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88节

作品:《斗春院

    倒也不觉得忧心,正所谓慧眼识英雄,凡事有利也有弊。

    再者,能够促成买卖自然是最好不过,如若不然,此物本就是无意间得来了,能不能够卖得出去,也是随缘。

    终归,春生身上还是少了些商人的市侩气息,许是,到底是初接触不久罢。

    过了片刻后,那管家便立即出来了,只朝着春生道着:“陈公子,咱们主人这边有请。”

    管家只将春生等人迎进了一旁的偏厅,只见在那屋子里正立着一位三十来岁,面黑无须,身形精壮结实的年男子。

    李掌柜一见了那人,便忙拱手道着:“秦公子——”

    又忙朝着春生引荐着:“少东家,这位便是咱们的贵客,秦公子——”

    春生闻言,只忙有礼的朝着那位秦公子拱着手,正欲打招呼。

    却被那人眼明手的一把给制止住了,只忽而朝着春生笑着道:“陈公子无须客气,在商,我乃是你们的客人不假,可是,在这座宅院里,你却是由我请来的贵客了,来,陈公子请上座···”

    说着忙吩咐下人们上前派茶。

    一旁的婢女过来派茶,末了,只立在一旁贴身伺候着。

    春生瞧着这位秦先生,看起来倒是爽朗大方,举手投足间倒是豪气云天,只是,看待着春生的目光有些许怪,带着一些轻微的审视。

    春生不由有些诧异。

    那秦公子盯着春生瞧了片刻,许是自知自己的目光过于直接了,立马收回了视线。

    不过片刻后,嘴上倒是直接开口道着:“倒是在下失礼了,主要是陈公子实在是生得过于俊美,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人般,一时,这才一时瞧出了神,还望公子见谅——”

    春生惊讶这位秦公子的爽朗直接,微微愣了片刻后,倒也觉得是位爽直接之人,是以,便开口道着:“秦公子谬赞了···”

    哪知才方一开口,只忽然听到一阵大力的声响,像是有物件从手上坠落的声响。

    春生顺着瞧了过去,只见一旁放置了一道大的山水图案落地屏风,屏风上头山水绘画层峦叠嶂,一时隐隐灼灼,遮住了里头的精致,只依稀能够瞧见里头设有软榻,茶几之类的摆件。

    因为逆着光,似乎,依稀瞧见了里头还有道模糊的人影,只后轻风略过,薄纱被吹得飘散开来,再次一瞧,又似乎是一时瞧错了,里头,哪里有什么人影。

    片刻后,一只娇憨肥嘟嘟的波斯猫一步一步,步履轻盈的从里头走了出来,原来是猫儿啊。

    该是自个瞧错了罢。

    第186章

    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脸圆滚滚的,浑身肥嘟嘟的,往屏风外轻手轻脚地探了两步,步履优雅,眼睛里透露出高贵神色,傲娇又可爱。

    春生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末了,待回过神来,只朝着那秦公子如实开门见山的道着:“秦公子,在下此番前来拜访,乃是听闻秦公子订下了咱们铺子里的那块宝石原石,听铺子里的掌柜说,秦公子想要与在下会面细说详谈,说实话,其实在下也是方才接管家的生意,对于这类宝石珠宝类的赏识也仅仅只是略知一二而已,届时,若有在下的拙见有思虑不周的地方,还望秦公子见谅才好——”

    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轻轻指着一旁的李掌柜对其道着:“好在,咱们铺子的李掌柜倒是练出了些个鉴赏珠宝玉石的能耐,此番随着在下一同前来,希望能够一同解决秦公子的疑虑,只不知现如今秦公子还存在哪一方面的疑惑呢?”

    春生这话说得直接,实在,周全,又充满着诚意,先是在商言商,坦诚承认自己术业不精,此乃实在

    然而术业专攻,未免令客人失望,特意领了专业人士过来为其解惑,此乃周全,又充满着诚意。

    此番作为,比商腔多了些真诚,少了些圆滑,到底令人听起来觉得舒服。

    果然,便见那秦公子闻言,挑眉看了春生片刻,便笑着道着:“陈公子倒是个直接爽之人,好吧,既然陈公子如此说来,那么我便也如实道来了。”

    说到此处,沉吟片刻,然后对着春生道着:“其实,当初之所以瞧上了贵铺面里头的那块宝石,看的除了它的色泽,质地以外,最主要的一点便是恰好是因为乃是一块宝石原石,我的要求只有一点,只要公子能够为我满足了,那么那块宝石我便可直接与公子买下了。”

    尽管之前已经定了,也交了部分的订金,到底不算真正的成交,若是客人到时候后悔,还是可以退回去的,不过只扣除一些手续费罢了。

    是以,唯有等到十足的交钱交货,这买卖才算真正成交。

    此番,春生前来,便是特意为其解惑,促成买卖的。

    听到那秦公子如实说,春生便问着:“哦?秦公子有何要求,在下愿闻其详。”

    春生话音刚落,却是忽然瞧见方才那只波斯猫不知何时已经慢慢的踱到了春生跟前,似乎正有些百无聊赖的张望着春生。

    恰好春生一低头,一人一猫对视着。

    随即,便见那只猫儿朝着春生“喵了一声儿,双眼慵懒的眯起了,随即,一个倾身,便一把轻松地跃到了春生的腿上。

    春生吓了一跳,立马伸手扶好了。

    起先,那只猫儿还微微弓着身子,抬着脑袋细细地打量着春生,许是,瞧了一会儿,觉得春生并无甚攻击性,这才慢悠悠的放下心防。

    随即,只在春生手心里蹭了蹭,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春生腿上懒洋洋的躺了下来。

    这波斯猫脑袋圆大,身躯更是浑圆,许是身上的毛发蓬松,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方才细看,这才得知眼睛大而圆,浑圆,竟是琥珀色,生得非常漂亮。

    又见它如此慵懒亲昵,春生心有诧异,只伸着手,在波斯猫的毛发上一下一下轻抚摸着,小家伙舒服得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春生心都化了。

    一抬眼,只见那秦公子满脸惊讶的看着她。

    似乎又往那屏风方向瞧了一眼,随即笑着道:“这小家伙倒是喜欢你,平日里谁都碰不得,可是傲娇得紧呢?”

    春生闻言,只微微浅笑着道:“是罢,可它此刻瞧着却是温和可爱得紧啊···”

    许是,又见那秦公子往那屏风处看了一眼,春生的目光亦是下意识的随着看了过去。

    里头依然瞧不真切,但总觉得里头有人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