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41节

作品:《斗春院

    老夫人说得极慢,便是面上甚至都不见任何怒气,只是老夫人双目如炬,本就是出身世家,乃是为簪缨之族的贵夫人,又见识多广,身居内宅高门整整几十年威严屹立不倒,她见证过两朝更新换代,培养子成才,女成贵人,这样的人物又岂是个简单的。

    定定的盯着一个人的时候,只觉得有股深深的压迫感,令人无处遁行。

    春生只咬了咬牙,脸上一片苍白,她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只觉得老夫人的视线就像是一把刀,平静,却是极为缓慢的一寸一寸将她凌迟着。

    而心底亦是有股子酸涩感,只觉得有股愧疚油然而生。

    她并不知,她将他伤得那样深···

    可她的的确确的是用尽了平生最大的力道了啊,她那一刻明显是有些魔障了。

    早该知道的,他留了那么多血,他的皮肉都将要分离了,他痛得青筋都要暴起来了。

    他还将伤口日日闷在了护腕里。

    她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

    春生的眼眶一红,只伏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着:“皆是我的过错,我···奴婢自知罪过,愿意接受任何责罚,便是将奴婢打了板子或是···或是直接发卖了,奴婢亦无任何怨言,还望老夫人宅心仁厚,不要牵连到奴婢的家人们,奴婢任凭老夫人发落···”

    顿了顿,只小声的呜咽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只这一句声音极小,怕是出了她自个外,尚且无人听得到吧。

    老夫人看着春生匍匐在地,微不可察的轻叹了口气儿。

    老夫人早年的性子气势凌云,并且是有些吹毛求疵的,眼底最是容不得沙子了,亦是嘴容不得挑战主子权威的奴才了,若是彼时年轻那会儿遇到了这样的事儿,早就命人推出去直接将人给处置了,哪里还容得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可是,自人老了以后,心性反而愈加平衡了许多,尤其是重病以后,只觉得便是连多一天的寿命都像是捡来的似的,心性也随着愈加的豁达,性子愈加的和善了,对人对事也随着多了一分怜悯及宽容。

    方才还觉得极为恼恨的事儿,一转眼,只渐渐地心平气和了。

    老夫人轻叹了一口气儿,见一旁的苏氏看了过来,半晌,老夫人只开口却是对着一旁的苏氏道着:“犯了错就该受罚,若是此番就这样轻轻地揭过了,难免不能服众,往后还如何管教府里的下人,既然现如今由你掌着家,此番便由着你来发落吧···”

    老夫人话音刚落,便见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沈毅堂忽然从座位上立了起来。

    第151章 |

    沈毅堂直接走到春生跟前, 提着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都拉了起来,春生一时不察,整个人都被带得有些踉跄。

    沈毅堂手臂箍着她的腰身,将人扶稳了,抬头便对着老夫人笑呵呵的道着:“太太, 这人训过就得了, 哪里还用的着在发落···”

    顿了顿, 又继续道着:“这小丫头乃是儿子房里的人, 又不是寻常的婢女,横竖往后儿子是要抬举她的。再说了,那点小伤就跟挠痒痒似的,哪里有说的那样严重, 她又不是有意的, 太太就别操心儿子屋里的事儿呢, 免得费了心神···”

    老夫人听了,却是强忍怒笑着:“是个丫鬟姑且只算个以下犯上,可若是你屋子里的人, 这人还未抬举就这样放肆,倘若往后抬了主子,那岂不是要上天了不成?”

