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0节

作品:《斗春院

    整个过程全程静谧无声,只听到那可爱的小东西不断由痛哭哀嚎变成胆怯呻·吟呜咽。

    直至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而方才那名“秦公子”规规矩矩的立在一旁,瞧了这一幕,微微凝着神,大气不敢出一下。

    直至忽然间听到有人出声,问着:“扬州那边的事办得如何呢?”

    声线低低的,带着些岑冷。

    一边问着,一边慢条斯理的踱步走到了门口,立在原地,双眼犹如一双膺眼,犀利的盯着屋子外头。

    那里,早已无了半分人影。

    那“秦公子”听到发问,顿时身子一顿。

    立马恭敬的回道:“回爷的话,扬州那边的事儿早已经安排妥当,爷无须担忧!”

    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抬眼瞧着身前之人一眼。

    随即犹豫了片刻,便又斟酌着开口道着:“方才···方才那位陈公子似乎已经瞧出了小的身份···许是猜出了爷就在里头···”

    身前之人闻言,许久,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再无言语。

    那人见状,候了片刻,这才退下。

    却说春生自从那“静园”回来后,便开始着手描绘起了关于以那红色宝石为装饰的首饰样子,既然自己亲自应了这样一件差事,终归得要认真对待的。

    尽管,无缘无故的接下了这样一桩活计,直至回到了京郊外的家,春生还觉得颇有些费解无奈,不过,想想竟又觉得有些好笑。

    没有想到,兜兜转转间,这块儿宝石最终竟然还是落在了她的手里。

    其实,没有想过会这般被人轻易买了去的,毕竟,当初亦不过是突发想的一个举动罢了。

    送给心爱之人的?

    春生彼时忽然听了,确实是有些触动的,或许,这才是这块石头最有价值的一刻,不是么?

    一时,便又想到了那日,想到了那道屏风,想到了那日深处在屏风身后之人,只不知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能够为心爱之人做到如此的,应当是个长情之人吧。

    那日那位“秦公子”,虽性子不拘一格,说话谈吐间亦是个难得有些见地之人,可是,深交起来,便渐渐地发觉有些不同。

    频频的看向那屏风处。

    好像里头有什么人,得需要得到他的请示似的,一探,这才发现,果然如此。

    弄得这般神神秘秘的。

    不过,生意场上,总归会遇到许多才,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应有尽有,撞得多了,一切皆不足为。

    好在春生本身便就有些作画功底,自从两年前接了铺子后,亦是下意识的关注过些时下京城或者整个大俞走俏的首饰款式,是以,虽是半个门外汉,但是,在铺子里掌柜和铸造金器珠宝的老师傅的指点下,竟也觉得有些得心应手。

    不过才两天的时日,便已经描绘了好几幅图案款式,先是拿到了铺子里给那李掌柜瞧了瞧,后又给打磨宝石玉器的老师傅瞧了瞧。

    李掌柜顿时那叫眼下一亮啊,只见那双豆大的眼瞬间冒着光儿,不时瞧了瞧那画纸上的首饰款式,又瞧了瞧春生。

    直激动的道着:“少东家,小的竟瞧不出您还有这门手艺啊,这套首饰若是配着那块红宝石打造下来,我的天皇老爷啊,那可真是···贵不可言啊,怕是连宫里头的娘娘见了都会忍不住稀罕吧···”

    春生听了,只忍不住笑着道:“哪里有李叔您说的这般夸张,这还只是个样图,哪里瞧得分明啊···”

    不过这一次,春生跟前的素安倒是难得与李叔站在了统一战线了,亦是在一旁附和着。

    李掌柜欢喜又得意,只见那麻溜的一双眼珠子四处乱转着,忽而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只一脸激动的对着春生道着:“少东家,少东家,小的无意间想到了一茬,您瞧,现如今这市面上的这些个首饰花样大抵皆是大同小异,难得瞧见些个什么新鲜好看的花样,咱们这京城又不比寻常的小地方儿,贵人那可是多得紧,兜里白花花的银钱那可都是没处花呢,而少东家您在此道上又有着如此惊人的天赋,小的想着,倘若往后少东家有朝一日能够为咱们铺子偶尔添一两个新鲜花样的话,那咱们铺子可谓是——”

    李掌柜一边说道着,一边幻想着,脸上顿时开始激动得直冒光了,只激动得面红耳赤的看着春生道着:“少东家,您觉着——”

    话还未曾说完,便瞧见外头进来了客人,一时,只有些意犹未尽的止住了喉咙里的话语,连连瞧了春生好几眼,便赶忙着去接待客人去了。

    春生与素安对视了一眼,纷纷笑弯了眼。

    不过,李掌柜虽就那么一说,春生也是那么一听。

    待笑过后,心却也是微微一顿。

    春生一时低着头,在次细细瞧着画纸上描绘的款式。

    她一共描绘了十几套款式,然后从精心挑选有四套,皆是成套的赤金镶红宝石的首饰。

    其最为惹眼的要数那套红宝石镂空金累丝如意八宝钗。

    饰赤金如意吉祥八宝图案,用金丝堆累工艺链接,呈镂空状,每一丝,每一缕的细簪上都粘米粒大小的红宝石颗粒,只觉得红光闪耀,珠光宝气,又栩栩如生。

    尤其是最间镶嵌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一时瞧了直令人忍不住夺目,令人晃眼赞叹,极大的凸显了红宝石尊贵奢华的特质,金贵又华丽。

    以头饰为主,余下又是以耳饰,璎珞,手饰为辅,均是镶嵌了红宝石的成套首饰,整整齐齐的绘满了整张图纸。

    便仍仅仅只是描绘在图纸上,都会令人移不了眼,想来,造成了实物,便是无论哪名女子见了,都会忍不住欢喜动心的。

    李掌柜的话,春生听进了心里头,不过,暂时丢在了脑后。

    眼下当务之急,得将这几套首饰样子给那“静园”送过去,速速确定好了,将这桩大单子速速促成了方能安心。

    春生领着素安亲自过去的。

    来过一回,算是熟门熟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