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80节

作品:《斗春院

    香桃的眼泪有多厉害,春生是知道的。

    见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来往路过的行人纷纷好张望着。

    春生忙扶着,将香桃带到了一旁的僻静处,从怀里拿了条帕子出来,给她擦拭着,任她哭了个够。

    香桃好不容易哭累了,这才抬起头来,抿着嘴,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春生,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春生,你···你怎么变成了一个男的?这可···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说着,还伸手往春生的脸上摸了一把,见她的脸嫩嫩的,滑滑的,与扬大脸上的手感明显不一样。

    顿了顿,又伸着手,要往春生的胸脯子上去探。

    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尤是春生此刻一身男装,也免不了面色一热,忙伸着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并未曾回答她的疑问,只忙转移着话题,关切的问着:“你怎么一个人在街上晃?扬大呢?”

    顿了顿,又问着:“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不是一直在元陵待着么?蝶依姐姐她们···他···们可都还好?”

    从来未曾开口碰触过的话题,却不想一旦提及了,竟然有些问不完的话、。

    春生这样一问,香桃这才想起了还有杨大这一茬。

    不过倒也并不着急,杨大曾叮嘱过她,一旦走丢了,莫要着急,只要站在显眼的位置等着他即可。

    他定会马上寻到她的。

    见春生这样问,香桃只如实道着:“方才杨哥哥在给我买好吃的,我忽然间瞧见有人长得好像你,便偷摸着跟了过来了,只是···只是一时觉得有些像,一时又觉得不太像,我就不敢上前与你说话····却没有想到真的是你,春生,瞧见是你,我好生欢喜····”

    春生莞尔,亦是道着:“我也是,能够瞧见香桃,我也好生欢喜····”

    香桃见春生这样说着,双眼都高兴得眯成了一条线。

    顿了顿,又继续道着:“我是···我是过了年后来的京城,跟主子爷一道来的,蝶依姐姐她们···她们一点都不好···”

    说到这里,只忙一把捉着春生的手,急忙道着:“春生,你些跟着我回府吧,爷要是见了你,一定会高兴坏的····”

    春生闻言,心一紧。

    两年多以来,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在她的跟前提起过那人。

    春生沉默了片刻,脸上挤出了一抹笑,淡淡的问着:“蝶依姐姐她们如何不好呢?”

    香桃只皱眉,嘟着嘴道着:“爷实在是太吓人了,自从你走后,爷就变得好凶了,整日里板着一张包公脸,连杨哥哥都害怕得紧,咱们整日待在府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说话都要偷摸着说,可难受了,尤其是蝶依姐姐她们那些伺候在屋子里的,老可怜了····”

    说到这里,只猛地抬眼,巴巴的瞧着春生道着:“蝶依姐姐说,只要你回府了,爷他就···爷他就不会这样吓人了,春生,你回来好不好···你回府好不好····”

    春生闻言,一时怔住。

    心,几不可闻的抽痛了一下。

    满眼的复杂。

    没有料到,第一次听到他的近况,竟然是这样子的。

    许久,也不知道如何开的口,只低声苦笑着道着:“他···那般吓人,我可不敢回了···”

    顿了顿,又笑看着香桃道着:“香桃,我已经与沈家没有关系了,往后也定是不会再回沈家了,你今日瞧见了我,可不能与任何人说起,知道么?”

    香桃闻言,却是不开心的道着:“你真的往后都不回府了么?那我···那我往后是不是都瞧不见你了,我不要,春生,我想要你回去····”

    春生正欲劝解,只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正高声急切的唤着香桃的名字。

    那声音,分明是扬大的,正往这边来了。

    而那杨大可是沈毅堂身边最为忠心耿耿的随从,乃是那沈毅堂的心腹。

    若是让他知晓了春生的行踪,不用想,他知晓了,便是等于他知晓了。

    思及至此,春生只再一次一本正经的对着香桃道着:“香桃,你的杨哥哥过来寻你了,今日瞧见到我的事可千万不能够对旁人提及,便是连你的杨哥哥也不许,知晓了么?只要你留在了京城,往后我定会寻着法子过去探望你的,知道没?”

    香桃看着春生道着:“真的?”

    春生认真的点头。

    末了,又叮嘱了几句,这才领着晋哥儿与素素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躲着去了。

    第181章

    春生一行人前脚才刚走,后脚,那见杨大便寻了过来。

    杨大一时瞧见了香桃,只有几分紧张似的,忙一把握住了她的双肩上下查看着。

    末了,见香桃人完好无损后,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却是立即又板起了一张脸,只对着香桃冷声的训着:“你自个说,该如何罚?”

    自然是惩罚香桃不听话,无故乱走的这件事儿。

    香桃闻言只有紧张,又有些委屈的辩解着:“我是···我是因为方才瞧见了···瞧见了春···”

    说到这里,猛地想起了春生方才嘱咐的一番话,忙止住了声。

    复又抬着眼往春生方才消失的地方瞧了一眼,心万分纠结着。

    末了,只嘟着嘴抱着杨大的手臂撒娇道:“杨哥哥,香桃知道错了,香桃不应该在街上乱跑来着,香桃害杨哥哥担心了,可是···可是香桃已经晓得错了呀,杨哥哥就不要再罚香桃了好不好···”

    杨大方才不过才转了个身,一回头便发现人不见了,吓得心都紧了一下。

    这几日京城颇有些不太平,发生了好几起年轻小娘子被掳失踪的案件,杨大这一段时日一直拘着,未将人给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