    春生听了只咬牙垂目。

    沈毅堂摸了摸鼻子, 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顿时就笑了起来,嘴里着道:“您看这幅小模小样,胆子就跟只小兔子似的战战兢兢, 这样的如何上得了天啊,太太,您可真是太抬举她了···”

    顿了顿,见老夫人还有余气未消,只挑了挑眉,旁若无人的道着:“说来,这事儿还真是不能怪她,是儿子让帮着瞒着的···”

    说到这里,只神色似乎有些怪异,“您也瞧见了,这丫头身子骨太小了,哪里就经受得住儿子的折腾,头一回,她都疼的要断过气了,腮帮子都要咬断了,儿子正在关键时刻,哪里停得下来,这不,便将手伸了过去···”

    沈毅堂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见老夫人只忽然间就睁大了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在这里满嘴胡说八道些什么,还不些给我住嘴,你平日里口无遮拦就算了,如今···怎能···怎能这样胡言乱语,不知轻重,真是要气死老婆子我了···”

    老夫人面色稍毋,气得满脸通红。

    这样堂而皇之的就将床帏之事张口就来,能够说着这样混账话的,满宅子除了这沈毅堂还有谁能够这样气定神闲的说出口。

    屋子里都是些伺候的丫鬟婆子,只瞧见身后的嬷嬷听得满脸的尴尬,但到底是过来人,强自端着,可是底下那些个丫头却是各个红了脸,只埋着头,手里的帕子就要搅断了。

    便是连坐在老夫人身旁的苏媚初亦是听得满脸的报涩,尽管端得一副云淡风轻,但是脸上明显已是晕红一抹了。

    而春生的脸要红得滴出血来了,她简直要哭出了声儿来,只紧咬着双唇,垂下了头别开了脸。

    沈毅堂大掌轻抚了抚她的脑袋,将她的脸埋在了他的怀里。

    嘴上却仍是嬉皮笑脸的道着:“这本就是儿子的床帏密事,哪里就乐意说不来,还不是见事儿闹大了么。若是让旁人知晓了儿子在床榻之上被人咬成了这样,还不得让人给笑话死啊?且小丫头还这般小,将来传出去还不知道传出些个什么名堂来,什么‘恋童癖’,‘自虐’之类的,儿子脸皮厚,甭管外头传些什么,自是不会在意的,只儿子虽爱胡闹,多少还是顾忌着咱们沈家的脸面的,是以,这才瞒了下来···”

    顿了顿,又看向老夫人问着:“您说,这些都是儿子风流好色造成的,关人家小丫头什么事儿,人家兴许还觉得委屈上了呢···”

    顿了顿,又小声的嘀咕了了句:“躺在床榻上几天下不了地,这才刚好,又是责罚又是发落什么的···”

    老夫人见他越说越起劲,只怒骂着:“孽障,还不些给我住嘴···”

    沈毅堂只摸摸鼻子,见好就收。

    老夫人气得满脸通红,其实,兴许也不见得多恼怒,并未曾气着身子,不过是被那些个荤话给气得脸红脖子粗罢了,不然沈毅堂也不会说得如此起劲呢。

    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

    当然,只是对其他人而已,对于沈毅堂来说,他兴许不知尴尬为何物吧。

    一旁的苏媚初见状,看了底下的沈毅堂及他怀里的春生一眼,沉吟片刻,只淡笑着对老夫人道着:“母亲,既然是闹了个误会,现如今也解开了,媳妇正好省下一茬,也好躲个懒。”

    顿了顿,又道着:“我知道母亲其实也不乐意动罚的,不然也不会将这事儿派给媳妇了,母亲,爷日日在外奔波,已经好几日未曾回府了,母亲不日日念叨着么,这会子好不容易回来了,怕是连口热茶都未来得及喝上一口吧,既然事情是个误会,那便就此揭过了吧,省得闹腾得人尽皆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儿呢?”

    说着,方又道着:“媳妇这就去吩咐厨房,晚膳为爷备一桌爽口的酒菜···”

    说着看向了沈毅堂,神色如常的道着:“爷晚膳莫不过来陪着母亲一道用吧,母亲好几日未曾瞧见爷,嘴里都念叨了好几遭了···”

    苏媚初三言两语就避重就轻的将春生的事情给揭了过去,继而将话题引到了旁的事情上。

    老夫人闻言,瞧了苏媚初一眼,面色稍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