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89节

作品:《斗春院

    这般想着,又伸手往猫儿身上轻轻的抚摸了下,心有些喜欢。

    可是,到底乃是家主的宠物,并不好这般私下占有,便将猫儿轻轻拖了起来,预备交由一旁的丫鬟。

    可是,却见那猫儿对着丫鬟张牙舞爪,丫鬟并不敢接。

    春生诧异得紧,又犹豫的往那秦公子方向看了一眼。

    见那秦公子并未曾多言,这才略微放心,一直将猫儿放在了腿上,放回了腿上,便见那只雪白的小猫儿又变得温顺了起来,春生心下一软,只时不时的抱在了怀里。

    经过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两人用了些茶,又吃了些点心,这才又继续方才的谈论。

    只见那秦公子思索了片刻,复又对着春生道着:“陈公子想来定知,这但凡宝石,其实当它乃是一块原石时,并无多大价值,唯有将其打磨成了耀眼的珠宝,这才最能够体现出它的金贵连城之处,是以,我要求很简单,无非便是——”

    说到这里,似乎又往那屏风处瞧了一眼,便对着春生道着:“买下那块原石的同时,希望陈公子能够亲自为其设计一款能够配得上它的首饰!”

    春生听了,有些惊讶,却又并不觉得惊讶,毕竟,当初,自己的用意便是如此。

    且秦公子的话说得极为有道理,宝石,当它是一块原石的时候,其实跟普通石头没有什么两样,唯有打磨成了饰品,才称得上是宝石,才能够耀眼。

    春生来时,便已隐隐猜测到了,只是,关键的问题是——

    春生诧异的看着秦公子道着:“要我亲自设计?”

    只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不成。

    她虽是开首饰铺子的不假,却并不擅长此道,且铺子里有专门描绘首饰样子的绘画师傅,没得理由令她来设计这个。

    秦公子见春生的反应倒也并不惊讶,只笑着道:“我并非是与陈公子说笑的,我是说的极为认真的,首先,公子乃是这块原石的发掘者,那么,便代表公子与此物有缘,这世间最难得便是难得遇到有缘人,所以,我觉得此物由公子来开拓设计是最为适合不过的,此乃其一,至于这其次么,公子乃是这首饰铺子的少东家,尽管公子有些自谦,但到底算是个行家,我也是十分相信公子的眼光的,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当然,若是公子应许,关于这价格方面,咱们还可以另谈。”

    秦公子说完,便微笑的看着她,似乎正在等她考虑。

    春生闻言,却是皱眉纠结了下。

    其实,但凡做生意,总会接触许多怪的客人,这样的,也并不算太过于荒唐的,只是,有些意外而已。

    其实春生十分擅长绘画,小时候林氏手把手教过,后来在沈家,在书房伺候的时候,闲来无事之际,亦是时常练过的,只后来,待那沈毅堂回来后,便一直拘束着,没有动过笔了。

    反倒是,这两年,练得更加多了起来。

    描绘几幅首饰的花样子,也并非什么难事,且她本就是姑娘身,自个的,与林氏的,包括素素的好些首饰皆是由着她所绘打造成的。

    只是,到底是私底下戏耍罢了,并未曾在明面上卖弄过。

    可是,听那秦公子的意思,分明又非此不可了。

    到底是笔大单子,一旁那李掌柜已经在拼命的跟春生使眼色了,春生沉吟了片刻,便对着秦公子道着:“好吧,如此,那在下便接了,若是届时不合公子心意,还望公子直言。”

    春生说完,便见那秦公子笑了,眉眼间似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顿了顿,春生又想了一下,便又问着:“在下可否多嘴询问一句,公子是想要将此物送给何人?”

    长辈?妻妾?或者其余什么尊贵之人?

    毕竟唯有了解了它的用途,才能够对症下药。

    哪知,听闻春生这般问着,却见那秦公子看着春生的眼睛,定定的道着:“乃是送给心爱之人。”

    春生闻言,微愣片刻,随即笑着点了点头,道着:“好,难得公子如此有心,在下定当尽力而为。”

    两人终于达成了共识。

    腿上的猫儿仿佛极为通人性似的,这边春生方与那秦公子交谈完,那边,猫儿忽而一把从春生退下跳了下去,步履优雅的往屏风那边去了。

    只见,走到屏风跟前时,忽然停了下来,只朝着里头懒洋洋的“瞄”了一声,又忽然回头看了春生一眼,便又忽然一溜烟的闪进了屏风里头,似乎,跳进了谁的身上,谁的怀似的。

    春生瞧了一眼,便与秦公子告辞,只道着描绘好图案式样届时在送来与秦公子再作商榷。

    只是,在临行前,春生复又回过头来,往那屏风处瞧了一眼,忽而对着秦公子意味深长的小声道了一句:“秦公子,指的究竟是您,还是另有其人啊?”

    眼前的“秦公子”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忽而笑着道:“公子好眼力。”

    第187章

    春生前脚刚走,后脚那位“秦公子”立马便返回了屋子。

    只见从那屏风后头走出来了一位身着深紫色华服的威严男子,只见他面色冷峻巍峨,一脸深沉犹如千年古井,深不见底。

    只微微眯着眼,一定未动的盯着那门口的位置,许久都未曾收回视线。

    面上看着面无表情,情绪似与往日并无异处。

    直到,忽然间,手上的那只雪白的波斯猫忽地呼痛挣扎出声,只弓起了身子,哀嚎了一声:“喵···”

    这才发现,原来,竟被一股大的力道勒住了脖子。

    那名身穿深紫色华服的男子,只伸着大掌用力的掐住了猫儿的脖子。

    面上瞧着无一丝情绪,手却是越收越紧。

    直至那浑圆可爱的波斯猫浑身抽·搐痉·挛,俨然将要窒息。

    直至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险些将要被窒息的那一瞬间,脖间的大掌缓缓地松开了手。

    随即,却修长的手指却又是一下一下的抚摸着猫身上洁白的长毛发,似是安抚。

    猫儿在他的大掌上瑟瑟发抖,不敢轻易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