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71节

作品:《斗春院

    老夫人对自个的儿子甚是了解,自然知晓定是因着那名小丫头的缘故。

    自家儿子怕是又动了心呢。

    老夫人原本还有些担忧,自己儿子虽看似多为不这调,看似风流花心多情,实则极重情,当年,揽月筑里的那一位,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老夫人生怕他重情,届时怕又会重蹈当年的覆辙。

    可是,又生怕他无情,生生的将自己的情义给封锁了起来,到头来,可怜可悲的不还是自个担着么?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这么长时间观摩下来,见自个儿子开心,且那也只自家府里的一名家生奴才而已,一个小小的丫鬟,横竖是掀不起什么浪来的,便由着他去了。

    他喜欢,便随着他。

    只要儿子过的舒坦便是了,老夫人凡事向来顺着沈毅堂,顺惯了。

    想着这么些年以来,五房内院确实不让人省心,儿子与妻子苏氏关系冷淡,与那别院的姨娘亦是渐渐地疏远。

    这几年时时在外奔走着,一回府,着实没过上一天舒坦的日子,这会子难得瞧上了可心的人,内院虽并不算和睦,但是在苏氏的打点下,却也太平。

    如今难得有妻有妾,又难得有了宠爱的人,便随着他去吧。

    她人老了,也经不住几年的折腾了,只盼着在她有生之年,能够为她在添一名胖孙子便已知足了。

    不过就是个小丫头么,算不得什么的。

    最好,肚子里出息些,老夫人便也定会十分欢喜的。

    哪知,这前脚才刚刚安稳了下来,不想,竟又冷不丁的出了这样一茬。

    江夫人只一手拉着一个,左手拉着林氏,右手拉着春生,可呵呵的对着老夫人道着:“老夫人,那我今日可就将她们二人给接走了,那蒋家的老祖宗自从知晓了外孙女及曾孙女被找到了后,可谓是乐不思蜀,日日念叨着,恨不得立马马加鞭的送回去让她好生瞧瞧,老人家的念想自是得成全,恰逢我也有好多年没回过祖籍,寻思着此番将她们母女两个一同送回扬州,自个也恰好趁着这个机缘回乡探探亲——”

    说到这里,又笑呵呵的对着老夫人着道着:“按着辈分,我该唤老夫人一声婶婶,那么此番,侄女也只好厚着脸皮向婶婶讨了这个脸面了···”

    老夫人闻言,却是笑了起来,面上是一派慈爱,只接话笑着道着:“你都讨要到老婆子我跟前来了,哪有不应的道理。”

    老夫人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目光却是往春生的面上看了一眼。

    道着:“要说老婆子我活了这么久了,若说风风雨雨也该见得多了,今日冷不丁的听到这样一段往事,却亦是忍不住心酸,心生怜惜,还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不过,好在,终究是寻到了,终究是圆满了,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这既是一桩美事,自是该成全的,只是——”

    说到这里,老夫人忽地将视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一旁的春生身上,半晌,只眯起了眼。

    随即笑眯眯的道着:“只是这个孩子,乃是我那不孝子房里的人,老婆子我亦是喜欢得紧,生得伶俐讨喜,为人又老实忠厚,着实深得我心,老婆子我可是舍不得放人走啊,还想要将其长久的留在府,留在身边的呢!”

    老夫人笑眯眯的道着。

    老夫人话音刚落,便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二房的马氏自然是瞧着稀,看着热闹。

    老夫人跟前的尹老太太闻言远远地瞧了底下春生一眼,身后的尹芙儿捏紧了手的帕子,时而看看老夫人,时而往春生身上偷瞄着。

    老夫人话虽说的含糊,并未曾言明,可言下之意,其实,大家都听得懂。

    无非,便是想要将人留下来罢了。

    这陈春生横竖已经是那沈毅堂房里的人了,该是被那沈毅堂收用过了的,这女子的一生自古皆是随着男人走的,她既然已经是那沈毅堂的人了,合该是得留下来的。

    一个失了贞,被人收用过的女人,倘若出了府,再想要寻一门好的亲事,是极难的。

    再说了,且不论寻不寻得到,即便当真是寻到了,这如今天底下,又有多少人家,比得过赫赫威名的沈家的府邸呢!

    这沈家可是矗立数百年,长盛不衰的簪缨世家,乃是真正的大家,又乃是皇亲国戚。

    沈家出了位权倾朝野的沈国公,虽如今已归乡致仕十数年,但其根基颇深,便是到了现下,其威望仍是足已撼动朝野的。现如今正在位的乃是朝廷栋梁的一品吏部侍郎,亦是以为可是伴君侧,指点江山的人物啊!

    更别说这沈家还出了一位至今盛宠不衰的沈贵妃呢。

    其显赫家世,这世间,又有几家能及。

    能够进了沈家,便是被纳了当做一名妾氏,亦是无尚的尊贵。

    且老夫人的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她老人家是非常喜欢春生的,便是仅凭着这一点,春生若是留了下来,这往后自是少不了她的好日子。

    能够得到老夫人宠爱的人,便相当于在沈家府站稳了头角,太太的位份许是得不到,可是便是得了个贵妾,那也是莫大的福气啊。

    且不说,现如今春生还有着这样一层身世。

    这样的身家,在外头寻个富贵人家当个正经太太定是绰绰有余的,可是若是留在了沈家这样的人家,便是抬做姨娘,聘做贵妾,亦不算是委屈了她。

    江夫人闻言,与一旁的林氏对视了一眼。

    关于这件事,林氏之前已经与江夫人提过了,江夫人其实当时多少有些为难的,一边是林氏母女,一边则是那沈毅堂。

    沈毅堂满嘴甜言蜜语,很是讨人欢心,江夫人对那沈毅堂历来喜欢,只当做半个儿子来特爱来着,却不想,如今不巧,事情竟然皆撞到了一块儿去了。

    怎么偏偏是那个小丫头呢?

    江夫人侧眼瞧着春生,当真是个好颜色的,只见身子窈窕纤悉,清秀多姿,面白如上好的瓷器,眉翠唇红,美目流转,当真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尤其是那一双双眼,生得可真是好看,只见那双目犹如一泓清泉,盈盈如水,一眼瞧过去,只让人住不住想要好生怜惜。

    只是,还生得这样小,才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那毅儿确实是猴急了些,怪道人家一心想离去,这才多大,竟生生的就给收用了。

    思及至此,江夫人只叹了一口气,随即笑着道着:“小丫头年纪还着实太小了些,这样的年纪,合该得待在家享受些小女儿的乐趣才是,且人家舅姥爷,老祖宗这才将寻到了人,怕是得当做宝贝般疼爱着吧,一时半会儿怕是舍得不将人这么早便给嫁了啊!”

    第175章

    老夫人闻言,复又将视线投放到了春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