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4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心不由有些复杂。

    或许,也曾料想过,若是有朝一日终将遇到了,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是他暴跳如雷,对她厉声讨伐。

    是他柔情温和,对她聊表思念之情。

    又或者,两人人群偶遇,静静地对视着,而他美人娇妾在怀,她则淡然一笑,曾经纠缠纷杂的过往早已是成了往昔。

    幻想过千千万万种,却从来没有料到过竟是这样一种。

    以至于,竟令春生失了几分平日里的淡然。

    原来,对他的害怕竟是骨子里带来的。

    不管他变成了怎样的人,无论是顽劣不着调的,慵懒随性的,暴跳如雷的,或者如同现如今这般冷漠冰霜的,都同样令她心惊彷徨。

    无论是曾经在府为奴为婢时,又或者,即便是两年后,自认为已经修炼得足够淡定的自己。

    春生微微凝着神。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待真正提起笔开始描绘起来时,心已是随着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做画,果然能够令人心平气和,尽管,气息终究仍是还有几分不稳。

    不管他有没有将她认出来,不管现如今究竟是怎样一副局面,春生早已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如今,只想着些将手的事情办完,速速离去才好。

    春生强自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放到了笔下。

    屋子里静得吓人。

    窗外飘进来一阵凉风,甚是凉爽宜人,春生却无暇顾及,只埋着头,一笔一画的在纸上勾勒着。

    忽地,只听闻到一声细小的猫叫声儿,轻轻地“瞄”了一下。

    春生手的笔微微一顿。

    原本低垂下的视线,出现了一只细软的爪子。

    那只原本乖巧的躺在主人腿上的波斯猫正轻手轻脚的探到了小几上,轻轻的耸动着鼻子,伸着抓着在空挥动着,探出粉嫩舌,朝着春生轻轻的叫唤了一声:“瞄···”

    声音软糯乖巧得紧,哪里像上次曹裕直说的那般谁都碰不得的傲娇模样。

    只是,一想到是他养的,春生便不敢在多瞧了。

    正收回视线之时,只瞧见,一只大掌直接伸过来,将猫儿一把给捉了回去。

    春生一眼便瞧到了那左手的大拇指上佩戴了一枚通体透玉的玉扳指。

    春生神色一愣。

    随即微微咬唇。

    待微微抬起头,只瞧见一双利箭般的眼神向着冷冷她地射来,春生尚且还来不及分辨那眼底的神色,便早已忙不迭的收回了视线。

    这日,春生按照沈毅堂,不,该是说按着秦公子的要求重新将首饰的样子绘好后,交给了他,春生心慌乱,可面上却是故作镇定。

    她交给了他。

    他却是未接。

    春生并不敢看他的神色。

    见他未接,也仍是不敢抬头,不敢多言。

    僵持了片刻。

    春生只强自开口,先行告辞。

    却没有想到,竟然顺利的出了那个院子,出了静园。

    一直到了马车上,春生的神色还有些恍惚。

    在里头时还不觉得,强自撑着,一出了静园,只觉得双腿不由有些发软,还是素素扶着她上的马车。

    见她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素素直担忧着问着:“姑娘,您这是怎么呢,是不是那单子没有谈妥?”

    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道着:“您是不是肚子饿了,您说这偌大的一座宅子瞧着威严气派得紧,可实际上这做派未免也忒抠门了吧,这大晌午都过了,怎么着来者也是客吧,竟将客人生生的撂在了一旁,也不叫摆放,竟将人生生的饿成了这幅模样···”

    素素的肚子饿得直呱呱叫了,是以,好生一番吐槽着。

    春生听了,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只瞧见素素一张小嘴一张一合的,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许久,只忽然定定的盯着素素问着:“素素,你说,若是以我现如今这幅扮相,遇到了以往的故人,那人···那人能够识得出我的真实身份么?”

    素素闻言,四下打量了一番春生,忽而问着:“那人···与姑娘关系如何,亲近么?”

    春生闻言,面上微变,随即,只缓缓地点头,道着:“算是···亲近吧。”

    素素见春生问得认真,想了一下,亦是无比认真的回着:“其实,姑娘,说句实在话,这世道上生得如同姑娘这般貌美的人本就不多,是以,无论您是姑娘身还是化作男子身的扮相,总该会第一时间吸引到旁人的目光,且会令人记忆深刻,过目不忘的,甭说是亲近的人了,便是只要瞧见过姑娘女儿身的人,奴婢琢磨着,应当皆是第一眼便能够瞧得出来的,毕竟,无论是作为女子,还是男子,您这样的音容相貌皆是世间少见的,辨识度是极高的。”

    顿了顿,又想到了什么,只继续道着:“上回在大街上,您不也被人一眼给认出来了么?您说那肉呼呼的姑娘是您以前的朋友,那就要看您与此番遇到的那位故人的关系,比不比的上您那个朋友的咯?若是比不上,或许尚且不确定,可若是关系比她还要亲近,那么,铁定是会认出来的——”

    春生闻言,面色变了下。

    她与他的关系···该是比那香桃要亲近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