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60节

作品:《斗春院

    可是这会子瞧见了眼前这样绝美的妆容,不知为何,沈毅堂心里忽然觉得还是春生那样的让人觉得舒爽好看,他喜欢亲她的脸,亲她的嘴,满嘴下去,一阵柔软细腻,而不是这样的满面脂粉,没来由的令人一阵索然无味。

    第166章

    这日,沈毅堂早早的便回了,竟有些归心似箭。

    沈毅堂这几日兴致颇好,甭管见着谁皆是笑眯眯的一副笑脸,逮着谁说了几通伶俐的话,一时高兴上头了,便大方派赏,惹得整个院子里皆是一片喜色连连。

    因为沈毅堂这几日发觉,自从此番从家探亲回了以后,屋子里的那个小丫头可算是伶俐多了,识相了许多,也有眼力劲儿了许多。

    譬如,她不但亲手给他做了鞋子,还答应亲手替他缝制衣裳,趁着做鞋的空挡,还为特意为他绣了一个荷包,应了他的要求,在荷包上绣了花开并蒂的花样子。

    沈毅堂日日戴着,心里得意得紧。

    想着这几日着实乖顺得紧,简直是有求必应。

    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回享受着这样的待遇,简直不要太高兴。

    便是在夜里,竟然也乖乖的配合了许多。

    从前不是躲着就是想方设法寻着幌子来搪塞着,甭以为他不知道,只是不点破了罢了,便是她如何躲着,总有的是法子收拾她的。

    到底比不得两情相悦来的舒爽,痛。

    他不但要自个舒坦,亦是想要她同他一同乐啊。

    不过那小丫头不知道从哪儿支了招,竟然也开始寻着法子来对付着他呢。

    就在他正大刀阔斧埋头苦干的时候,她忽地用力的一夹,他只觉得尾骨一阵酥麻,脑海一脸空白,便觉得身下一颠,一时意识尚未回过神来,身下却早一步喷薄而出呢。

    沈毅堂一愣,好半晌还未从这*的感回过神来。

    起先,还以为是意外之举,可是,一次这样,两次这样,次数多了,便总算是察觉到这里头的弯弯道道来。

    可惜,小丫头在他跟前委实是嫩了些呢,这些小伎俩乃是他玩剩下的。

    她只以为这样能够令他更,却不知这样会令他更舒爽,更蚀骨,更疯狂,更持久。

    起先还假装不知情,陪着她一同玩乐着,可是渐渐地,瞧着她神色呆愣、诧异,沈毅堂心发着笑,愈加疯狂的捣鼓了起来,只会将她□□得愈加凄惨无比罢了。

    小丫头片子,一时想到这里,沈毅堂嘴里便又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儿来。

    身后的杨大与杨二见状,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均是相顾无语。

    话说沈毅堂这几日走路走带着风,一派精神奕奕,神清气爽的。

    而此番在这斗春院里,因着过两日五房的主子便要动身前往京城去了,是以,这几日院子里便又开始忙碌开来。

    但凡这个月份前往京城,定是要在京城久住的,与往年一般,短则三四个月,长则要住个小半年,像是去年,便直接在京城过了年,到了年初来回的元陵。

    是以,此番,院子里乃是个大动静。

    却说在那卧房里头,蝶依与小蛮正在替春生收拾行礼,两人均是未曾随着出过远门,加上此番能够陪着主子爷一同前往京城,又都有些暗自兴奋,是以,皆是有几分手忙脚乱的。

    却见蝶依将春生的衣裳准备了满满当当的一箱子,又将首饰,摆件,及平日里的一些物件又是备了满满当当的一箱子,两人寻思着,是不是该将冬季的衣裳也一并带上来了。

    只这夏季,秋季的衣裳应季,皆是沈毅堂安排归莎,寻的元陵城最好的裁缝铺子派人过来为其量身定制的,可是冬日到底还隔得远,目前尚未缝制好。

    以往春生自个的衣裳明显有些旧了,且是春生做在书房里做丫鬟时府里派发的,样式过于简单,又有些旧了,合该不符合春生现如今的身份的。

    蝶依寻思着那北方冬日定是天气严寒,据说冬日亦是要比南方来得早些呢,怕皆是来不及准备,一时耽搁下来便不好了,便寻思着去问问春生。

    却见此时春生不知何时已歪倒在了软榻上,像是睡着了似的,只原本拿在手将要完工的高底靴子此刻却滚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呢。

    蝶依瞧着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连忙跑过去查看,结果发现春生只将脑袋悉数埋在了软枕里,小脸两颊泛着怪异的绯色,整个人神色有些含糊,竟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呢。

    蝶依忙伸手往她额头上一探,顿时手被吓得弹了回来,只见那额头滚烫滚烫的,已是发了高烧呢。

    蝶依忙急急的唤着:“春生,春生,你可是还好···”

    却见春生迷迷糊糊间抬眼看了蝶依一眼,嘴里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蝶···蝶依姐姐···”

    复又合上了眼。

    蝶依一时心急如焚,寻思着这会子爷还未回来,便忙招呼着小蛮到外头去将归莎姐姐寻来。

    自个复又往春生额头,脸颊上探了探,见春生手还捏着针线,顿时唬了一跳,凑近一看,幸好未曾戳破了手指头,只忙取了下来。

    又扶着春生躺在软榻上躺好了,赶忙寻来锦被替她盖上了,又急急忙忙去打来热水,特她擦脸,擦手降温,显然已是有些手忙脚乱呢。

    不多时,归莎闻声已经立马赶了过来,见春生一时病成了这样,又见院子里尚且无个主事的,二话没说,自个只亲自往前院跑了一趟,寻着管家派人去济世堂将大夫请来呢。

    可是却不凑巧,管家人一时不在,据说被老太爷吩咐前去办事去了。

    偏偏这前院不知在忙活着什么,竟一时连个主事的都没有。

    春生虽被主子爷收用了,明眼人知晓其被宠爱得紧,可到底现下无名无分,于身份到底有些尴尬,便是后院的姨娘,通房,无得主子爷下的吩咐,依着府里的规矩,皆是得到府里一一报备的。

    却不想,竟是这般不凑巧。

    归莎心盘算着,要不要去请示太太,大家历来知晓太太尚且待春生似乎要比旁人高看两眼,兴许是不会为难她的。

    可随即又摇头,这尚且是斗春院里的事儿,爷向来不喜欢与后院扯上什么干系的。

    且也不必让春生白白的承受了太太这个情。

    正思索着要不要私下派人去请大夫,恰好一时瞧见前头好似是三少爷沈之聪从府外回来了。

    沈之聪原本就是个黑脸少言的少年,这些时日,只不缘何,却是越发的沉默寡言了,加上面黑,时常抿嘴无笑,眼底带着一丝淡漠,只觉得端得一副沉默冷漠的架势,倒显得成熟稳重不少,却也一时令人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