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47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闻言,欣喜了半天却不想只允了她半日的假,又想着她不过是才说了一句,他就没完没了呢。

    一时瘪了瘪嘴。

    却不想恰好别那沈毅堂撞了个正着,只见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眼底一片讳莫如深。

    春生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又有些心虚,只小声地道着:“我···我用完了···您您慢用···”

    沈毅堂却是忽然冲着身后的蝶依与小蛮摆了摆手,道着:“你们两个退下罢···”

    见下人们退下以后,沈毅堂只眯着眼捏着春生的下巴道着:“好你个小家伙,竟然敢当着下人的面直接给爷甩脸子,还真当爷治不了你了是罢!”

    春生瞧见沈毅堂的眼神有些危险,只忙道着:“我···我没有···”

    顿了顿,见那沈毅堂步步逼近,便觉得不知又要如何胁迫她呢,所幸半罐子半摔着,只壮着胆子道着:“是爷太过于小气了,奴婢想念家里想念得紧,这会子好容易回家一趟,爷才允了奴婢半日的假期,半日哪里够啊!”

    沈毅堂听了,却是气乐了,只瞪着眼,没好气的道着:“爷好心好意陪着你一道去探望你家里人,要知道这可是天大的脸面,你竟然还敢嫌弃。”

    又道着:“半日的假期哪里就不够了,你可晓得,爷往日里半日的时辰有多珍贵,外头好些名门贵族子弟上赶着见爷一面都困难,你如今倒好,竟然还敢嫌弃爷,看爷不好好收拾你——”

    说着,只拉着春生的手就将她整个人往自个怀里拉,春生猝不及防的就跌坐在了他的腿上。

    又见他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春生直接趴在他的腿上了,春生不由有些慌了,只挣扎着道着:“您要做什么,些放开我,放开我——”

    只见那沈毅堂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固定住了,只伸着手去拨弄她臀部上的裙摆,只将裙摆佛到了一旁,隔着亵裤,就举着手掌往她屁股上招呼着。

    那一巴掌上去,力道不轻不重,不痛,却让春生羞耻不已。

    春生只扭着身子挣扎着:“您放开我,放我下来···”

    沈毅堂又往她的屁股上抽了一下,只咬牙质问道着:“还敢不敢嫌弃爷?还敢不敢与爷顶嘴?嗯?”

    春生只咬着牙,梗着脖子不说话了。

    只见那沈毅堂嘴里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威胁着:“哼,不说话,爷叫你不说话——”

    说着,大掌抓了春生腰间的亵裤往下一扒,就露出了两瓣白嫩嫩的臀瓣。

    沈毅堂瞧得眼底一暗,只轻轻地往那臀瓣上一拍,便听到了一阵清脆的拍打声儿。

    两人均是一愣。

    半晌,只听到底下的春生轻轻地抽泣出声了。

    沈毅堂低头一看,只见她的一侧臀瓣上浮现了一道明晃晃的手掌印。

    沈毅堂怔住,他下手的力道明明很轻的,他怎么舍得用大力去扇她啊,可是听着那清脆的巴掌声,着实憷人,在加上春生细皮嫩肉,肌肤又白又细腻,那薄薄的皮儿,只轻轻一捏,便觉得立马能够捏出水来似的。

    这会子才轻轻地一扇,没有想到却是直接将人给打哭了。

    沈毅堂本是逗着人玩的。

    只春生委屈的哭了出来,沈毅堂连忙替她将裤子穿好了,又将人捞着抱好了,让她坐在腿上,忙哄着:“哎,哎,你莫哭了,爷是与你闹着玩儿的,莫哭了,爷没想打你的,嗯?”

    春生只别着脸不去看他,不理会他。

    其实并不疼,只是她都这么大的人呢,却被人当场扒了裤子开打,这该是件多么令人羞耻的事情啊。

    春生觉得有些委屈,屈辱,又一时想到了这一连着好些日子遭受的罪,遭受的委屈,便一并爆发了。

    他总是这样,只顾着自个活,完全不顾忌着她的感受。

    她都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了,他还在那里横冲直撞着。他明明知道她脸皮薄,还总爱在窗子底下欢爱着,有时,还特意令伺候的下人们进来伺候着,觉得刺激。

    他只顾着自己的*,自己的情趣,完全不顾她的死活。

    这会子,他觉得好玩,他觉得有趣,却是压根就不顾及她的屈辱。

    春生也不知怎地,只觉得眼泪像蓄满了一座堤坝似的,泪水就不受控制似的滚滚落了下来。

    沈毅堂见春生哭得伤心,真的有些慌了,只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柔声抚慰道着:“好了好了,乖,别哭了,好不好,丫头,爷真的不是有意的,你莫哭了,爷给你赔不是了成不成?”

    顿了顿,见春生依然只顾着红着眼独自流泪,都不看他一眼,沈毅堂只将人又搂紧了几分,凑过去亲她,将她流的泪都悉数给吃了,嘴里喃喃的道着:“你不喜欢这样,爷往后便不这样了,爷往后再也不打你了,你不喜欢哪样,你与爷说,爷都依着你,好不好?”

    说到这里,见春生睫毛轻颤,沈毅堂顺势继续道着:“爷说的都是真的,你想要在家里多待着,爷便依着你便是呢,待到晚膳后——”

    顿了顿,又咬了咬牙道着:“爷许你待到明日,允你在家里住上一晚还不行么,这可是爷最大的底线了,你莫要在与爷讨价还价了···”

    边说着,边吻着,感觉怀里春生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只一直都不曾搭理他,别着脸,咬着牙,视他为无物。

    直到晚上躺在躺在床榻上歇下了,沈毅堂抱着死命的哄了许久,便是连睡着了过去,都在背对着他躺着,仍在怄着气呢。

    沈毅堂摸了摸鼻子,心道着,自个真是自作自受啊!

    一时,见人睡着了,便轻轻地拉开了春生的裤子,见臀瓣上还有道鲜明的印记呢,不由叹了口气,只伸手探过去轻轻地抚摸着,半晌,寻了药膏过来替她擦了药,这才搂着人一并睡去了。

    第156章

    第二日天还没亮春生便早早的醒了,昨晚本是装睡,结果装着装着就真的睡了过去,许是心里头搁着事儿,睡得并不踏实,半夜醒了好几遭。

    这会子一睁眼,便瞧见身边的人还没有醒呢,长手长脚的全搭在了她的身上,长臂揽着她的腰,大腿亦是搁在了她的小腿上,他身子骨强壮,春生被压得动都动不了,不由轻轻地推了一下,可那一副身板却是根本纹丝不动。

    春生瞧了一下外头的天色,天还没有全亮了,外头还泛着一片迷蒙,只她心里头惦记着回家的事,如何都睡不着了。

    只是到底时日还早,外头的丫鬟们也都还没见起呢,一时睡不着,便抬眼瞧了眼身侧的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