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1节

作品:《斗春院

    仍是那位“秦公子”招待的她们,这才知晓,原来此人是那为正经主子的手下侍卫,姓曹,唤作曹裕直,而他们的那位神秘的主子乃是姓“秦”没错。

    这一回直接将春生领去了书房。

    一进去,又是一道屏风挡住了,不过这一次,那屏风乃是一道古色古香的莎质半透式的,一进去,便隐隐可见乃一名身穿深紫色华丽常服的男子,端坐在了屏风里头的软榻上。

    榻上设有一张小几,小几上设有一道茶具,空热气缭绕,置身这片书房,隐隐带着些优雅古韵味道。

    里头那位该是正经的主人秦公子准没错了。

    只是,他侧身坐着,只依稀能够瞧见那赫赫威严的身姿,挺得笔直的,一只手执起了只精致细小的紫砂杯,正置与唇边,挡住了隐隐轮廓,叫人瞧不真切。

    不过,便是那样模糊的一眼,便可断定定是位不俗之人。

    春生不好直盯着瞧,只忙朝着里头之人招呼着:“想来这位便是秦公子了吧,在下已经按照公子的要求,特将这几日亲自设计描绘的花样待了过来,烦请秦公子过目。”

    春生话说完,却见里头一直未见任何动静。

    直至那人慢条斯理的将手的茶饮完了,将杯子搁置在了几子上,这才低低的“嗯”了一声,又低声的吩咐了一声:“拿过来。”

    那声音压得极低,透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岑冷,不由让人生畏,不知为何,春生心不自觉地一紧。

    听了他的话,春生四处瞧了一眼,顿时一愣,原本方才还在的曹兄不知何时已经退了下去,整个书房里一时竟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那话,似乎正是对着她所说的。

    犹豫了片刻,春生便拿着那一叠画纸朝着那屏风里头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第188章

    屏风内的男子微微垂着头,春生第一眼看过去,只瞧见了被束得高高的发,长发被高高束起,一丝不苟的模样。

    头顶上那枚金属制成的发冠,上面镶嵌了翡翠,镂空加簪,显得硬朗稳重,不失奢华之感,与身上穿戴的那一套深紫色的华服相得益彰。

    一眼,便足矣令人闭住呼吸,心微微凝注。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令人生畏。

    第二眼,便是瞧见了那名男子腿上的那只波斯猫儿,此刻正无比温顺的,无比慵懒的趴在了他的腿上,正享受着主人一下一下的轻抚。

    明明瞧着一派威严岑冷,可却又偏偏做出那般慵懒随意的举动,只觉得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性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让人觉得怪,却又偏生无比的契合。

    春生不敢盯着多瞧,不过那么匆匆地瞟了一眼,立马收回了视线。

    只忙低下了头,声音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拘谨,嘴里道着:“秦公子,请过目!”

    只将手的图纸双手递了过去。

    片刻后,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

    手指无比修长,上头指骨分明,关节偏粗大,指腹生有粗粝的茧。

    伸过来时,与春生白嫩秀气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手掌摊开,未动。

    春生一愣,顿了顿,忙下意识的将手的图纸又递进了几分,直接递到了他的指尖处。

    大掌这才收紧,握着,收回。

    春生只觉得这样的举止习惯似曾相识,好像曾经也这般经历过似的。

    一时,心有些恍惚。

    待再一次提起了目光,小心翼翼的瞧过去的时候,那人,便复又已经垂下了目光。

    将那叠图纸搁置在了小几上,左手搂着怀的猫儿,右手一下一下地翻阅着。

    整个过程均是一言未发。

    屋子里安静得紧。

    因那人坐着,微垂着脸,而春生站立着。

    从春生这个角落瞧过去,许是屏风遮挡了屋子里的光线,偏偏身后的窗子大开,接近午时的光线条尤为强烈,只见这人背对着窗子坐着,微微逆着光,只依稀能够瞧见模糊不清地轮廓。

    只觉得面部线条如刀削似的,刚毅冷峻,令人不敢直视。

    只觉得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极慢似的,一下一下的。

    空气唯有听到翻阅纸张发出的轻微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眼前之人直将视线最终落在了最后描绘的那一页纸张上。

    那里上头描绘的正是那一套红宝石镂空金累丝如意八宝钗。

    春生见状,犹豫了下,最终开口问着:“秦公子,这里头的···可是有合乎公子心意的?”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不合意,公子尚可直言···”

    春生话音刚落,便见软榻上之人,伸手轻轻地敲击了几面。

    果然在那一套红宝石镂空金累丝如意八宝钗的纸张上轻叩了几下,低声道着:“就选这套。”

    声音低醇雄浑。

    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却又继续低声道着:“其余的这几款也一并订下了,爷手头上还有些玛瑙翡翠,届时会派人送到铺子里随着一并打造成,价格方面···你届时报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