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8节

作品:《斗春院

    想到那双阴冷的眼,春生只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第二日一早,春生特意好生装扮了一番,换了一身崭新的月牙白男子常服,将头发束道高高的,佩戴着一枚精致的玉冠,手执一柄画扇,顿时,一番翩翩公子世无双的模样,只觉得是从画走出了的似的。

    春生领着素素一同直接去了长公主府邸,会见了端阳郡主。

    春生并非打的首饰铺子的旗号。

    原本是不会如此轻易得到郡主的召见的。

    只春生到底是有备而来,从腰间取下了一枚玉佩,麻烦负责接待的丫鬟给郡主递了去。

    只淡笑着道着:“在下乃是奉了沈家五爷的吩咐特来往郡主这里取东西的。”

    许是春生生得实在俊美,又温润有礼,谈吐得体皆宜,嘴里始终含着淡淡的笑意,只觉得个个瞧了皆是红了脸。

    又瞧见他手的玉佩不俗。

    听着他话语里意思,一个个怠慢不得,忙不迭进去禀告了。

    没多久,竟然得到那郡主亲自召见了。

    第192章

    长公主府威严气派。

    不过春生也并非等闲未曾见过市面之人,她曾所在的元陵沈家府邸,可谓是元陵城最大的府宅。

    沈家乃是簪缨大族,便是每一个入府的丫鬟奴才皆是受过教养嬷嬷特意教导过规矩的,可谓是一言一行,皆乃是严格按照大俞世家大族的礼教在执行。

    又加上春生在外游历过两年,是有着一定的眼界及修养的。

    是以,尽管公主府巍峨,倒也不急不缓,颇有几分淡定从容的气度。

    素素在外院候着,春生则被一名丫鬟直接领着进了内院。

    春生进了内院双眼直视着前方,既不多问,双眼也不曾乱瞟着,一副举止优雅,从容不迫的做派。

    惹得前头打探之人瞧着频频赞瞧了又瞧,提前一步进去通报了。

    却说这边屋子里,端阳郡主手拿着那枚玉佩正在左瞧右看。

    此块玉佩并非一块普通的玉佩。

    原来乃是那沈毅堂与长公主出生时,由着贵妃娘娘所赏赐的。

    原来那沈毅堂与长公主乃是同一天诞生的,当时沈夫人与贵妃娘娘她们母女二人同一天生产,一位是宠冠六宫的贵妃娘娘,一位乃是当朝大俞的一品诰命夫人,在当时可谓是传颂整个京城的一桩稀罕事儿。

    沈夫人老来得子,而贵妃娘娘则为圣上诞下了第一个孩子,便是现在的长公主。

    贵妃娘娘一时高兴,特命人打造了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赏给了当时刚出生不久的两人作为诞生礼儿。

    是以,此块玉佩可是相当金贵的。

    便是端阳郡主也不过只在长公主屋里瞧过一两回罢了,长公主珍爱得紧,轻易是不会拿出来的。

    是以,如此金贵的东西,怎么会随意交到一个下人手的?

    端阳有些好。

    又听闻此人乃是替那沈毅堂过来过来向她讨要东西的,端阳不由有些惊讶,她何时···拿了那位的东西啊?

    便立马便派人将春生给召了进来。

    若说这端阳郡主欧阳荨能够养成这般“刁蛮”的性子,未曾不是没有那沈毅堂的功劳。

    在端阳郡主小的时候是非常喜欢黏着那沈毅堂的,在她自幼的认知里,是这般理解的:端阳怕长公主,长公主怕沈毅堂,端阳怕贵妃娘娘,贵妃娘娘怕沈毅堂。

    是以,在端阳心目,那沈毅堂才是最为厉害之人。

    长公主自幼对端阳管教严格,端阳每每只盼着那沈毅堂能够过来领着她出府游玩,许是,辈分上,她得唤那沈毅堂一声“舅老爷”,自小便逗得那沈毅堂哈哈大笑,偶尔闲暇之余,也乐意逗着她玩儿。

    只是这两年,尽管那沈毅堂性情大变,使得人人敬而远之,但是,端阳仍是乐意对其亲近。

    端阳只正在跟一旁的大丫鬟襄沅讲着这块玉佩的来历,话音刚落,便瞧见外头有人通报,她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过去。

    只瞧见一位面白唇红,穿着一身雪白如玉的贵公子走了进来。

    整个屋子不由一静。

    春生一进去,便瞧见屋子的间正端坐着一位十四五的圆脸贵女,鹅蛋脸,眉目清秀,小嘴微微嘟着,透着些许稚气。

    尽管年纪不大,可是却端坐得直直的,尤其是那一身华服锦缎披身,珠宝玉器在侧,点缀得颇有几分贵女气质。

    瞧着倒像是一位可爱伶俐的小姑娘,并不像是个刁蛮任性的。

    春生并不敢多瞧,至少明面上,还是要顾忌几分“男女有别”。

    只速的低下了头,与之恭敬行礼道着:“在下陈生,拜见郡主。”

    顿了顿,只许久不见回应。

    春生犹豫了一下,又继续恭声道着:“在下乃是沈五爷的旧友,今日受他所托,特意过来长公主府往端阳郡主手取一物,还望郡主能够交由在下带回去。”

    话音落了许久,还不见有任何回应。

    只觉得屋子里有些安静。

    春生试探着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