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75节

作品:《斗春院

    却说,原来当年陈家一家四口被接回扬州蒋家后,春生八十多岁高寿的曾祖母欣喜欲狂,怜惜自家外孙女沦落在外吃苦多年,又怜爱曾孙女生得娇憨伶俐,喜不自胜,硬是要留着陈家一家四口往后便在府里住下。

    只一方面,春生一家四口在乡下住着清闲惯了,极不适应府上生活,最主要的便是陈相近不适应。

    而另一方面,春生有意想要躲避着那沈家沈毅堂的追寻,她算是有几分了解那沈毅堂的性子的,是个不罢休的,便是回到了蒋家,他若是想要过来接人,蒋家亦是奈何不得他。

    是以,春生一家在扬州陪伴了老祖宗两月,后借口动身去往京城祭拜亲人,便离开了扬州。

    临行前老祖宗将蒋氏曾经的陪嫁悉数交到了林氏手上,又另替春生备置了一份嫁妆,亦是交到了林氏手,见祝嬷嬷念主心切,便又将祝嬷嬷一家三口拨给了春生一家。

    而此些嫁妆,就包括了京城十数家铺子,及这个乡下的庄子,另还有一笔不菲的银钱首饰,及蒋氏曾娇养在闺阁诸多的金贵首饰,悉数都传给了林氏,继而传给了春生。

    春生一家自往京城祭拜了亲人后,并未曾久留下,而是即可动身,随着以往心向往的那般,在外游历了两年。

    曾一路北上,将要到达了北疆边境,又一路南下,行至大俞边界最南边,一路走走停停,四方游历,若是遇到哪个喜欢的地,便停歇下来住上两月也是常有的事儿。

    见识过形形□□的人类,领略过不同的风头人情。

    当然,也曾遭遇过凶险,也曾与各人斗智又斗勇,所幸,最终平安归来。

    是在除夕之前赶回的京城,在庄子上过的年,后因考虑春生年纪见长,身段已长开,并不大适合四处奔波。

    后又考虑晋哥儿已到了入学堂的年纪,便最终决定暂时在京城落了脚。

    这两年无论是对于春生,还是对于林氏,晋哥儿或者陈相近而言,皆是意义非凡的两年。

    其实,原本大俞对女子是有一定的束缚的,按理说,这样的行径对于寻常闺阁之女,亦或是林氏这样的少妇人来说,实属惊天动地之举了。

    可这林氏绝非寻常女子,林氏前半生便经历过大富大贵,又大起大落,早已练就了一副波澜不惊的性子。

    本就是个不凡的女子,无论是见识见地,还是胸丘壑,都绝非寻常女子可比拟的。

    是以,这般,在旁人眼根本就不可能促成的事儿,到了她眼,却是丝毫不觉得大惊小怪。

    而那春生打小便在那归逸大师座下抄经念佛长大,对于这四海之地,本就是好之极,再加上归逸大师外出游历一走便是好些年未归,春生自小耳儒目染,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

    其实春生打小便是个极具灵气的小娘子,幼时便聪慧伶俐,古灵精怪的,甚至一度还曾异常刁钻促狭,看似静可人,蕙质兰心,其实啊,最是个刚烈的脾气。

    反倒是后来进了沈家府宅后,那性子渐渐地被拘得稳妥了起来,后又许是并不乐,便觉得如同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似的,渐渐地失了灵气。

    反倒是这两年,与家人常伴,过着心心念念,自由自在,又舒心随性的日子,便又如同被挣脱笼子的鸟儿似的,欢了起来。

    春生与安素素皆是女儿身,时常在外奔波着不便,便常扮作男儿身,起先到底年纪不大,是以,一名十三四岁的公子哥,最多觉得生得女气了些,其余的,倒也还像是那么回事儿。

    可是现在嘛,便是扮成了男儿身,那越发丰盈的婀娜身段,却是渐渐地显了眼了,倘若有那有几分阅历之人,一眼便可以瞧出来。

    可是,那些个铺子向来皆是由着春生在打理着,便是能够被人轻易瞧了出来,到底要比一身女子装扮要方便许多。

    为此,春生也是绞尽了脑汁,最终也只有尽量的将眼上的细柳眉往粗了描绘,头上佩戴着严实冠帽,瞧着英气了些,能遮则遮,能避则避。

    横竖就在自家几个铺子里打转,也不必忧心。

    这日查了一整日的账,确实是有些疲乏,不过方才在回来时的马车上睡了一觉,这会子已是精神了许多。

    春生以前身子骨有些羸弱,这两年四处奔走,身子骨倒是结实了不少。

    春生出了闺房,便开口问着:“嬷嬷,阿爹阿娘可是回来了不曾···”

    原来自从此番回到京城这庄子里安顿了下来后,那陈相近得知村子里有一片上百亩的地是自家的,二话不说,隔了没几日便扛起了锄头要去开垦,要去种植瓜果园林,还是被那林氏给一把拦了下来。

    左等右等,总数是等了十几日,便按捺不住了。

    过了年后,到了春天,便才开始迫不及待的下地了。

    土地才是那陈相近的天地,林氏便也不拦着他,随着他去了。

    春生打点着铺子,陈相近打点着那些地,林氏便手把手的督促着晋哥儿念书,闲来无事,许是受了那陈相近的印象,便琢磨着自己养养花卉之类的。

    陈相近见林氏喜欢花卉,便又专门开垦了一片地,为其种植了许多品种的花卉。

    眼下这个时辰,正是到了浇水养花的时辰。

    通常这个时辰阿爹该是在那花地里忙活着,而阿娘该是在那一旁观摩着呢。

    春生话音刚落,便率先听到了晋哥儿欢的声音从院子里头传来了。

    嘴里不停的道着:“娘亲,你猜,姐姐可是回来了不曾,姐姐今儿个可是答应了到城里头给晋哥儿带糖葫芦回来吃的?”

    半晌,便听到了林氏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听不到说些什么。

    片刻后,又听到了晋哥儿的声音清脆的响起了。

    应该是在说着学堂里的事儿,一口一个“夫子”之类的。

    春生闻言,便笑着对着祝嬷嬷道着:“嬷嬷,阿娘与弟弟都回来了,咱们摆饭吧。”

    说着,自己便迎了出去。

    第178章

    只见,一位三十左右的年轻妇人手里牵着一名六七岁左右的小公子往院子里走了进来。

    那名妇人打扮亦是素雅,身上穿着如意花色褙褂,青褶裙,头上挽着妇人鬓,鬓上简单的佩戴了一支玉簪子,相貌与春生有几分神似。

    一侧面上,描绘一朵牡丹花色,丝毫瞧不出脸上有半点损坏的痕迹,眉眼间亦是泛着与闺阁少女全然不同的别样风情,极具韵味。

    手牵着的小公子,面上还有几分稚气未脱,粉脸桃腮,生得颇为秀气,不过生了双剑眉,凭添了几分英气,浓眉俊眼,穿着一身学堂统一派发的小生儒服,显得娇憨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