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82节

作品:《斗春院

    却是不敢走近,隔着前头那人还有着好几步之远,忙停了下来,顿了顿,只小心翼翼的冲着前头的人道着:“爷,元陵的江爷···方才入了府,说是···说是特来拜会爷!”

    话音刚落,只见有人猛地回头,却并非前头立着的威严身躯,而是——

    廊下的小香桃猛地听到了有人出声说话,打头的那一句还是唤的爷,只唬了一跳,人几乎是从那藤架上一把给弹了起来。

    战战兢兢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那道身影,那张面孔,只忙低着头,抖着声儿唤了一声:“爷——”

    原来此人,便是这惜春院的主子,沈五爷,沈毅堂。

    只见,人还是原来那人,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却又依稀觉得与原先的感觉略有不同。

    全然上下散发着一股子森然霸气。

    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沈毅堂以往乃是个风流多情的公子哥,面上大多数是噙着笑的,只要那双判若桃花的桃花眼微微一挑眉,只觉得风华绝代,亘古多情。

    可是,眼下,那双眼,沉寂,幽深,里头尚且无一丝情绪,仿佛一枚幽深见不到底的千年古井,平静,森然得可怕,只令人不敢对视。

    沈毅堂视线在香桃身上略过,停顿了片刻,却是将视线稳稳的落在了香桃脚边。

    那里,静静地躺着一块凌白色的帕子。

    最简单的款式,上头无一丝花色,唯有在帕子一角绣着一朵淡淡的浅绿色的春花。

    沈毅堂见状,双眼猛地眯起了。

    只猛地复又将视线准确无误的投放到了香桃的面上。

    那视线仿佛是一把利剑,要生生的将香桃给刺破了。

    香桃瞧见那沈毅堂的目光吓人得紧,仿佛是要将她给活剥了似的,见状不由害怕,步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她打小便有些害怕那沈毅堂,回回老鼠见了猫儿似的,见了就躲,以往便是如此,更别说此时此刻这样一副吓人的模样了。

    只见那沈毅堂面孔绷紧了,目光发狠,颇为阴霾的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香桃吓得微微瘪起了嘴,只害怕的将要哭了出来,可是却又一直强忍着不敢哭。

    细碎的不知不断往后移着,到底害怕过了头,只返身便想要逃。

    第182章

    可是,这才刚跑了没两步,香桃轻而易举的便被人猛地一把给钳制住了。

    香桃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子将要被生生的给掐断了似的。

    战战兢兢地回头,便发现那沈毅堂犹如修罗般的站立在了她的身后,大掌掐着她的手腕,正满脸阴沉的看着她。

    香桃抖着身子,吓得花容失色,只凭着下意识的举动,伸出一只手去掰开他的手。

    瘪着嘴,颤着唇,呜咽的道着:“呜呜···放开我···放开香桃···”

    沈毅堂只眯着一双眼,抿紧了薄唇,攥紧了手的帕子朝着香桃一字一句冷声质问着:“如何来的?”

    香桃早就已经吓懵了,哪里还听得见他在问些什么。

    只伸着小手不断地去捶他,打他。

    抖着唇哭丧着:“松开香桃···呜呜···香桃好疼···”

    沈毅堂放开了香桃。

    却忽然又是一把掐住了香桃的脸,力道之大,疼的香桃的眼泪直啪啦啪啦的滚落了下来。

    沈毅堂再一次阴着眼,一字一句的重复道:“爷问你如何来的?”

    那声音,一字一句带着狠绝,带着阴冷,分明是从牙齿缝里冒出来的。

    听了只觉得让人不寒而栗。

    这两年那沈毅堂性子变化极大,修罗似的面容,阴狠的眼神,冰冷的声音,变得只有些阴晴不定。

    甭说这寻常外人不敢亲近,便是连这沈家的兄弟侄儿,竟也无一人敢上前轻易招惹。

    恰逢此时,前头的杨大安顿好客人后,见主子还未曾过来,便亲自寻了过来。

    一时,瞧见方才那小厮战战兢兢的立在游廊上,只满面惊恐,盯着某处瞧着,瞪大了双眼,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杨大嘴里高声的问了一声“爷在何处?”

    吓得方才那小厮身子一抖,只瑟瑟发抖的指着某一处,喉咙里已是失了言语。

    杨大顺着瞧了过去,一眼便瞧见了那沈毅堂正一脸凶煞的捉着个小丫头,正满面阴霾的掐着她的脸正在询问着什么。

    杨大瞧了,心里还在寻思着,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将主子爷给得罪了。

    可是待仔细再瞧上一瞧,只心不由一紧。

    那道身影···不是香桃那小丫头又是哪个?

    只见此刻那小丫头显然是被那沈毅堂的举动给被坏了,瞪着一双眼,都将要忘了哭嚷,小脸一阵煞白。

    杨大面上亦是随着一白。

    只将挡在身前的小厮用力一推,自个五步作三步立马飞奔了过去,一把跪在了沈毅堂的脚下。

    并未曾问名缘由,便朝着那沈毅堂直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