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79节

作品:《斗春院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着春生,道着:“公子,你方才为何要将那话本子让给旁人啊,那可是你特意寻来打发时间用的啊!”

    春生闻言,淡淡的回着:“开罪不起的人,还是尽量少招惹的好,再者···”

    再者,既然是过来特意与她商议的,倒也见得并非是多么跋扈之人,既然想要,拿去了便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话说了一半,春生倒是忽然间微微一愣。

    第180章

    春生发现有人正在悄悄地尾随着她们。

    竟然还是个女的。

    瞧那身段, 个子不高, 身子微微有些丰盈,穿着一身粉色的裙装, 不华丽,也并不寒酸,头上梳着一对双丫鬓。

    春生觉得那身段有些熟悉, 可是, 一时,却实在是又想不起来。

    此番春生不过微微侧着眼,便见那姑娘手忙脚乱的举着个大饼便将整张脸一把给遮住了。

    末了, 等待了片刻,便又悄悄地露出了两只眼,往外,偷瞄着。

    见春生看了过去, 双眼立马又缩了回去。

    不过,就那么一眼,春生便瞧出来了, 竟然是···小香桃?

    元陵沈府里的那只小桃子?

    春生不由愣住。

    还是过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 遇见故人,遇到的还是曾经最为熟悉的人。

    只是, 香桃不是该待在元陵么?怎么来了京城?

    香桃见春生发现了,站在原地好似磨蹭了一阵,便朝着春生慢慢的踱了过来, 站在春生不远处,复又停了下来。

    只歪着脑袋有些好的,不错眼的直勾勾的盯着春生瞧着。

    嘴里还在委屈的,自言自语的道着:“怎么···是个男的呢?”

    春生瞧着香桃那副一如既往可爱又傻气的模样,不知怎地,眼圈便不由自主渐渐地红了。

    以往在沈府,春生与香桃住在了一间屋子里,几乎同进同出了三年多。

    香桃喜欢黏糊、依赖着春生。

    春生每天要叫她起床,为她备好了早点,起不来时,又无奈的替着她喂着鹦鹉,喂着池子里的鱼儿。

    春生底下没有妹妹,但是若是有的话,她便想着,有个香桃这样的也不错。

    而香桃待她,亦是绝无仅有的好,旁人说不得她一句坏话。

    便是以往偶尔蝶依或者谁,打趣着说道几句也不行,几乎是跳着脚,瞪圆了双眼,指着不许。

    她当时离开的时候,是特意让人瞒着小香桃,若是被她晓得了,定会哭哭啼啼抱着不让了吧。

    两人对视着。

    春生这两年变化不小。

    脸长开了,身子长高了,也长开了不少,最主要的便是现下这样的装扮,穿着一身男装,手里执着一柄执扇。

    头上戴着冠帽,只将头发悉数藏在了冠帽里,帽沿拉得极低,只露出一双粗粗的眉毛,和眼睛。

    眉眼或许会有几分熟悉感,但是整个装扮与气质到底是截然相反的。

    难怪香桃···她···

    分明是将她认出来了,可是,怕是脑子里怕是被她这模样给闹糊涂了吧。

    春生犹豫着要不要与她相认。

    一时又四处张望着,心有几分担忧,小丫头怎么只身一人的在街上瞎晃呢?

    便不由自主的朝着香桃走了一步,关心的问着:“你···你怎地一个人在街上晃荡?是不是走丢了?”

    春生一开口,便见那香桃只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春生,喃喃的道着:“你是···春生?你的···你的声音分明是春生的声音?”

    顿了顿,声音又大了几分,重复道着:“你是春生?”

    几步走近,仍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春生,激动的问着:“你是春生,对不对?对不对?”

    春生闻言,渐渐地红了眼,香桃是她在府,最为柔软的存在。

    对着香桃那双清澈的双眼,春生如何都否认不得,半晌,只朝着香桃轻轻地点了点头。

    却见香桃闻言,忽然“哇”地一声大声的哭出了声儿来。

    只猛地一把抱住了春生,哇哇哭着嚷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着:“春生,春生,这么久了,你···你都去哪儿呢?你竟然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呜呜···我再也不理你了····”

    春生闻言,眼一热,亦是回抱着香桃,嘴里却是笑着道着:“好好,再也不理我了,香桃说什么便是什么····”

    香桃闻言却是哭得更加厉害了,一边哭着一边将脑袋埋在了春生肩膀上,蹭着,“我这一次是说真的,我真的不理你了···”

    一旁的素素与晋哥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只愣愣的瞧着,忘了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