。

    沈毅堂这几日似乎皆有些繁忙,一出府便是一整日,往往直到大半夜才回。

    男人们的政事儿通常极少会与后院们的女人们商议的,便是要商议,亦是与正房的太太进行协商,院子里的妾氏、丫鬟们通常是不会管那么多的,她们的任务只有一条,便是伺候好主子。

    无论多晚,他总是会回的,春生睡在了自个的小次间,他每回回来春生皆尚不知情,只是,每日早起却是皆从他的床榻上幽幽转醒的。

    这一晚,春生睡眼朦胧间,只似乎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她这几日身子疲乏得很,尤其嗜睡,只觉得意识尚且还有几分清明,可是眼皮子却是一点点,一点点的拉拢着了。

    迷迷蒙蒙间,感觉有人正迈着步子往自个的床榻前慢慢的靠近。

    沈毅堂一回府就直接不带停歇的直径往自个院子里回。

    他晚膳在府外用了,回来洗漱的时候在厅子里喝了碗热汤,这会子便直径进了卧房。

    卧房里点了灯,里头静悄悄地。

    丫鬟们在外轻手轻脚的备水,沈毅堂边走边解了腰间的腰带随手扔在了地毯上,又褪去了外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那边沐浴的热水备好了,沈毅堂大掌一挥,就将下人们打发了下去。

    自个袒·胸·露·脯的便往隔壁的小次间走去。

    这日饮了些酒,只觉得浑身燥热,脑子里也有些轻飘飘的。

    沈毅堂熟门熟路的走到床边,一屁股就坐在了床榻上,瞧见被子里伸出来了一颗小脑袋,轻轻的闭上了眼,小脸睡得红扑扑的,一张小脸乖巧可爱。

    沈毅堂凑过去往她脸上亲了一口,按照这几日的习惯,将被子轻轻的一掀,就轻而易举的将里头的人挖着抱了起来,只踏着大步往自个的卧房走去。

    春生在沈毅堂靠近床榻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醒了。

    她只感觉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

    春生有些紧张,被子下的双手紧紧地捏紧了,里衣里的身子都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随即,只感觉脸上一湿,她整个身子就被凌空的抱了起来。

    春生大惊,下意识的想要睁眼挣扎,可是,她心却又十分害怕。

    她有些害怕沈毅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她知道她这几日皆是与他同床共枕的,只是他归时她已经歇息了,醒来后他早早的便出了府,感觉自从那日以后,好似还从未见着过一般。

    她不知道清醒的时候该怎样与他共处,尤其还是同处在一张床榻之上。

    她怕他又要···

    那日的经历过于惨痛吓人,春生不敢在回忆。

    春生只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装作熟睡了。

    只感觉他将她放到了自个的床榻之上,将被子轻扯了过来与她盖上了,然后立在床榻边似乎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移步浴房。

    待沈毅堂离开了以后,春生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顶部精致的幔帐,眼睛一眨不眨,身下的被褥柔软如斯,只觉得将她整个身子包围在一片云彩,她僵着却是一动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