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06节

作品:《斗春院

    年前的时候,随着一道来了京城。

    春生闻言,淡淡的笑了笑,并位问其缘由。

    莞碧也问了些春生这两年的近况。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

    莞碧这才对着春生道着:“咱们进府说吧···”

    说到这里,话却是一顿,只有几分犹豫及担忧的看着春生道着:“爷···爷在里头候着···春生,你···”

    只有几分欲言又止的看着春生。

    想问她怎地又主动回来了,想问她如何又与屋子里的那一位···复又缠上了。

    可是,关切的话到了嗓子眼了,却又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莞碧向来是最了解春生的,也算是看着她与那沈毅堂一路走到现如今这一步的。

    见面到了现在,什么话该问,什么话不该问,她向来是最清楚了。

    只看着春生现如今自在活的模样,又想起屋子里的···那一位,这两年···

    这一对冤家···

    莞碧心不由叹了一口气。

    春生知晓莞碧的担忧及顾虑,只拍了拍莞碧的手,淡笑着道着:“无事,咱们进去吧···”

    莞碧便直接将春生领进了府。

    直接领到了一处新的院落。

    并非前几次去过的书房与宴客的厅子,而是一处安寝的院落。

    春生踏进院子的那一刻,只觉得心发着紧,脚步有些寸步难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这一处院子,与曾经元陵沈家的那处斗春院里的布置如出一辙,她一眼望过去,便知晓主屋在哪个位置,厅子,偏厅,偏房,竟无比的熟稔。

    走到那正屋门口时。

    莞碧止了步子,只凑过来对着春生小声道着:“春生,爷就在屋子里头···”

    顿了顿,沉吟了片刻,又低声的补充了一句:“千万莫要再像以前那般招惹了爷,爷他···他现如今···”

    顿了顿,又是轻叹了一声,便又道着:“你进去便知晓了···”

    莞碧说完后,看了春生一眼,这便退下了。

    春生目送莞碧走远。

    只立在正屋门口,看着里头无比熟悉的摆设,是依稀觉得回到了两年前,回到了曾经的元陵沈家,重返了斗春院似的。

    竟有种错觉,好似从未曾离开过一样。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下人。

    春生微微扶着一侧的门沿,只觉得步伐有些不稳。

    走进了厅子里,无人。

    侧厅,无人。

    只有些步履艰难的绕过了厅子,绕过了侧厅,朝着里头的卧房慢慢的走了去。

    卧房的门是合上的。

    里头安静的只有几分诡异。

    春生伸着头,想要去推,可是,手竟然有些抖。

    放下了。

    许久,便又抬了起来。

    只咬着牙,缓缓地将卧房里的门推开了。

    整个卧房偌大无比,里头的屏风,贵妃塌,梳妆台···还有那个摇椅···

    春生的眼有些发热。

    步伐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想要返回身子,想要临阵逃脱了。

    然而脚步却又放是被定住了似的,如何都挪不了步子。

    一眼便瞧见了,那张镂空木雕沉香床榻上躺着一道身影,穿着一身凌白的里衣,朝着里侧侧躺着,一动未动,仿佛是睡着了般似的。

    屋子里只静得可怕。

    春生瞧了,却只觉得眼一红。

    忽地伸手捂住了嘴,不知为何,两行清泪只觉得犹如流水般,就那般滑落了下来。

    第197章

    春生心一片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