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15节

作品:《斗春院

    再一次瞧向郡主时,心竟会怪的图生出一种长辈的感觉?

    闻言,顿了顿,对着那样一副天真烂漫的面容,实在有些道不出欺骗的话。

    半晌,只斟酌着道着:“呃,在下暂时寄居在了沈兄府上···”

    “真的吗?”

    端阳眼闪着光, 听闻她就住在沈毅堂府上,一时有些激动。

    随即,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的喜色过于明显,脸便“蹭”地一下红了。

    半晌,只有些忸怩的道着:“我是说,那很好,我舅老爷的府邸比较大,他这座私宅静院安静,环境又极好,整个京城都怕是寻不出一处要比得这里头来得清闲幽静了,非常适合居住,公子···公子尚且可久居于此···”

    春生闻言,便朝着郡主笑了笑。

    一时想起自个预备外出,便忙告知郡主那沈毅堂暂且不在府里,而自个尚且须得外出一趟。

    郡主忙道着:“公子还请随意,不用顾忌我,这里我常来,熟得紧···”

    春生闻言,便忙与郡主告辞。

    待走出了院子,只觉得心缓缓地嘘了一口气。

    又见郡主还一直立在了原地,往着她这头瞧着,心觉得颇有些怪异。

    出去了约莫半日,到了午膳时分,方归。

    却不想,恰好在静园宅门口,遇到了同时归来的沈毅堂。

    春生乃是乘坐的马车,马车一停,便听到了一阵嘚嘚的马蹄声在耳边响起,她挑开帘子一瞧,便瞧见了一行四五个驾马的男子在宅子门口停了下来,为首的便是那沈毅堂。

    只见他头发高高束起,冠着金属冠,身穿着一身黑色的铠甲,肩后披了一件薄薄的黑色袍子,气度凌云,气势威严,正动作利落的从马身上翻身下来。

    似乎注意到了她们这辆马车,随即,只眯着眼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许是因着她的这幅扮相,只觉得那神色幽暗了几分。

    两人对视了片刻。

    随即,春生只将马车上的帘子放了下来,遮挡了两人的视线。

    顿了片刻,这才慢慢的从马车上下来。

    那头,候在门口的小厮早就迎了上前,恭敬的牵过主子手的马绳。

    春生一下马车,便瞧见他立在了原处,身后跟着杨大、杨二两人,还有两名陌生的男子,未曾见过的,瞧着那彪形大汉,该是些武人。

    杨大杨二见到春生纷纷惊讶不已,尽管是一身男子装扮,但是很显然的,似乎已经认出她来了。

    呆愣了片刻,只纷纷朝着春生招呼着:“姑娘——”

    春生见着了他们二人倒不觉得惊讶。

    以往在沈家,虽并不深交,他二人乃是那沈毅堂跟前的亲信,倒是时常能够见着,且因着那香桃的缘故,对那杨大尚且并不陌生。

    便冲着他们二人笑了笑,正欲开口说话。

    随即,只察觉到一道犀利的视线往这头扫了过来。

    杨大杨二脸上顿时面上一紧,只纷纷将视线从春生身上移开了。

    春生一愣,再次转眼,便瞧见那人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直接往府里去了。

    春生捏了捏手的扇子,几不可闻的瘪了瘪嘴。

    末了,只不紧不慢地跟着,亦是随着进去了。

    一进府,管家便立马迎了上来,只朝着沈毅堂小声禀告着郡主来了。

    春生闻言,微微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位郡主竟然还在。

    瞧见那沈毅堂步伐未停,直接大步往那院子那个方向去了,他的步子大又,春生渐渐地有些跟不上,所幸放慢了脚步,懒得追随他。

    却不想,走了一阵,经过竹林处,便又瞧见了他的身影,只背对着她,一只手背在了身后,一只手搁在了腰间,立在了竹林的小径上,驻足。

    因他的身形过高,两旁的细竹微微遮挡了他的身影,只觉得半隐没在竹林似的。

    见她跟了上来,便又一言不发的往里走。

    春生有些诧异,莫非是在等她不成?

    一直到了院子里,进了厅子,便见那郡主坐在了侧厅的贵妃榻上歪着,榻上设有一道小几,上头摆放了一应茶具,果子点心。

    端阳郡主手抱着个软枕,大大咧咧的趴在贵妃榻一头,百无聊赖的瞧着窗外的景致了。

    莞碧亲自在一旁伺候着。

    许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端阳立马惊醒,忙转过了头,便见那沈毅堂正从正厅里进来。

    端阳忙规规矩矩的坐好,见了他,面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只忙笑弯了眼道着:“舅姥爷,你回来了,可是叫我好等。”

    说这话时,亮晶晶的双眼还时不时下意识地往后瞄着。

    果然不多时,便瞧见春生紧随着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