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65节

作品:《斗春院

    到了这个时候,沈毅堂还如何忍得住啊。

    可是···可是她的身子还那样虚弱,他会伤着她的。

    沈毅堂全身都绷紧了,全身都不受控制的在打颤着,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眸,只咬紧了腮帮子,咬着牙颤着声儿威胁着:“丫头,你···你些出来,不然···不然爷会忍不住···爷会弄·死你的···”

    恍然间,春生已经撑着他的胸膛,下意识的上下缓缓地动了起来。

    她的身子那样柔软,她身下的那张小嘴那样紧致,那样娇嫩,而他那样粗·大,那样发·硬,而此刻他们身体结合着,她紧致的小嘴此刻正咬着他的巨物上下吞吐着,他如小臂粗的硬物就那样在她的身下进出。

    他始终想象不到,她那样细小的小嘴是如何吞下他那样粗·长的。

    一波一波的感,一波一波的热潮随着春生的动作清晰的由着身下传入胸口,传入大脑,沈毅堂紧紧地闭着眼,粗粗的喘·息着,额头上的青筋依然蹦起了。

    他的思绪已经有些凌乱了,喉咙发干,发紧,体内的血液砸喷张着,浑身的肌肉在打颤着,他已经红了眼。

    到了此时此刻,他哪里还忍得住。

    只忽然间赤红了眼,五官因着亢奋而微微扭曲起来,他的神色已经不清晰了,满脑子,满眼里,都是她,都是要她,他要要她。

    沈毅堂咬牙低吼着:“陈春生,爷今日便要弄·死你——”

    说着,大吼一声。

    双手紧紧地掐着春生的腰部,握着她的身子,将她整个人用力的提了起来,然后一个大的力道,便将她整个身子往下按压,而他的身下却用力的,死命的往上挺进着,一个挺入,他已经深深的撞入了她身体里的最深处,撞进了她花心的最深处,撞入了她灵魂的最深处。

    还未待春生回过神来时,沈毅堂便又狠狠地抽了出来,随即,又是一道大力的贯穿,便又深深的撞入了进去。

    沈毅堂的思绪已经有些混乱了,满脑子,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念头,便是用力,狠狠地用力,谁叫她点火,谁叫她胡闹,谁叫她不听他的,谁叫她生病了还要这样任性胡闹,他要撞死她,他要撞碎她,他要让她在他身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刻,他已然忘记了春生的身子还病着,还虚着,还刚从昏睡醒过来。

    他像是一直脱了缰的野马,疯狂的发怒,咆哮着,看着她在他身下低·喘娇·吟,看着她在他身下喘·息求饶,看着她在他身下软成了水,沈毅堂内心的兽·欲便愈发忍不住,悉数宣泄了出来。

    浴桶大力的晃动了起来,水花四溅。

    春生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儿来,她抽泣着,娇喘·着,又有些虚弱的呻·吟着:“爷,轻些,呜呜,我···我受不住了···啊!”

    她的声音被撞得破碎。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头晕目眩着,眼前发黑,发昏,她被撞得四处摇晃,被撞的跌跌撞撞,被撞得将要昏了过去,可是,在每一次昏过去之前,又被一股更大的力道给撞醒了。

    只觉得他粗粝的大掌握着她的腰肢,用力的挺进着,一下一下的,春生的身下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她浑身痉挛着,抽搐着。

    恍然间,他已经由坐着,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春生下意识的伸手攀上他的脖颈,他紧紧搂着她,只将她压在了浴桶的边沿,他半跪着,紧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死死的抵在了浴桶的边沿,死死的按压着她,然后一个用力,便又那样挺了进来。

    水已经有些凉了,可是身子却是火热的。

    她的背贴着冰冷的木质浴桶,他将她紧紧的禁锢着,他好似永远都不知疲倦似的,速的,深深地,不知停歇的,一波又一波的撞击着,浴桶被撞得移了位,浴桶里的水花四处飞溅,就像大海里的浪花,惊涛拍岸。

    春生只不断地哭着,可得眼睛都肿了,嗓子都哑了,她有些后悔了,不该这样招惹他的,她呜咽着求饶着:“不要了,呜呜···不要了···”

    可是换来的却是更加强烈的力道,沈毅堂在她耳边无意识的呢喃着:“爷要干·死你!爷要弄·死你!”

