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6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不知道现如今究竟该怎么办才好,躲了整整两年的霸王,就这般生生的撞见了,或许,干脆一些的,给她个痛才好。

    越是这般意欲不明,才越是让人难以安生。

    她曾预料过一千种,一万种相遇时的情景,也曾规划过,谋划过一千种,一万种应对方案,只觉得在这一刻,全然失了效似的。

    对他,她总是这般那被动,这般无力,这般彷徨失措。

    许是,近来几日瞧着却有几分心事,母亲林氏向来是通透的,尽管春生掩盖得极好,可是但凡有那么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只是逃不过林氏的法眼的。

    林氏并未多问,她对春生向来放心,并不拘着得事事问个一清二楚的,女儿家的有些个什么心思,也算作是正常的事儿。

    春生便也并且多说,她自个尚且都不甚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劳烦家里跟着烦忧担心的好。

    这两年,沈家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家的禁忌似的,从未曾有人开口说道过了,春生当年的过往,就好像是一场梦似的,再无人提及过了。

    若是没了这件人她患得患失的事情之外,其实,日子还是比较清闲闲散的。

    每日赏赏花,看看书,看看话本子,做做画,教教晋哥儿,偶尔天气好了,随着一家子到郊外走走,吃些野味,日子简单而美好。

    只过了不久后,铺子里出了些变故。

    从扬州传来了消息,原来从扬州进的那批货物因着未曾有多余的存货,等待赶工的时候,误了些时日。

    后来又在运送的途,遇到了些变故,导致又耽误了时日。

    结果,最终回京时,货物是完整无缺的运了回来,可是,却是整整耽误了十日的时日,比与那位客人预定交货的时间晚了。

    客人要求退订金,这批货不要了。

    大掌柜齐叔亲自上门与客人赔罪道歉,还是在尽力的奔走,意欲促成此笔生意,毕竟,一来这笔生意极大,理应争取的。

    这二来嘛,压了这么多存货。这绫罗绸缎可不比旁的东西,压了一年两年便旧了且不说,最主要的便是,这每年时兴的东西它可不一样,兴许,今年这样式样的买的好,到了明年,后年,可就销不动了,这可是几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啊,若是运作不好的好,在来这么一二遭,铺子都有可能会被拖垮的。

    且还不算这来往的耽误的花销,一算下来,损失可不小。

    齐叔费劲千辛万苦,总算是寻到了客人的府邸,这才知晓,原来这座府邸便是那静园,客人乃是姓秦。

    只因那首饰铺子与这绸缎铺子乃是分开的,并未曾做任何的交接,是以齐叔并不知情,几次投奔无门之后,只得拿着那地址来寻春生拿主意。

    春生瞧着手的地址,愣了许久。

    沉吟片刻,末了,只淡淡地对着齐叔道着:“齐叔,这桩生意放弃吧,咱们不做了。”

    齐叔听闻只一脸诧异的看着春生道着:“这可怎么行啊,姑娘,这可是···这损失可不小啊,这么大的单子,咱们又如此费心费力,怎么也得要尽力争取一番,说不定还是能够——”

    话还未曾说完,却见春生一脸坚决的看着他,道着:“齐叔,此事就这般决定了,我自有分寸!”

    声音虽是不急不缓的,但是语气却是非常坚定。

    齐叔闻言,有些诧异,末了,只得叹息一声,有些遗憾的去了。

    自齐叔走后,春生瞧着手那个熟悉的地址,面上开始渐渐地发沉。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第191章

    尽管这笔订单被退了。

    可是春生并未因此而卸下心弦,反倒是越发不安起来。

    如此,一连过了几日,仍是相安无事。

    她一时又心里没准,拿不准到底是自个想多了,还是···

    一晃又是几日。

    这日,首饰铺子派人过来传话,说静园订的那几套首饰已经造好了,问春生要不要去铺子里瞧瞧。

    因是春生设计的,理该去瞧瞧才是。

    又因东西过于金贵,铺子里有着铺子里的规矩,不应随意携带出来,是以,特意过来请示一番。

    之所以是几套,是因为后面静园又命人送了些玛瑙玉石送去铺子,说是按着春生描绘多余的那几套样式,全部打造出来。

    那李掌柜当时直一脸激动的说,皆是上好的玛瑙玉器,不比店里的那块原石宝石差多少。

    春生便将此事全权交给了李掌柜跟进着,自个不在插手。

    此番闻言,不过静默了片刻,便打发人回去了,并没有随着一同去过目。

    还是上午特意来传报的,却不想,到了日落时分,那李掌柜竟然亲自赶来了。

    瞧着那急急忙忙的样子,春生心顿时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李掌柜直气喘吁吁地跑来,茶都来不及吃一口,只用袖子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急着道着:“姑娘,您···您看这该如何是好啊,今个儿打早起派人从您这边回去,我得了令后,便预备将那些个首饰包起来送去秦公子那里,却不想,东西才刚拿出来,您说好巧不巧,竟然被刚进铺子里的那端阳郡主给一眼瞧上了,那一位,哎哟喂,那一位据说可是京城有名的暴脾气,可最是位惹不起的贵人啊,我才方一开口,那端阳郡主一眼便瞪了过来,只趾高气昂的道让小的派人去长公主府里取钱便是,还说···还说若是哪个有意见,直接让他找去长公主府便是···姑娘···您瞧瞧这该如何是好啊···”

    说到这里,顿了顿,只暗自摇头道着:“也不知道这几日是撞了什么邪气,一连着出了好几遭状况了···”

    李掌柜暗自嘀咕着。

    且先不说早些日子绸缎铺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退单事件,便是这首饰铺子,旁的其它分号,亦是接二连三的出了好几档子晦气事儿呢。

    每每皆是成千上万两的大生意,可经受得住几次折腾啊!

    春生原本以为,定又是那人在背后捣的鬼,这般听李掌柜描述起来,听起来却又觉得并不像那么回事儿似的。

    春生心不由一松,可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随即便又是一紧,只定定的看向李掌柜问着:“你所说的端阳郡主可是当今长公主的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