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78节

作品:《斗春院

    那小厮走近,只朝着春生拱手道着:“这是我家主子十倍补偿的赔礼,请公子笑纳。”

    说着只向着春生摊开了手掌,手心里是一锭金子。

    说是十倍,却远远不止。

    春生瞧了,微微沉吟片刻,便对着那小厮淡淡的道着:“东西是我不要的,并非想让,麻烦这位大哥代我替你主子通传一声:赔偿却也不必,买这话本子不过是闲来无事当个消遣寻开心的,倘若一开始便闹得不开心,反而违背了初衷,倒是显得不美了。”

    说着便离去了。

    春生一行人走后,掌柜的忙将那话本子送了过去。

    片刻后,便从那屏风后走出了一男一女两人。

    只见男的约莫十五六岁,身形修长偏瘦,穿戴蓝袍锦服,腰束锦缎腰带,腰间配着上好羊脂玉佩,装扮华丽,生得是眉目清秀,眼尾微翘,朱唇轻抿,似笑非笑,颇有股气定神闲,又悠然自得的气质,一眼便知定是哪家大户人家的贵公子。

    而一旁的那名女子,约莫十四五岁,生得一张圆润福泽的鹅蛋脸,脸上稚气未脱,尽管年纪不大,可是那通身金贵的气度,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间不自觉的散发而出。

    头戴红宝石金钗,脖颈上带着耀眼璎珞项圈,手上是红玛瑙手镯。

    按理说,这样浓重的装扮出现在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身上,笔墨未免重了些。

    可是,小姑娘随意站在了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的与生俱来的贵气,竟与那大红的首饰相得益彰,无比的契合,好像生来便是如此。

    原来此二人,一人是那尚书府蔡大人之嫡次子蔡芸生,而身旁的女子来头更大,竟是那皇家之人,有着皇室血统的大俞长公主之嫡女,一出身便被圣上册封的端阳郡主欧阳荨。

    因尚书夫人秦氏与长公主交好,是以,两府走得较近。

    原来这日,郡主在家闷得慌,缠着长公主以替弟弟亲自准备生辰礼物的幌子,想要偷着出府游玩。

    长公主哪里不晓得她打的什么主意,便也不做点破,只有一点,得让那她自小颇有几分忌惮的蔡二公子相伴,才允许放行。

    被那人看着,郡主虽有些不喜,但是,想着总要比闷在府里来得自在,便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果然,好不容易出一趟府,这个不行,那个不许的。

    最后竟然还将她带到了这破书铺子,说是令她多瞧瞧书,沾染沾染些女子该有的婉约之气。

    她哪里就不婉约呢?

    郡主气得憋了一口闷气在身。

    但是却又实打实的有几分惧怕那蔡芸生,只得胡乱发脾气,将气都撒在了那名掌柜身上。

    见那里有人选了几本她平日里爱偷着瞧的话本子,便故意威胁着得让给她。

    却没有想到···那人···

    说了那一番话。

    他说:“买这话本子不过是闲来无事当个消遣寻开心的,倘若一开始便闹得不开心,反而违背了初衷,倒是显得不美了。”

    郡主坐在屏风后头听着,便微微皱着眉,忽然间也不想要了。

    一时好,抬眼往后瞧了一眼。

    许是逆着光,只瞧见一张隐没在光晕里的侧脸,柔和的脸部弧度,轻抿的唇线,挺巧的鼻尖,修长的脖颈,欧阳荨只觉得心跳一时间就静止了。

    痴痴地盯着瞧着。

    直至那道身影消失在视线,还未反应过来。

    欧阳荨后知后觉的追了出去,蔡芸生紧紧的跟了出来。

    只是,街道上,早已经没了那道身影。

    欧阳荨踮起脚尖,不由有些微微失望。

    掌柜的见郡主不要了,便命人将东西收了起来。

    郡主忽然间却又想起了什么,只对着里头吩咐着:“掌柜的,些替本郡主将那话本子好生的包起来。”

    那蔡芸生瞧了瞧郡主,又街道上的某一处看了一眼,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

    却说春生几人,并未曾上马车,而是拐了个道,沿着街道慢慢的逛了起来。

    要备的东西,在这一条街上基本都可以找寻得到。

    逛了许久,素安还在为着方才的事耿耿于怀。

    素安最见不得春生吃亏了,对她维护得紧,半点也亏也是吃不得的。

    春生瞧见她还噘着一张小嘴,不由笑着,对书牵着的晋哥儿道着:“晋哥儿,你瞧,你素素姐姐还在闹情绪了,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啊?”

    晋哥儿闻言,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便指着一旁正在卖糖葫芦的,对着春生道着:“给素素姐姐买一根糖葫芦,她吃了应当便不气了。”

    春生闻言,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来。

    笑着道着:“好主意。”

    便对着晋哥儿道着:“那晋哥儿用自己过年攒下来的压岁钱买一根糖葫芦哄哄素素姐姐可好?”

    晋哥儿毫不犹豫的点头。

    说着,便主动的掏出了自己的荷包为自己及素素一人买了一根回来。

    素素瞧着,脸都红了,只瞪着春生道着:“姑娘,你尽欺负着奴婢。”

    倒也欣然接受着晋哥儿的“哄”,忙道着:“那小的谢谢小少爷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