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2节

作品:《斗春院

    语气虽淡淡的,却带着某种不容置疑。

    并非询问,而是直接就那样决定了。

    春生听了一愣,蠕动了下嘴,平日里早已练就了一番能言善辩的说道,只不知到了这里,缘何就如何都反驳不了。

    顿了片刻,这才道着:“行,既如此,那待在下回了铺子确定了价格后,届时在来知会公子。”

    顿了顿,又补充着:“既然此番公子已经将首饰的款式定好了,那么在下即刻便吩咐铺子,马上按照公子的要求将那套宝石首饰给定做好了。”

    眼前之人闻言低声“嗯”了一声。

    春生见状,见事情还算顺利,便微微松了一口气而。

    又见好似无事了,便预备辞行,只朝着那垂目之人恭敬道着:“若是公子无别的要求,那在下便先行告辞了。”

    春生说完许久,还不见任何动静。

    犹豫了下,正欲自顾退下。

    却见这人忽而又往前翻了一页,只指着某一处一根金簪子上的牡丹花样,低声的道着:“这个,换掉。”

    春生听了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半晌,这才道着:“可以,只不知公子可是要换成哪种式样的?”

    听春生这般问,却见眼前之人忽然间抬起了头来。

    顿时,双眼像是一道利剑似的,紧锁着,直视着春生,嘴里一字一句的道着:“将牡丹换成春花即可。”

    而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抬眼瞧过来的那一瞬。

    春生已然傻了眼了。

    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浑身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只见那人,神色冷峻,面无表情,僵着一张犹如冰雕刻成的脸。

    尽管面上未曾显露一丝神色,可是,只见那双目入炬,目光岑冷犹如□□,瞧得春生浑身上下直冒寒气。

    那神色,那气质,只觉得换了一个人似的。

    可是,那张脸,那眉眼,那相貌,早已融进了春生的骨血,便是如何想忘,也是定是忘不了的。

    春生吓得花容失色。

    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后肘便撞到了身侧的屏风上。

    那道屏风乃是微透莎质的,尽管底座乃是上好的檀香木,可是到底要比寻常的屏风来的轻便些。

    春生失措撞了上去,那屏风便轻而易举地往后直直的倒下了。

    而没有了屏风的遮挡,屋子里的光线一下子涌了过来。

    春生瞧得真真切切,那人,那人不正是那曾与她朝夕相处,不正是曾与她同榻而眠过的沈毅堂,却又是哪个。

    春生微微抖着身子,僵在了原地,身子竟有些发软,一刻都动弹不了。

    屏风倒下,尽管地面铺有地毯,仍是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几乎是屏风倒下的同时,只立即便听到从书房外传来了一道恭敬的声音,道着:“爷,可是发生了何事?”

    是之前那曹裕直的声音。

    半晌,只听到一道低沉地声音响起,冲着书房外冷声道着:“进来。”

    曹裕直进来瞧见屋子里的场景时,顿时微微一愣。

    只瞧见自己主子正威坐在软塌上,宽肩阔背,身躯挺得直直的,身躯禀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波澜不惊、面不改色的沉重气度。

    不过此刻眉间微微隆起,似乎,竟夹杂着一丝不耐烦似的。

    而原本那名首饰铺子里的陈公子,只有些面色发白的立在了一侧,双眼微微呆滞,像是犯了什么错儿似的。

    曹裕直视线往屋子里一扫,见原本摆放在屋子里的那一块屏风倒在了地上,顿时双眼一缩。

    忙几步走了过去,对着那沈毅堂问着:“爷,您无碍吧?”

    顿了顿,又瞧了那地上的屏风一眼,立马过去查探,只瞧见那屏风被摔裂开了一道细口子。

    那曹裕直面上顿时染上了一抹凝重,颇有几分无措的道着:“爷···这···这道屏风可是···可是当年老太爷,您···您看这——”

    说到这里,话语顿了顿,似乎不知如何说下去,又仿似有几分担忧的瞧了春生一眼。

    一听,便知定是十分贵重的物件。

    春生心也随之一紧。

    许久,便只听到有些沉声吩咐着:“派人进来收拾了。”

    曹裕直听了不由一愣,又仿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便立马派人进来收拾。

    不多时,下人们便将屏风给抬了出去。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

    春生只有几分无措,不自觉的又往身后退了几步。

    或许是事发太过突然,没有给人一丝丝防备,她已经吓呆了过去,面上还是愣愣的,未曾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回过神来。

    许是见春生只有几分拘谨的立在一旁,那曹裕直思索了片刻,便又立即状似替那春生解围似的,只冲着那沈毅堂道着:“爷,此番想来陈公子定是无心之举,还望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