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59节

作品:《斗春院

    这治得住他的人是谁,席上的自是心知肚明。

    这瞿三儿家有二宝,一是元陵知府瞿英伟,瞿三儿家的老头子,乃是个呆板迂腐的老头子。

    这二嘛,自然是瞿三屋子里头的母老虎呢。

    这瞿三向来嘴上逞能,实际上啊,乃是个惧内,又被家管制得死死的幺子。

    嘴上虽有些不着调,不过为人却也算正派,且重情重义,现下身上虽尚且无正经公务,但近年来却也渐渐的着手开始在老子手下干起了跑腿活计,虽是些闲差,却也在做着实事,渐渐地倒也算是在衙门里头摸出了些门道。

    这瞿三打趣不成,反倒是被人打趣了,却也不恼,只摸了摸鼻子,道着:“弟弟难得出来消遣一遭,爷就别提这一茬扫兴的了吧,来,弟弟敬五爷,敬哥哥一杯!”

    说完,举杯一口干了。

    沈毅堂挑眉,倒也随着干了。

    沈毅堂这几日的兴致委实不错,走路皆是带着风,飘飘然的。

    大家伙都瞧得出来。

    吃了几巡,只见坐在一旁的唐宴新忽地亦是端起了酒杯,趁机举着酒杯道着:“弟弟此番也得要敬哥哥一杯。”

    说到这里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揣摩着沈毅堂的神色,腆着脸道着:“上回在哥哥府里,弟弟一时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唐突了小嫂子惹得了哥哥不痛,哥哥虽大度未曾与我这个做弟弟的计较,但是,弟弟至今却也一直耿耿于怀,今日难得咱们哥几个又聚在了一块儿,弟弟在此,再一次郑重的像小嫂子陪个不是,还望哥哥替弟弟将话带个小嫂子听,此番,弟弟话不多说,先干为敬!”

    说罢,只端着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即,又一连添了两杯,一口气直接干了三大杯酒。

    三杯过后,脸上开始酒气上头。

    原来自那日到沈家为老太爷祝寿后,沈毅堂一直外出公干,一连外出了好几个月,此番回得元陵,竟似乎忙碌得紧,只将一干人等的拜帖都给推了。

    但是,后来唐宴新却得知,实则那沈毅堂与瞿三,与江俞膺几个倒是私下聚过几回。

    沈毅堂本就与瞿三自小光腚长大的,这里头的情分可想而知,自是要比寻常几个亲近些,自是无可厚非。

    而后又在巡抚大人手下公干,这两年似乎与江兄同进同出,这二人自然交集颇多,反倒是衬得自己,与之疏远几分。

    平日里哥几个皆是一同出去吃酒玩乐,便不觉得,可是此番,唐宴新却明显察觉到,确实是要疏远开来呢。

    自上回沈家那件事情过后,这还是头一遭将人给请出来呢,面上宴客的是瞿三的名义,其实私下花银钱的实则是这唐宴新。

    那日过后,堂宴新见沈毅堂似乎未将事情放在心上,过后心里又寻思着不过是个小丫鬟,都还未曾被抬举过呢,又见沈毅堂事后面色与往日无异,想着他院里的美人众多,许是并未曾放在心上。

    且那沈毅堂往日所颇不着调,却也知晓,其实是个重情义的,寻常在这元陵城一般人人虽并无人敢得罪他们,但是在外头,甚至在那天子脚下,他们这些的,便算不得什么呢。

    但是,但凡出了这元陵城,那沈毅堂大名在外,只要是有他在的地方,少不了会庇护一二的。

    想着都是自家兄弟,许是并未曾放在心上。

    这般想着,便将这一茬彻底的丢在了脑后。

    甚至,偶尔在府里,撞见些个生得漂亮伶俐的小丫鬟,还会时不时的想起沈家那个,当夜回去,便收用了个,亦是个年纪小的,生得可爱水灵,着实让唐宴新新鲜了好一段日子呢。

    唐宴新心大,早早的便忘记沈家那一茬呢,但便是在如何心大,旁人有意疏远着,这样的事儿还是能够察觉出来的。

    唐宴新心里有些发急,自个并未曾惹怒了那位主啊,还是后头逮着瞿三儿去寻对策,经过他的提点,这会渐渐地意识到,竟然还是为着那桩子事儿。

    从那瞿三儿嘴里得知,原来早些日子,那瞿三儿随着沈毅堂一道特意逛了一趟珠宝铺子,精心挑选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首饰,并非那首饰多么价值连城,而是竟然是十分认真,十分耐心的亲自去挑选的,这才得知竟然是送上回那个小丫鬟的,沈毅堂此番对那小丫头竟然是十分上心的意思呢。