    春生只猛地瞪大了眼,恍然间,沈毅堂只将她摁着往浴桶上狠狠地捅了数十下,却是忽而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踏出了浴桶。

    她的双腿还缠在了他的腰上。

    他双手拖着她的臀部,拖着她从浴桶里出来,向着卧房里走去。

    他还在她的身子里没有出来,随着他的每一道踏步,他腿间的都在喷薄着挺动着,每走一步,迎接她的都是更加强而有力的深入撞击,每走一步,都令她尖叫不已。

    第170章

    春生喘息着, 许是那梦里的画面太过真实, 她一时愣愣的,许久才回过神来, 后背的汗开始冷却,心却也跟着渐渐发凉。

    她虽然自幼识断字,打小通透聪慧, 对着每件事情都有着自己的看法及坚持, 但却对那男女之事知之甚少。她所有接触过的男子无外乎是庄子里那几家子,陵隐寺的那些小和尚们,余下的便是这沈家的小厮及主子们呢, 当然最多的还数那日日随身伺候地沈毅堂呢。

    只是那时候她年纪尚小,那沈毅堂虽偶尔喜欢使唤她,但并无不妥的举动,她虽对他多有避讳, 但更多是畏惧的缘故。后又加上那沈毅堂常年在外,极少回府,渐渐地便卸下了心房, 整日与那莞碧姐姐二人一同打理着这个书房,倒也清闲自在。

    其实此番她并非毫无察觉, 打从这次见到那沈毅堂后,便感觉有些怪异, 总觉得无论走到哪里始终都有道目光如影随形。只那沈毅堂向来如此,本就是个风流倜傥的性子,素来喜爱调笑戏谑一番, 便跟着院里的丫鬟也是有说有笑的,倒也并未完全放心上,只以为自己多虑了。

    倒是后头她无意的话语引得他情绪有异,这件事情让她心有余悸,便是一整晚都有些惶恐不安,以至于到后来冲撞了他,被撞进了他的怀里,她也是彷徨在先,直至那沈毅堂紧搂着她不放,这才开始忌惮恐慌起来。

    若是那沈毅堂心里头不痛,何苦非找着她寻求慰藉呢,他的后院个个花容月貌,温柔可人,何处不是温柔乡,想到这里,春生心一紧,又忆起那梦里的情形,直面色发白,心发颤。

    这深宅后院的女子们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她最是清楚不过了,一屋子莺莺燕燕围着一个男人打转,整日勾心斗角,貌合神离,这样的日子如何是个头呢。

    且观三年前,不过短短数月,那林氏便惨遭丧子之痛,后大病半年,变得气结郁思,整个人由一朵盛开的花朵迅速枯萎凋零了,至今未曾复原。又观那正房太太苏氏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朝悲愤过度,上吊自尽,命悬一线,好不容易被救回,到底心灰意冷,回了那扬州娘家修养身心。

    这些皆是那世家大族后院的主子们,看似光鲜尊贵,荣华富贵磅身,锦缎玉器在侧,整日丫鬟婆子环绕,过着养尊处优的金贵日子。却不知,稍有不甚,就落得那万劫不复的下场呢。

    又说那些看似恭敬的下人们,个个吹嘘拍马,尔虞我诈,诡计多端,她原本就冷眼瞧着,只当自个是个局外之人,半点不想牵扯进去。

    这在府里的丫鬟,到了年纪方可放出去嫁人,或者由着主子给发配了,她原先还想着只等自己到了年纪,便回去一辈子陪着父母弟弟不再离开了。如若嫁人,那也不能嫁得太远,得挨着父母时常可以回去走动,若是没有嫁人,便想着届时可以跟着那归逸大师一起外出游历,体验世间百态。当然这个世道对女子有着一定的约束,后者那个想法兴许有些不切实际,却不影响她私下描绘。

    只是未曾想到,此番似乎招惹上了那才回来的沈毅堂,想到那沈毅堂灼热的眼神,又忆起那梦里吓人的画面,春生不由打了个寒战,心道:那沈毅堂该不会是真瞧上我了吧?

    想到这里,春生不禁不寒而栗,她印象的归宿该是父亲陈相近与母亲林氏那般平平淡淡却以沫相濡的生活,虽是粗茶淡饭,布衣蔬食,但日子简单平静,温馨幸福。她从未想有朝一日会被陷入这深宅后院之,与那么多女人一起争抢着一个男人,更何况还是沈毅堂那样一个风流多情的男人,纵使旁人皆是磕破了头皮想要攀上这富贵枝,她却是恨不得避而远之地。

    春生心非常忧虑,这才知道原来母亲林氏想方设法的想将她领了出去,担忧的并非府里这错综复杂的宅门诡计,而是提防着被主子提拔收用的这一处风险啊。

    春生的心情一时变得无比的沉重,她本就有些害怕那沈毅堂,且她日日待在书房里伺候,整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若是那沈毅堂果真对她存了心思,她将如何拒绝。她不过是一届柔弱女子,在这座府里头,本就是供主子们随意驱使吩咐的奴婢,身份低微卑贱,如何能够与那掌控着她们生杀大权之人抗衡呢?

    春生手脚发凉,正在此时,只见那香桃给她倒了杯水坐在她的床边,大眼睛忽闪着,只疑惑的瞧着她,道:“春生,你生病了么,你的脸色很不好看。”说着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惊讶道:“呀,好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