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64节

作品:《斗春院

    又问着:“爷亲自伺候着你沐浴,为你擦拭着身子,可是高兴?”

    连声音里都带着抖音,可还是强忍着。

    其实,春生的头还有些晕,她浑身还有些无力,却仍是强支着精神。

    听着身后的人正在絮絮叨叨着,说她这几日乖顺,说他这几日心里头爽,说她往后也要这般,乖乖地听话,说他往后定会好好疼爱她的。

    又说让她忍忍,过些日子,待她身子好了,便派人来接她。

    在她的眼底,他是嚣张霸道,横蛮无理的,却从来不知道,他竟也有这样温情的时候。

    其实,他一直都有吧,只要她不跟他闹,不与他对着来,不惹他生气动怒,他待她一直皆是欢声细语的,有时候,她的一句软话,便能让他欢喜大半日呢。

    她一直都看在了眼里,却没有看进心里,不敢看进心里罢了。

    春生不得不承认,她早已由最初对他的恐惧,避之不及,到后来的轻微抵触,然后在日日夜夜的相依相伴,到如今,不过须臾数月,她承认,她许是有些许动心了。

    他是她第一个,亦是唯一一个男人,那样陌生,却永远都无法忽略的存在。

    可是,她只是名家生奴才,便是往后顶了天,也不过是他后院众多妾氏的一名罢了,诚然他待她不错,甚至是极好了,可是,便是再好,她却不敢因着他的好,留在这深宅大院里,用她的一生去冒险啊!

    思及至此,春生不由猛地回过头去,只忙转过了身子,只忽而伸手用力的抱紧了他的脖子,嘴里轻声地唤了一声:“爷——”

    他有些讶异她的举止,不过,更多的却是面露喜色,只垂着头,额头低着她的额头,缠绵着,问着:“嗯,爷在呢···”

    春生急急探着嘴,主动吻上了沈毅堂的唇。

    第169章

    春生的动作有些急促,有些紧张,还有些生涩,毫无章法,只知道贴在他的唇上胡乱的吸允着,最多便是下意识的探着小舌儿轻轻的舔舐了一下,又立马缩了回去。

    以往皆是被动承·欢,默默承受的。

    那沈毅堂性子霸道直接,往往皆是由着他强势的掠夺,便是仅仅一个吻也能够玩出许多种花样来,便是一个吻,也能够令人气喘吁吁,无法自拔。

    春生自然是比不上的。

    她只能够下意识的去探索。

    却不知,越是她这幅胡乱的亲法,越是会令他发痴发狂。

    这还是春生第一次主动的亲他,完全自发的,沈毅堂心欢喜,胸腔里不自觉的砰砰跳动着,短暂的呆愣过后,只猛地摁住了春生的脑袋,化被动为主动,叼着她的唇,用力的亲吻了起来。

    他只紧紧地将人搂在了怀里,吻着她的嘴,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放肆搅弄着,大舌儿勾着她的小舌儿用力的吸允着,舔·舐着,轻咬着,在她的嘴里疯狂的搅动着,刮过,舔·舐过她的每一寸芳华。

    津·液横生。

    两人唇齿相依,口水交融,耳边不断发出“嗤嗤”的口水声,亲吻的声音。

    沈毅堂只勾着春生的小舌儿出来,叼着放进自个的嘴里,嘴里,津·液横生,身下,浴桶里的水亦是随着被晃动了起来。

    一吻作罢。

    春生已是娇·喘连连。

    沈毅堂亦是喘·息着,额头低着春生的额头,还忍不住似的一下一下的亲啄春生的嘴。

    他高兴而满足。

    尽管身下依然肿·胀得难受了,可是仍是发着颤的忍受着,只便轻啄着春生的嘴,边含糊不清的道着:“丫头,爷的丫头···”

    顿了顿,到底还是惦记着她的身体,只咬着牙道着:“你身子还虚着,咱们赶紧洗完,省得着凉了···”

    说着便要抱着春生起来似的。

    “唔——”

    只动作猛地一顿,嘴里忽然发出一声粗粗的抽气声。

    沈毅堂只弓着身子,他的身下早已经发·硬、发·烫了,他们这般赤·裸相待,赤·裸相拥,他如何忍得住,身子自是早早的便已有了反应,可是,便是在如何发疼,发·胀,还是得忍着啊!

    她身子那样虚弱,都已经发烧,昏睡了两天了,这会子才刚清醒,他怎么能,便是在如何没分寸,断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要她的。

    她哪里又禁得住他的折腾啊,他一旦做起来,便是没轻没重的,怕是没几下便会将人给弄晕了过去吧。

    沈毅堂颤着身子隐忍着。

    却没有想到,在他浑身颤栗的时候,她忽的伸着小手,探到了他的身下,一个用力,便将他底下的肿·胀一把握住了。

    她的力道那样重,那样生涩,那样忽如其来,疼的沈毅堂身子都弓着起来了。

    可是被她握上的那一刻,疼痛,又有着一股子强烈的感油然而生。

    沈毅堂只胀得发疼,疼了一整晚的炙热仿佛瞬间找到了出口,他抽气,可又舒服的呻·吟出声——

    痛并乐着。

    沈毅堂只咬紧了腮帮子,嘴下一个失力,便将春生的嘴巴咬出了一道血口子,沈毅堂只喘着粗气,含糊不清的道着:“丫···丫头,你可别点火,你的身子受不住——啊!”

    春生一只手握不住,原本撑在他胸前的令一只手便又顺着探了下去,然后两只小手抓着他,抓着他的源泉,抓着他的野兽,然后,抬起了*,对准着,一点一点地,慢慢的坐了上去。

    “啊,丫头——”

    沈毅堂浑身的肌肉绷紧了,他发硬发烫的巨物就那样生生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里,只觉得忍了一整晚的疼痛瞬间消散,可是,更大的胀·痛,更大的空虚却随之而来。

    沈毅堂只紧紧地搂着春生,手臂上的肌肉都将要蹦出来了似的,将她狠狠的压在他的胸膛上,仿佛要将她生生的嵌入身体里。

    她胸前的两团软绵被挤压在了他的胸膛上,变了形,她的嘴还被他含在了嘴里,被咬出了血,而他的身子已然进入到了她的身体里的,他们紧紧相拥,身体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