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08节

作品:《斗春院

    只那双眼,仿佛沁了毒似的,令人胆寒。

    春生愣了片刻。

    只不知他究竟是何意。

    人不是他一步一步紧逼着来的么?

    缘何现如今,人现已到了他跟前,他竟是这般···不作理会。

    然,毕竟乃是春生有求在先,他抓住了她的死穴。

    春生犹豫了许久,只抿着唇,便又强自抬着眼,重新与他对视着,嘴里道着:“我愿加倍赔偿,不知沈五爷——”

    说到这里,瞧着他依旧无动于衷的面色,话语猛地一顿,许久,春生只死命咬着牙道着:“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春生攥紧了手的帕子,便要转身离去。

    面对着那样冷若冰霜,无动于衷的面色,春生只觉得有些心惊无措。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沈毅堂。

    只觉得真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越是这般不发一语,她心便越发的彷徨。

    又觉得有些羞辱。

    当初是她一言不发的便离去了,走得那般潇洒肆意,半点不带停留的。

    而现如今,却又是如此巴巴的上门来求着。

    能踏入这座府邸,踏入这座院子,已是花费了莫大的勇气了,现如今,她已是如此低声下气了,他还觉得不够么?

    难道还得她跪着哭着求着,真心实意的向他忏悔不成?

    她是万万做不到了。

    春生转身便往外走,步子带着几分踉跄急迫。

    刚走了迈了两步,却是忽然间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冷笑声,冷冷的,短促的,带着些嘲讽的味道。

    春生身子一颤,不由停住了步子,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却见那面无表情的□□面上,双眼正微微眯着,透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只是那抹笑意稍纵即逝,转眼,便又化作了一片阴冷。

    春生只死命的咬紧了牙关,半晌,这才艰难的问着他:“你···你到底要如何?”

    他的冷笑令她心惊。

    她知道,她但凡今日从这里走出去了,明日,后日,他有的是法子将她给逼回来的。

    她有些受不了他这般无动于衷的模样,只觉得正在被他一刀一刀给凌迟着似的。

    所幸,给个痛吧。

    “如何?”

    他终于开口了。

    那声音带着一丝狠绝,阴寒,像是从寒冰凿出来的似的,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春生只觉得身子生生的打了一个颤。

    又见他的双眼似箭,那眼神,像是恨不得要将她给刺穿了似的。

    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冷声道着:“京郊外嘉叶村的庄子,西塘村的德云学堂,京城十三所铺子——”

    说到这里,只眯着眼,双眼一动未动地盯着春生,冷声质问着:“你欲为何?”

    顿了顿,又残忍的补充了一句:“还有在那元陵城锒铛入狱的陈本善,因被逼着还债将要被拿去发卖的陈本善之女陈香儿,还有陈家大房——”

    说到这里,话语忽地停住了,只阴着眼,冷着脸,看着他,嘲讽的道着:“应该是我问你,你欲为何?”

    虽那些例子,没有再往下说下去了,然而,已经很显而易见了,不是么?

    他已经将她所有的底都给摸清了,甚至连晋哥儿都不放过。

    只要他乐意,她甚至可以家破人亡。

    春生的身子不由又往后退了两步,步子只有些不稳。

    只觉得又回到了曾经在府被他被强占着时的无力时刻,那时,她根本无力反抗,而这一回,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一次,她是被他强占的。

    而这一次,他问她··要如何,看似是她自己一步一步主动来找寻他的,看似一切皆是由着她主动做的决定,然而,她有的选择么?

    春生沉默了许久,半晌,只咬着牙,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着:“你放了我的家人,我···”

    话语顿了顿,春生只闭着眼轻声的道着:“我愿意伺候你,不过——”

    说到这里,春生只忽而又睁开了眼,再一次睁开眼时,眼里已是一派平静了,春生只淡淡的道着:“我不愿入府,不愿做妾,也不愿为奴为婢,我有自己的行动自由,伺候你三年,这是我的底线。”

    春生的语气虽淡,但是却是无比的坚定。

    沈毅堂闻言面上的肌肉瞬间便绷紧了,目光只变得有些的阴霾,有些发狠,就在春生以为他将要发怒之时,却见他眯着眼,淡淡的道着:“三日内,自己住进来。”

    春生闻言,攥紧了手缓缓地松开了。

    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毕竟,她没有半分话语权,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