    唐宴新得知此事后,背上都出了一身冷汗呢。

    是以,这才寻着瞿三儿一道,特意摆了个宴,一是为着沈毅堂践行,这二么,便是唐宴新想借着这一茬,与沈毅堂重新修复关系的。

    此番,唐宴新一连着喝了慢慢的三大杯,许是喝得又急又,一时冲头,眼里不由有些恍惚。

    沈毅堂起先面上一直挂着似是而非的淡笑,只那笑意却是未达眼底,此番见状,不由微微眯起了眼,半晌,却也举着杯子受了他敬的酒。

    唐宴新见到他这个举动,心下一松,便知道该是受了他的意,心里不由了一口气。

    一旁的瞿三儿与江俞膺不由对视了一眼,皆是笑了笑。

    恰逢那正在唱曲儿的头牌雅妓涟羽姑娘一曲作罢,只将手的琵琶随后递给了身后的小丫头,涟羽姑娘端着杯酒杯过来与众人敬酒。

    末了,却是在一旁的沈毅堂身侧坐下了,只复又单独敬了沈毅堂一杯,嘴里柔声道着:“五爷多日不来,怕是都要不记得奴家了吧?”

    众人对视了一眼,眼不由泛起了笑意。

    这涟羽姑娘生得绝色,虽人算不得年轻,已有二十出头了,这在这花柳场所已算不得好年纪了,可是她虽已不在青涩,却风韵犹存,那种女子身上特有的媚态,却也不是稚嫩的小丫头能够比得上的。

    这但凡身居高位者,大多数都是到了一定的年龄,大抵反而喜欢这一类颇具风情的女子吧。

    且这涟羽姑娘还生得一副好嗓子,弹得一手好琵琶,偶尔诗词歌赋亦是能够张口即来,是以在这雅望楼里,乃是颇有些花名的。

    涟羽对沈毅堂有意,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以往,那沈毅堂但凡来了,亦是会点着她的名讳,钦点她侍奉身侧,虽并被将人收用过,不过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乃是最为寻常的事儿呢。

    若是在往常,那沈毅堂定会调笑着,与之喝个交杯酒之类的,这一日,却仅仅只是与她碰了个杯,神色淡淡的道着:“怎会,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啊···”

    嘴里虽依旧调笑着,却只举着杯子置于唇边轻轻抿了一口,在无多话了。

    涟羽睫毛轻颤着,眼底有些黯淡,面上却依旧笑着道:“五爷只嘴上说的好听,却不知心里头是不是这样想的呢?”

    说着一只手缓缓地攀附在了他的肩上,顺着往下探,只轻轻地抚摸着,抚摸到了沈毅堂的心口处,伸手挑逗似的点了点。

    宴席上的人见状,皆看了过来,对于这样的举动却并不觉得稀,要知道这可是些个风月场所,到得此处的皆是过来寻欢作乐的,便是现下,每个人身侧都有名歌姬随身伺候着呢,兴致上头,搂着喂几口酒吃着,摁在怀里亲嘴什么的,都算不得稀。

    却见那沈毅堂侧眼看了身侧之人一眼,只见那涟羽面上擦着厚厚的粉脂,瞄着细长细长的柳叶眉,嘴上抹了艳红的口脂,瞧着容貌迤逦,衬托得整张脸绝美魅惑,该是他以往喜欢的才对。

    可是脑子里不其然的浮现了一张干净素净的小脸,春生不爱侍弄这些,整日里素着一张脸,最多便是抹了些口脂罢了,沈毅堂兴致上头,总爱逮着她要替她描眉,他喜欢看她为着他上妆精容,只春生总是不耐烦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