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87节

作品:《斗春院

    脑子里不其然的闪现过一张模模糊糊的面容,随即,只见那张脸越发模糊不清,渐渐地,渐渐地,像是在说水波慢慢的荡漾开来似的,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

    许久,春生这才回过神来,随即,看着素安似乎玩笑般的道着:“你家姑娘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嫁人了,嗯,待到了一定的年纪,待将这大千世界看遍玩遍了之后,再寻个安静的庵子,剃发寻个法号做一名姑子算了···”

    素安闻言,噘了噘嘴道着:“姑娘,你又不正经,尽会戏弄我!”

    春生认真道着:“我说的都是真的。”

    素安见春生收起了笑,一派正经的模样,面上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来,嘴里附和着:“那好啊,好啊,待哪天姑娘修成了一名大师,我便也去投靠您得了,其实想一想,当一名姑子也是不错的,无忧无虑的,对罢,嘿嘿···”

    春生闻言,嘴角亦是浅浅的笑了笑。

    随即,想到了什么,便又忽地收住了。

    第185章

    三日后。

    李掌柜与那名客人约好了时间与地点,春生便随着一同赴约。

    原本因着对方是客人,春生合计着便由自己宴客,在京城有名的酒楼设宴,来邀请那名贵人的。

    可是,最后李掌柜道着,那贵人过于客气,竟在自己府上亲自设宴,宴请春生。

    春生一愣,微微犹豫了一番,便唯有同行。

    到了地方这才发现,原是坐落在京城的一座颇为雅致的宅院,看着倒不像是主宅,一眼看过去,只见那正门的门匾上写着个偌大的“静园”二字。

    春生在外走动的地方多了,自然便知,有许多有钱人家喜爱备置一些私宅,倒也不觉得怪。

    更何况在这京城,天子脚下,无不是达官贵人,无不是显赫之辈,来往间时常如此,倒也是方便许多。

    一下了马车,便见早已有名四十多岁上下,穿戴整齐,处事周全稳重,瞧着约莫像是管家模样的人早早的在院子门口候着呢。

    只忙恭敬的迎了上来,朝着春生道着:“是陈公子吧,我们家主人已经恭候多时了,还请陈公子随着小的往这边请!”

    似乎见春生倒是年轻,又生得颇为俊美,不由多看了两眼。

    春生在外化名陈生,闻言,朝着那管家模样的人握手抱拳道着:“如此,便有劳了···”

    院落极大,里头庭院众多,水榭,假山点缀其,景致颇为雅致。

    春生瞧着,无论是那庭院设计风格,还是里头的花草水榭布置,倒是带着些许江南韵味。

    院子虽大,但是里头的人却是极少,一路走来,鲜少撞见些丫鬟或下人,里头静悄悄的,很是安静。

    往里走,经过了一片竹林,春生瞧着倒是看了好几眼,是一片长势茂盛的凤尾竹,竹子矮小,树叶精致秀气,成片成片的,倒是颇为壮观。

    依稀记得,曾经沈家斗春院里就有这么一片竹林似的,是以,一眼瞧过去,只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春生站在原地驻足了片刻,前头那位引路的管家见状,微微放慢了脚步。

    春生有些不好意思,只朝着他道着:“贵府庭院的景致颇为雅致,一时忍不住多瞧了几眼,还叫管家笑话了。”

    那管家闻言,嘴上带着丝笑意,道着:“哪里,我们家主人亦是非常喜爱这片竹林,看来,公子与咱们主子乃同道之人。”

    春生听了,只将手的扇子打开,随意的打扇了几下,嘴里道着:“你们家主人一看便知是位高风亮节之人,而我乃只是名俗气的商人,哪里敢跟你们主人比啊···”

    春生原本来之前,心尚且还有几分迟疑,到底是名姑娘家,就怕是些个土豪财主,又怕是些个风流好色,或者怪癖难缠之人,到底是旁人的地盘,如此,倒确实有几分顾忌的。

    但是,一进了这院子,瞧着这一木一景,一花一草,应当是为有些气度风雅之人,如此,绷紧的心倒是渐渐地松懈了下来。

    竹林的深处,设有一处庭院,瞧着不大,但是非常别致,门口并无人看守,管家一路领着春生几人往里走,进了厅子。

    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两名婢子,过来伺候奉茶,规规矩矩的,倒是显得有些教养。

    管家对着春生道着:“几位稍等,小的去里头通传一声。”

    说罢,便绕进了一旁的偏厅。

    春生与陈掌柜坐厅子里用茶,素安双眼好的在屋子里乱转。

    闲暇无事,便逮着问着一旁的婢子,闲聊着:“哎,这位美人姐姐,你们家主子贵姓啊,是何许人也,做什么的啊!”

    那名婢子只噙着笑,恭敬的道着:“回这位小爷的话,咱们主子乃是姓秦。”

    至于旁的什么,倒是不曾多言。

    素安不死心,又问了一遭。

    那婢子只微笑有礼的摇摇头道着:“关于言论主人的话语,咱们做下人的,一概不许多言,还望这位小爷见谅,既然几位是咱们主人的贵客,想来,待会儿可以亲自询问的。”

    素安闻言,朝着春生努了努嘴,用口型了句:“好生无趣。”

    春生瞪了素安一眼,素安这才规矩了些。

    春生倒是觉得这里的婢女修养极高,该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才对。

    不由又想起了自己原先当婢女的时候,一言一行,亦是须得谨言慎行才是啊,如若不然,稍有不慎便惹了事非,便不好了。

    思及至此,春生想了一下,便又朝着一旁的李掌柜道着:“李叔,我瞧着咱们这位贵客应当是位颇为雅致讲究的人,这样的人当是颇有几分见地的,道出的那一句‘门外汉’该是自谦了,想来,咱们待会儿得要扛起精神好生应对了···”

    李掌柜闻言,立即附和着:“少东家说得极是···”

    这常年做生意的,一是怕遇着行家,二则是怕遇着精明的客人。

    春生原先听李掌柜转述,还以为是位土豪暴发户之类的,这会儿却忽然觉得,不是前者,便许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