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10节

作品:《斗春院

    倒是祖母张婆子那里,暂且还一直瞒着。

    洗漱完毕后,莞碧过来了,吩咐人摆饭。

    用过饭后,见春生坐在一旁的窗子前发着呆。

    莞碧犹豫了一番,便走了过来,只对着她道着:“爷昨夜回得晚,今日天还未亮便起了,这两年爷公务繁忙,其实往日里亦是如此,在外应酬多,时常早出晚归···”

    顿了顿,说到这里,看了春生一眼便又继续道着:“其实爷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了这边宅子里,沈家的老宅子倒是回的少,我原本一直在老宅子里伺候着,依然还是在书房里当值,只前些日子忽然间被爷派到了这里,当时还觉得有些怪,直至瞧见了这座院子里头的光景,心便隐隐有些猜疑,结果没想到,第二日果然瞧见了你——”

    见春生缓缓地抬着眼,瞧着她。

    莞碧只拉着她的手道着:“春生,你我原先算是一同在府里相伴长大的,你的心思我历来都懂,你与···你与爷的事儿我也算是一路瞧着走过来的,此番,我虽不知你现如今怎地复又回来了,原是不该劝你的,只是···哎,只是这两年爷也不容易,爷他···他这两年变化极大···哎,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横竖你往后便知晓了,我知道,你定也是不容易的,只现如今既然回来了,横竖往后得一块儿过日子的,你可不要像以前那么犟了,爷他···其实爷这两年过得并不活···”

    莞碧说这话时,连连叹息。

    春生垂着眼,便又想起这两次见到那沈毅堂时的情景,睫毛不由轻颤着。

    半晌,只拍了拍莞碧的手,嘴里道着:“我知道了,莞碧姐姐···”

    莞碧虽不知晓她与那沈毅堂的三年之约。

    但是,她说的也没错,横竖这三年的时间她都得伺候着他,既然是她主动回来的,段然是不会在去与他闹的。

    莞碧见春生神色淡然,言语间也不见任何愤然情绪,亦不像以前那般彷徨失措,便略微放下心来。

    莞碧乃是去年配的人,但是依然留在了府里,许是因着她的缘故,她家那位现如今被沈家提拔,跟在沈毅堂手下当差,算是较为得力的。

    莞碧的日子过的较为舒心,是以,这才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说着她。

    两人复又聊了一阵。

    莞碧便又与她说道了一番现如今沈家的情形,大抵皆是一些内宅之事。

    春生闻言只有些惊讶,几乎与她离去之时,无甚差别。

    莞碧说沈毅堂几乎未曾踏入过内宅半步,只偶尔往那林姨娘屋子里坐坐···但是,整整两年光景,那林姨娘依然并无所处。

    沈毅堂已年近三十了,依然无所出。

    春生闻言,捏着拍着的手不觉有些紧。

    期间,抽空去了一趟铺子里,得知了铺子那头也已经安稳了下来。

    那边原先忽然间要涨价的,忽然间又恢复了原价,原先那因批误了事耽搁的上万两银子的订单,忽然间又被人给一次性订走了。

    不仅如此,无论是首饰铺子还是绸缎铺子,这一连着好几天竟接了好些大府邸的单子,齐叔满上只乐开了花,只觉得前段时间那一段霉运总算是过去了,总算是迎来了新的运道。

    春生见状,面上笑了笑,却是未置一词。

    到了夕阳落下时,方回的静园。

    却不想,一走进院子,便发觉与往日有些不同。

    远远地便发觉大丫鬟菱兰候在了门外。

    见着了她,菱兰忙迎了过来,只恭敬的朝着春生道着:“姑娘,您总算回来了,爷···爷在里头候着···”

    春生听了一愣,微微停下了步子,只抬着眼朝着里头瞧去。

    第199章

    春生进屋时, 发现厅子里没人,倒是一眼便瞧见司竹正规规矩矩的候在了卧房门外。

    司马竹瞧见了春生, 立马朝着她恭敬的福了福身子,只轻声的道了声:“姑娘。”

    春生闻言,微微颔首,沉吟了片刻,只低声问着:“爷···在里头吧。”

    司竹立马回着:“是的, 姑娘, 爷正在里头看书···”

    春生双手交握在小腹前,微微握紧了下,复又抬眼往里头看了一眼, 犹豫了下, 便垂着眼朝着里头走去。

    司竹立马替她将门推开了,将她迎了进去。

    沈毅堂正坐在窗子前的摇椅上看书, 摇椅左侧设了一道梨花木矮几,上面置有一套茶具精致的茶具,上好的紫玉壶, 玲珑白玉杯,茶壶里还冒着热气。

    换了一身墨绿色的常服,比头几回瞧见时穿的深紫色要显得轻便了许多,但是,这样浓烈的色泽,倒是显得沉寂,压抑了些, 只给人有种莫大的距离感。

    正背对着坐着,手里拿着一本书,春生进屋时,也没有回头,自顾自的看着。

    背影挺得很直,有些威严的味道。

    与以往很是不同。

    春生瞧了目光微闪。

    见他未置一词,没有一丝反应,便也只装作没有瞧见,直接进去,走到了梳妆台前。

    方才的菱兰很便领着两名小丫鬟端着温水巾子进来伺候洗漱。

    素素按着春生的喜好,重新寻了身素净轻便的衣裳伺候她换上,又接过巾子,打湿了拧干,将巾子递到了她的手。

    春生自己拿着擦脸洁面,又洗了把手。

    屋子里静悄悄的,全程没有一个人说话,一个个动作放得极轻,便是连一惯活泼闹腾的素素瞧着这气氛,也是闭口不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整个屋子里,只听得到春生洗漱的声响。

    春生洗漱完后,便见菱兰领着小丫鬟们退下了,一旁的司竹候在原处,朝窗子前的主子瞧了一眼,便又看着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