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38节

作品:《斗春院

    就在春生发呆的空挡,只忽然听到了隔壁卧房传来了些归莎的声音,嘴里不时道着:“轻点,莫要磕坏了···”

    似乎正在指挥着搬东西了。

    一转眼,就从屏风那头探着身子进来了。

    笑着看着春生道着:“怎么老窝在屋子里发着呆啊,小心给闷坏了,想来也是怕你闷着呢,爷前头走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了,要咱们多陪着你说会子话聊会子天呢!”

    春生看见归莎见来了,忙让她坐下,要去给她倒茶,归莎忙接过了她手里的小银壶,道着:“我来——”

    反倒是先给春生倒了一杯。

    春生接了,却是没有吃,只问着那头在搬些什么东西。

    归莎闻言,笑着拉着春生的手走了过去,指着道:“喏,爷特意派人送过来的,吩咐着摆在卧房里,说怎么摆摆放在哪个位置,全听你的安排——”

    春生顺着瞧了过去,只瞧见几个下人们正小心翼翼的抬了一道古梨花木材质的梳妆台抬了进来,后边还有几人抬了两个木箱子,一副躺椅之类的摆件。

    箱子里是特意为春生制的衣裳,梳妆台是特意摆放在卧房里替春生添置的,省得老磨磨蹭蹭的窝在隔壁的小次间里不出来。

    至于那躺椅,春生不知道有何用途,好在沈毅堂的卧房极大,便随手指着摆放在了窗子下。

    沈毅堂卧房里的摆设精美奢华,里头其实是有股子偏男子的雄浑雅致味道的,只不知不觉的,就渐渐地添上了许多偏女性的物件,像是梳妆台,美人塌,春生的物件也渐渐地越添越多。

    她的衣裳首饰有时候尚未来得及收拾,就随手搭在了屏风上,美人榻上是遗漏的帕子,几子上散落着绣花的绣绷,针线之类的,皆是她的私有物品。

    一切悄无声息的在变化着。

    春生往日里没怎么在意,只觉得那沈毅堂一走,自个就立马回到了自个的小次间里去了。

    这会子远远地瞧了过去,才发现,甭管如何避着,但凡相处在一处,有些东西是永远也抹灭不掉的,都里头满满当当的都混着自个的痕迹呢!

    春生忽然之间心里头有一丝慌乱,只觉得时时刻刻刻意的逃避着,安慰着自个,让自个莫要多看,莫要多想,得稳住心神,无能为力的时候,就让时间去决定着一切吧。

    说不定待时间长了,说不定倦了,厌了,届时又是一派新的局面,届时在做新的打算吧。

    其实她心里始终知道,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假象而已罢了。

    不只盯着瞧了多久,春生忽的醒悟过来,只猛地抓紧了一旁归莎的手,嘴里喃喃的道着:“归莎姐姐,我想要出府一趟——”

    归莎见春生方才还好好地,只不知怎地,忽然之间呼吸就急促了起来,默默地盯着她瞧了一眼,拉着她的手回着:“你的休值,现如今可不归我做主,你得去与主子爷说。”

    顿了顿,又问着:“是不是想家里呢?”

    春生只胡乱的点了点头。

    第149章 |

    那边的果脯铺子弄好之后, 林氏曾托人过来给春生捎过一回信,还连带着捎了许多果脯给她尝鲜。乐--

    以往庄子里路途遥远,两三个月才能回一躺,此番就挨着没几条街,该是方便许多呢。

    可是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春生起先日日胆战心惊, 担惊受怕的, 到这几日的心如止水, 又一团乱麻,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

    又或者,她现如今的这番情景,她委实怕家里, 怕母亲担忧, 便下意识的躲避着。

    现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她该如何与母亲说得出口呢?

    一时又想到夜里沈毅堂的那番话,春生只觉得有些烦闷无章。

    日日窝在这间屋子里,她只觉得要透不过气来了, 她想要出府一趟,想要与家人在一起。

    这日晚上洗漱后,春生难得没有那么的歇下, 只穿了身轻便的衣裳坐在窗子前,手里拿着针线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络子,一直等到了来了几分睡意,那沈毅堂还未曾回来。

    沈毅堂这段时日委实繁忙, 春生不由又想起他说什么来着,好似说过段时日得出趟远门吧,不知奔波的事儿是否之相关。

    一直将要到了落灯时分了,前头打发小厮过来知会,说是今夜在衙门处理公事便不回了。

    蝶依见春生还未曾入睡,忙过来告知她。

    春生也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微微叹息了一下。

    沈毅堂这么一忙,就一连忙活了好几日,皆是彻夜不归的。

    期间春生到书房去过两趟,每日上午在卧房进行打扫,将两间屋子上下打扫干净,晌午睡上一个时辰的午觉,下午便到书房与莞碧说会子话,看会子书籍打发时日。

    这日刚从书房回,正预备踏进屋子,忽而瞧见蝶依远远地迎了上来,脸上表情好似有几分焦急,只几步走了上前,有几分激动的小声地凑到春生的耳边道着:“春生,你可回啦,正要去寻你的,老夫人院里的莺儿姐姐方才过来了,说老夫人要唤你前去问话呢!”

    春生听了一愣,还未曾说话,又见蝶依扭头往正屋那头张望了下,又继续道着:“听说主子爷方才也回府了,这会子就在世安苑给老夫人问安呢,太太也在,这会子派人过来唤你,不知所谓何事,不过大家私底下皆在相传,定是要——”

    说着冲春生眨了眨眼,脸色含着喜色道着:“总之应当是喜事儿吧,你些收拾收拾,莺儿姐姐还在厅子里等着你了——”

    蝶依挤眉弄眼着,她以为的喜事,春生自己听得懂的。

    只是,春生微微皱眉,她那日分明听沈毅堂说得真切,关于那事儿,他是自有安排的。

    春生心里一时没底,不过老夫人的通传,到底耽误不得,春生便随着蝶依匆匆的往里去了。

    春生一过去,便瞧见屋子外有几个小丫头正尖着耳朵躲在门外偷听着,见春生与蝶依过来了,立马恭敬的打了个招呼便各自散去了。

    往里一走,便瞧见一个身穿桃红色的裙子的圆脸女孩儿正在厅子里等着,归莎正拉着她的手与她说着话呢,后头小蛮手里提着个小银壶静静的候在一侧。

    那圆脸的姑娘便是老夫人跟前得力的莺儿,只见她十六七岁芳龄,身形略显丰盈却并不显胖,肌肤白嫩如雪,生了一对弯弯的月牙眼,圆圆的脸上还生了一对小酒窝,生得十分的讨喜。

    去年被抬了一等,与云雀两个一左一右侍奉在老夫人身侧。

    云雀稳重周全,莺儿伶俐讨喜,两人深得老夫人的喜爱。

    春生因着绣心的缘故,与莺儿打过几次交道,两人算是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