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春院 第219节

作品:《斗春院

    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便又继续道着:“可否请公子回避一二,容奴婢伺候姑娘···换衣裳!”

    素素并不知沈毅堂的真实身份,这里是沈毅堂的私宅,他对外化名秦昇,其实静园里的下人们大抵皆是知晓他的真实身份的,不过,既然主子这般宣扬,便一直随着这般称呼。

    是以,素素并不知其真实身份。

    且她又不是这静园的奴才。

    自家姑娘虽···

    却又并非他的妾氏,她便客气而疏离的唤他一声公子。

    因沈毅堂气场强大,又喜怒无形,便是连向来伶俐素素对他都有几分忌惮害怕。

    沈毅堂听了素素的话,微微一怔。

    半晌,只眯着眼看了素素一眼,见她面上微微躲闪,便又低着头去瞧春生。

    似乎,猜测到了是怎么回事了。

    他原本便是风月老手,经历过不少的女人,关于女子的这些身子骨习性多少知道一些。

    且当年春生每月那几日,亦是显得虚弱无力得紧,他甚至还替她换过衣裳换过···

    只没有想到,月事来了,竟然会这般严重。

    他还以为是生了什么重病。

    思及至此,面上倒是微缓。

    半晌,便又拧着眉,沉吟了片刻,这才低声道着:“这里交给我,你去煎药——”

    素素闻言,微微一愣,面上有几分犹豫,又抬眼看了春生一眼,只见自己姑娘被他紧搂在了怀里,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

    素素双目微闪,许久,这才有些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只将手的衣裳还有些月事物件搁在了床榻一角,又将手的那杯温水递给了他。

    嘴角补充着:“姑娘喜欢喝些热茶,会要舒坦一些···”

    沈毅堂接了,低声“嗯”了声。

    素素看了一眼,这才到柜子里寻了一副药拿去外头煎了。

    临走前,还一直往里头看了又看,似乎,仍有几分不放心。

    素素走后,屋子里便又安静了下来。

    沈毅堂只低着头,将手的的热茶喂春生吃了,便又将她身子放下,放到了床榻上躺好,随手将备好的衣裳来了过来。

    做着这些,动作并不觉得生涩,反倒是有条不紊,非常顺手。

    皆是曾经做过的。

    一时,掀开了被子,见春生的亵裤上已经染上了一大片鲜红,沈毅堂的身子不由一顿,眼微暗。

    唇抿紧了。

    许久,这才探着手过去,替她解衣裳。

    春生只微微闭着眼,咬紧了唇。

    身子有些不舒服,可是,所有的疼痛,仿佛都抵不过眼前的这才不自在。

    只觉得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脑子里始终有些不大自在。

    就在他替她换好了亵衣,伸手要去替她褪下亵裤的时候,春生忙一把将他的手拦住了。

    只忍着痛,双眼躲闪着,嘴里小声道着:“我···已经好些了,我···我自己来罢···”

    手下却是一顿。

    只觉得他绕过了她的手,便又自顾自地继续着下面的动作。

    替她褪了亵裤,又取了用温水打湿的巾子替她擦拭,有条不紊地替她将一切都换好了。

    只全程皆是一言未发。

    春生只将脑袋埋在了枕头里,不敢抬起。

    沈毅堂替春生换好衣裳后,又替她将被子盖好了,见她背对着他侧躺着,他知道她性子向来羞涩,立在床榻前看了一会儿,这才对着外头唤了声。

    很,菱兰便领着两个小丫鬟进来了。

    沈毅堂吩咐道:“去吩咐厨房备些清淡些的粥类及汤食过来,再吩咐厨房备些热水过来···”

    顿了顿,想到了什么,便复又低声吩咐着:“去瞧瞧厨房的药熬好了没,熬好了与晚膳一并备好了送进来···”

    菱兰立马应下,闻言,偷偷往里头看了一眼,便领着差事儿去办了。

    很,厨房便送吃食过来。

    天色已经很晚了。

    沈毅堂饥肠辘辘,却是先喂了春生喝了些汤,又吃了些粥类。

    春生有些吃不下,他却是一口一口的强行往她嘴里塞着。

    只见他举着勺子,冷着脸便又舀着一勺粥递了过来。