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39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一进去,便笑着打招呼,唤着:“莺儿姐姐。”

    莺儿见了春生,忙过来拉着她的手道着:“春生妹妹,你来了。”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春生一番,只连番夸赞了一番。

    末了只对着春生道着:“老夫人还在等着呢,咱们边走边说。”

    一时,春生便跟着莺儿一道往世安苑前去。

    待出了斗春院,便见莺儿脸上的笑渐渐地止住了,只有几分担忧的冲着春生道着:“妹妹,我方才瞧见屋子里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你等下过去的时候···心里得有个底儿才好···”

    原来方才莺儿并不在屋子里伺候,她是亲自去厨房替老夫人端药膳去了,那会子刚踏进屋子,便得了这么一个吩咐,便匆匆的赶来了,只冷眼瞧着里头的氛围有些诡异,她一时也说不上来。

    春生听了心里头一沉。

    却仍是捉摸不透,她日日身处在斗春院,几乎是极少踏出过院外的,按理说该不会犯什么事儿,招到啥忌讳才是,可是听莺儿这般描绘,她的心里一时没底。

    若说这么久以来能够让她心虚的事儿倒是有那么一件,又想到那沈毅堂与太太苏氏皆在,春生微微皱眉。

    罢了罢了,横竖有什么事儿待会子过去便知晓了,自个在这里瞎琢磨亦是枉然。

    且,此番一连着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春生觉得,便是连天塌下来,她都会不惊不乱了,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她都经历了,其余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世安苑。

    院子极大,老夫人喜欢热闹,往日里各处皆是小丫头们穿行说笑的欢乐声,可是这会子整个院落却是静悄悄的,门庭幽静,有几分森严,无人敢大声喧哗,一看便知与往日不同。

    春生随着莺儿往里走的时候,恰巧碰到一位嬷嬷恭敬的将济世堂的徐大夫打里头送出来。

    这位徐大夫之前给春生诊过脉,春生有几分印象,一出来,春生一眼就认出来了。

    徐大夫目不斜视的从她们身旁经过。

    春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心却是渐渐地下沉。

    莺儿先进去报备,春生在外候着,不多时,便瞧见莺儿复挑开帘子出来了,只冲着春生招了招手,春生便垂着头,慢慢的跟着莺儿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进去。

    屋子里一时寂静无声,静得有几分诡异。

    待进了屋子,一眼便可以瞧见老夫人正歪在正对面的罗汉床上,一头银丝被一丝不苟的盘起,额间佩戴着抹额,穿了一身墨绿色的鲤纹锦缎,显得精气神十足,正眯着眼,一动不动的向着这边看过来,脸上不喜不怒,叫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而一旁太太苏氏正侍奉在一侧,青丝高盘,头上绾了一个贵气的抛家鬓,戴着一支八宝金钗,简取奢。身上穿了一身暗红色的锦褂,面上擦了些粉脂,五官寻常,满色淡淡,却显得有股子云淡风轻的气势。

    下边太师椅上,坐着个熟悉的身影,这会子却是正襟危坐,难得没有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春生进来的那一刻,他的眼就立马直直的看了过来。

    春生不过粗略的瞧了一眼,瞧见他的左手随意搭在了椅子的靠背上,上头平日里形影不离的那个护腕不知何时已经被取了下来,此刻上头正缠绕着白布,似乎被重新包扎过了。

    春生明显一愣,大概总算知晓老夫人将她唤来的原因了,尽管之前已经隐隐猜到了。

    她飞的瞧了一眼,便立马垂下了头,只盯着自个的脚尖,不敢抬头四处张望。

    待走了一阵,莺儿屏着气息,恭恭敬敬的道着:“回老夫人,春生已经带到了···”

    莺儿话音刚落,春生便立即跪下磕头,道着:“奴婢给老夫人、给爷、给太太问安!”

    老夫人没有叫起,只慢慢的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缓缓地打量着跪在地上的春生。

    春生现如今正处在长身体的时候,可谓是一天一个样儿,这段时日身子愈发长开了,且已渐知情·事,日夜受到了浓情浇·灌,只觉得脸上青涩与娇媚并存,一时让人移不了眼。

    老夫人对春生是有些印象的,当初瞧见她身子小小的,浑身怯怯的,却又强自端得一副沉稳的做派,且生得貌美伶俐,便觉得印象不错。

    可是此番只见她容貌愈加迤逦,秀美绝俗,只见眉翠唇红,齿如含贝,气若幽兰,年纪虽不大,可峨眉淡蹙间,却已有勾魂摄魄之态呢。

    老夫人眯着眼盯着春生瞧着。

    没有叫起,春生便一直跪着。

    坐在老夫人跟前的苏氏神色淡淡,看了底下的春生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沈毅堂看不下去了,欲走过去将春生给扶起来,这是他平日里悉心呵护,捧在手心里的人儿,委实见不得她遭受半点儿委屈。

    哪知,刚欲起身,老夫人一个眼神就给瞪了过来。

    沈毅堂有些为难,一方面不想忤逆自个的母亲,另一方面怕惹得老夫人不,结果到头来遭受的还是那小丫头。

    便一时忍着,只眼睛一直不由自主的粘在了她的身子上,舍不得移开。

    半晌,才听到上头老夫人淡淡的道着:“你们家主子手上的那道伤是你弄的?”

    老夫人话说的极慢,语气亦是淡淡的,不辩喜怒。

    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答案。

    第150章

    春生只规规矩矩的跪在了地上,见老夫人这样开门见山的直接发问,闻言,睫毛轻颤。

    半晌,只如实回着:“回老夫人的话,爷···的伤确实是奴婢造成的,奴婢罪过,奴婢···奴婢甘愿受罚。”

    问话的人开门见山,言简意赅。

    回话的人亦是供认不讳,丝毫不见隐瞒及推脱。

    老夫人定定的打量着春生,许是没有料到她会这般干净利落的不打自招吧,半晌,只微微眯起了眼。

    她还以为多少会求饶,或者哭诉之类的,却不想直接揽了过错,不做任何辩解。

    老夫人只将春生看了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