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12节

作品:《斗春院

    春生立在床榻前发了会子呆。

    瞧着床榻上铺着猩红的锦被,上头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一时便有些晃眼。

    素素忙完了后,便过来了,瞧见春生立在床榻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想得微微有些出神。

    素素便走了过去,替她铺开了被子,薄薄的锦被在床榻上散开来,素素一边收拾着,一边犹豫的春生问着:“姑娘···今夜···今夜那位秦公子亦是歇在这里么···”

    一时言语的问完,便又有些后悔。

    抬眼偷偷地瞧了一眼春生,见她神色不碍,素素抿了抿嘴,半晌,只便又忙转移着话题道着:“姑娘,不早了,我去吩咐人将水抬过来,您先沐浴罢···”

    春生闻言,点了点头。

    见素素转身便要去吩咐,春生忽而一把唤住了素素,沉吟了片刻,只对着她道着:“今夜你便搬去外头那间偏房吧,往后这里头不用你守夜了···”

    素素闻言有些诧异。

    半晌,只咬着唇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沈毅堂从书房回来的时候,春生恰好正在里头浴房沐浴。

    素素在里头伺候着,司竹候在外头。

    见沈毅堂回来了,立马恭敬的道着:“爷,姑娘正在沐浴。”

    沈毅堂闻言微微一愣。

    随即,便下意识的抬眼往一侧瞧去。

    隔着一道屏风,隐隐约约能够瞧见热气缭绕,及若隐若现的身影。

    春生只背对着坐在了浴桶里,露出一颗脑袋,及两点圆润的香肩。

    浴桶里撒了些花瓣,是菱兰特意吩咐从园子里摘采回来的。

    她觉得有种淡淡的清香,并不刺鼻,这几日便一直用着这些花瓣泡澡。

    一听到外头司竹的声音,里头春生与素素分别顿了顿。

    不多时,春生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沈毅堂就立在不远处,恰好转过了身子,一抬眼便瞧见春生穿着一身凌白里衣,披着满头青丝从里头走出来。

    面上是脂粉未施,只许是泡着温水,小脸被熏得泛红。

    而身子却早已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含苞待放了。

    尽管穿着一身略微宽松的里衣,却依然遮掩不住满身的芳华。

    在沈毅堂的记忆,春生是青涩而稚嫩的,然而这一刻,那眉眼,那容颜,那俨然已是妖娆、饱满的身段——

    沈毅堂面上面无无情,然而垂落在一侧的大掌,只用了的握紧了。

    春生只飞的看了他一眼。

    便接过一旁司竹递过来的薄披披在了身上,忙迈着步子越过他速的往里去了。

    沈毅堂回头看了她一眼,半晌,直径往浴房里去了。

    待沈毅堂出来时,屋子里的丫鬟皆已经退下了。

    屋子里静得很。

    他抬眼四处瞧了一眼,四下无人。

    待往里走了几步,只猛地瞧见那猩红的被褥下已是微微的隆起,被褥外露出了一个小脑袋,正安静的躺在了枕头上,背对着向里侧静静地躺着。

    沈毅堂在原地立了片刻,便缓缓的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第200章

    却说春生侧躺着身子, 躺在了床榻里侧。

    只竖着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

    直到听到浴房里的水声小了些,便开始不自觉的僵直了身子。

    那人似乎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 随即,便踏着步子一步一步往这头过来了。

    步伐不,却是有些沉。

    一步一步,仿佛踩在了春生的心头。

    直至察觉周身一暗,一道厚重的身板将投放到床榻处的光线给一把生生的遮挡住了, 头顶上笼罩一丝暗影。

    春生轻咬着唇, 忙闭上了眼。

    虽然,虽然早早的便做好了心里准备,早早的便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遭, 任凭白日里面上装得如何云淡风轻地, 心,还是勉不了心慌、紧张。

    察觉人立在床榻边立了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 兴许其实也不过片刻而已,便听到了宽衣解带的声音,细细碎碎的, 声响不大,却一下一下地刺激着春生的耳膜。

    听到了脱了身上的衣裳,随手往地上一扔,随即,缓缓地掀开了被子,在春生身边躺了下来。

    春生只紧紧地闭上了眼,咬紧了牙, 双手交握着紧紧的抱在了胸前。

    只察觉到被子里钻进了一丝冰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