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199节

作品:《斗春院

    对上了一双忽闪忽闪,亮晶晶的大眼。

    春生一愣,立马又低下了头去。

    端阳自春生踏进屋子里的那一刻起,只不错眼的盯着她瞧着,只依稀觉得有些面熟,却又尚且不敢确认。

    可是,待春生一张嘴说话,她整个人一愣。

    原来就是他,上回在书铺里遇到的那人。

    思及至此,随即,端阳的目光只有些痴。

    还是一旁的丫鬟襄沅在一旁唤了一声“郡主”,端阳一怔,这才微微回过神来。

    面色似乎有些羞涩,挺着胸,忽而正襟危坐着,只轻咳了几声在,这才道着:“公子···公子不必多礼···”

    端阳看着眼前不远处之人,只觉得两颊的小脸发热,渐渐地便又开始泛起了红。

    只瞧见眼前之人,面白如玉,俊眼秀鼻,那眉,那眼,那唇,只觉得俊美的如同从画走出来的仙人一样。

    端阳自认所瞧所识所接触之男子,可谓皆乃是整个大俞最上等优秀人士了,可是,却从未见过,竟然有生得这般···

    端阳也不知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才算恰当,只觉得···终归是···好看···总该没错了。

    只觉得这世间果真还有生得比女子还要好看的男子啊。

    端阳顿了顿,只有忸怩的盯着春生。

    片刻后,想起了春生的话,便立即问着:“公子是舅姥爷的旧友么?”

    顿了顿,又有些狐疑的问着:“公子此番乃是代替我那舅姥爷取的何物?本郡主并未曾拿过舅姥爷的东西啊,尚且并不清楚要取的乃是何物,还望公子明言···”

    春生听到她提及“舅姥爷”二字时,微微一愣,许久都还未曾反应过来。

    沈毅堂···乃是这位郡主的舅姥爷?

    也是,按着辈分算,理应是如此称呼的。

    春生脑海浮现出自己舅姥爷的样子,不知为何,只觉得浑身只不住的别扭。

    愣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

    又瞧着这郡主的神色,及话语的语气,似乎,对于那首饰的内情···像是并不知情似的。

    莫非···难道当真是个巧合不成?

    沉吟了片刻,春生只斟酌着,便又看向郡主,问着:“不知郡主昨日上午,是否在一家名为‘金宝阁’的首饰铺子瞧上了一套红宝石首饰?”

    郡主闻言,有些诧异,问着:“你是如何知晓的?”

    春生看着郡主,回着:“那套红宝石首饰原是那擎昇兄到那金宝阁特意定制的,今日恰好到了取货之日,便特意派了他跟前的护卫曹裕直去铺子取回,却不想听闻那掌柜的说,那道首饰已经被郡主——”

    说到这里,春生顿了顿,见郡主面上有些红,春生便将喉咙里“捷足先登”四个字给咽下去了。

    沉吟了片刻,便又继续道着:“我听闻那套首饰乃是要送给一位比较重要的人,是以,对擎昇兄而已乃是非常重要的,擎昇兄原是意欲今日亲自前往这长公主府走一趟的,只恰逢,好似刚好有要事在身,而在下去闲来无事,又瞧他面色颇有了几分···急切,便受他所托,特为其跑一趟了···”

    春生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

    嘴里又是“擎昇兄”,又是“曹裕直”,皆是郡主熟稔之人,且那沈毅堂的字,寻常人是轻易不得而知的,在加上又有了玉佩这样珍贵的信物,旁人听了,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顾虑的。

    是以,郡主听闻自己抢了那位的东西后,面色瞬间一跨。

    只觉得自个这一次···怕是在太岁头上动了土,是在老虎屁股上拔了毛呢。

    她想起昨日的那一番豪言壮语,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怎么偏偏那么巧,偏生就抢到了那一位头上啊!

    春生见郡主整张小脸都要皱成一团了,一时,心有些尴尬,不忍。

    她···原本计划着不过是顺水推舟将那首饰取了回罢了。

    若是此事真乃是那沈毅堂在背后授意的,既然他特意为了她设下了这样一个圈套的话,那么,以春生对那沈毅堂的了解,他对她···

    他定是会要将那套首饰给要回去的。

    是以,春生便想着可借着那沈毅堂的名头,直接替他将东西从郡主手给顺理成章的取了回去便是。

    可倘若此事并不是那沈毅堂授意的,若果真那般凑巧真的是被那郡主给瞧上了的话,那么,既然此物本就是那沈毅堂的东西。

    她想着,若是以那沈毅堂的名头过来讨要东西的话,凭着这长公主府与那沈家的关系,凭着那沈毅堂的面子,郡主势必是要归还的。

    是以,此乃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无论是与否,若无意外,春生此行,定当是势在必得的。

    尽管,无论哪一个面,皆是打着他的旗号,皆是会得罪那霸王准没错了。

    只是,时至今日,得不得罪,又有什么区别,他的这番行径是何用意,两人不已是心照不宣了么。

    事情顺理成章的在进行着。

    可是,此番瞧着郡主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虽然她抢了旁人的东西,有错在先,可是,到底还是位小姑娘,瞧着,也并不像是个刁蛮的。

    思索了片刻,春生便又对着郡主道着:“呃,那擎昇兄还说了,只要郡主将这首饰交还与他,往后郡主无论瞧上了什么旁的东西,届时直接去府里找他便是了···”

    春生话音刚落,便瞧见郡主面上顿时死灰复燃,睁着一双大眼看着春生,欣喜问着:“当真?”

    春生闻言,不由扬了扬唇,笑了笑,点着头道着:“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