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7节

作品:《斗春院

    李掌柜闻言,只忙不迭点着头道着:“正是,那端阳郡主可不就是当今大俞朝身份尊贵的长公主所出的嫡长女么?传闻不但深受长公主宠爱,便是一出生,就被当今圣上给授了封号的,可谓是当今皇室孙子辈的头一人,那可是含着无限尊宠长大的,等闲的谁敢轻易去得罪啊···”

    春生听了,原本心的轻松只瞬间荡然无存。

    若说,纯碎是一桩凑巧的事儿,春生断然是不会去相信的。

    哪里就有那般凑巧的事儿。

    春生虽初到京城不久,对着这京城当今的局势不算清楚。

    可是,却也是知晓的,那身份尊贵的长公主可是出自那宫闱内专宠数十年从未失过宠的贵妃娘娘的肚子里啊。

    而那贵妃娘娘却又是谁?

    不就是与那沈家,与那霸王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么?

    当今贵妃娘娘可是那沈毅堂嫡亲的嫡姐,且自幼对其溺爱得紧,打小便是有求必要,这才惯出了这无法无天的霸道性子啊!

    春生自打九岁那年,初进沈家时,就听教导嬷嬷特意说道过的啊。

    只觉得当真是个好手段。

    那静园是交付了全部银钱的,那日谈好后,隔日便派人将一叠厚厚的银票给送到铺子里去了。

    钱已经付了,而货却没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是理亏的一方。

    若是碰上些个···耍横难缠的,怕是···不是退了银钱便能够轻易了事的吧。

    旁人许是不晓得那静园背后主子的来头,可春生却是实打实的清明的。

    而那长公主府邸,等闲谁又敢去闹事,莫说不过才瞧上了一件首饰而已,便是瞧上了她那个铺子,不过是一句话的问题,她无权无势的,怕是···也得乖乖地给了去。

    倘若真的是他的安排,那长公主府邸怕是去了也没用。

    而东西拿不回,唯一的法子便是,唯有去往那静园——

    春生的心只不住的下沉!

    只觉得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绝境似的。

    若说之前,春生心还有些患得患失的,甚至还在抱有着一丝侥幸。

    兴许···当真是没有将她给认出来了。

    尽管有些自欺欺人,可到底,至少在这之前,到底是相安无事的,不是么?

    可是,直到这一刻,心里最后一丝侥幸便被彻底的摧毁了。

    哪里就相安无事了。

    分明就是在逼着她。

    他分明就是设下了圈套,精心布了局,一步···一步的只要将她逼向他为她亲手布置的牢·笼!

    一时,便又想到了那日···重重逢时的情景。

    两年后的头一次遇见,不该只这样的,他实在是太安静了,太平静了,静得令她心慌,令她胆寒。

    便是对她怒目而视,对她发怒咆哮,甚至是···捉着她将她打了一顿,也总好过这般···只觉得像是受着凌·迟的刑·法似的。

    她甚至有忆不起他那日的神情了。

    只记得那一双眼,阴冷,暴敛,像是一道毒箭,带着嗜·血的冷意。

    像是地·狱归来的恶·魔似的。

    思及至此,春生浑身不由打了个颤。

    李掌柜见春生脸色不好,顿了顿,面上亦是有些为难,这本身就是件难办的事儿。

    踟蹰了许久,只试探着道着:“那端阳郡主将首饰直接取走了,命咱们去长公主府邸取银钱,我一时拿不定主意,还并未曾派人前往去取,姑娘,您看这···要不咱们先去取了银钱,回头···回头再去跟秦公子那头好好赔礼道歉,您看如何?毕竟···毕竟那端阳郡主乃是皇亲国戚,便是···便是报上了咱们蒋家的名头,亦是如何都是招惹不上的啊,想来那秦公子闻言该是会体谅一二的,毕竟这样并非咱们所愿的啊···”

    见春生微微拧着眉。

    李掌柜只微微叹息了一声儿。

    原本黝黑的面上,只又添了一道皱皱的细纹。

    春生听了,沉吟了许久,只忽而抬眼问着李掌柜,道着:“那端阳郡主芳龄几许?脾性可是当真是蛮不讲理?”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生得如何?”

    李掌柜被春生这一番话有些懵,只瞪着双小眼,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随即,踟蹰的回着:“那郡主瞧着与姑娘应该差不多大小,许是,还要小个一二岁,约莫十四五岁芳龄。脾性威严霸道,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过···倒也并非蛮不讲理,虽有些趾高气昂的,但倒也并未曾如何刁难咱们这些下人,至于那相貌么···”

    说到这里,只下意识的抬眼看了春生一眼道着:“不及姑娘,不过那眉眼倒也生得圆润可爱,且一派通身贵气,一看便知定是位贵人!”

    春生闻言,沉默片刻,便对着李掌柜道着:“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即可,李叔莫要担忧。”

    李掌柜只诧异的看着春生,问着:“莫非姑娘···可是想到了什么良策不成?”

    春生不确定的道着:“待明日一试在看吧。”

    不到最后一步,她终究还是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